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男人不能没有几件像样的衣服,马大娘摇头道,我都快成老婆子了穿不出个好歹来,你玉姐的衣服有她主人家添置也不用**心,冬天就想给你做只不过手头一直不宽裕,现在有了这皮子其他的崔老头收不了我多少钱,你不用担心了有大娘呢。

    那就麻烦大娘了,知道妇人的脾气明白不能再推拒秦琅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那本账上对马大娘的亏欠又深了几分。和我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粥熬好了和大娘一起吃饭,妇人把黄鼬放到柴房,又把少年拉进自己屋里,桌上两碗高粱,一碗稠稠的,另一碗则有些稀疏。

    先漱口吧,马大娘看着秦琅洗过头脸又拿盐水漱了口,才拉他上桌把稠的那碗推给少年,又从一边的小锅里端出一个瓷碗,热气腾腾的却是秦琅昨天带回来的那只八宝鸭子。不是说了留给玉姐吃的吗,少年问道,点心给她留着呢,肉放不住,二丫头今天也不知道回不回来,还是你吃了吧,妇人在他身边坐下,眼中的笑意分外和蔼。

    大娘你也吃,感觉有什么东西模糊了自己的双眼,秦琅举起筷子夹了个鸭腿给马大娘,大娘不喜欢吃肉,妇人还要推拒,大娘你听我说,少年硬把鸭腿夹到马大娘碗里,你一直说可惜没生个儿子,秦琅没有娘,以后你就是我娘了,这鸭腿是儿子孝敬娘的你不能不吃。

    好孩子,我吃,马大娘咬了一口鸭腿,只觉得这薛家厨子做出来的美味有种说不出的香甜,两人愉悦的用过了早饭。后天清明了,你爹娘的供品准备好了没有,收拾碗筷的时候妇人突然想起来此事,都准备好了娘你就放心吧,不想让她再操心,秦琅赶忙敷衍过去。

    娘,我上山了,晚上会早回来。少年回自己屋里把那些弄破的衣衫收拾干净,重新找了个内衣穿里面才抱上那坛子酒又出了屋。去吧,山上雾大,你走路小心一些,没事就早回来。放心吧娘。秦琅朝她挥挥手,转身离开了家门。

    琅儿一转眼这么大了,这么天天往山上跑也不是办法,要找个正经营生才行,还有他的婚事,老陈的丫头本来和他倒是挺般配,可是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对琅儿总没好脸子,院门口遥看少年背影的妇人心里思绪万千,而数十里以外的另一个地方也有一个人在想着秦琅。

    嘻嘻,让你发坏,杏花河边几个少女追逐打闹着,不时有人弯下腰来鞠水向同伴洒去,在一串串银铃一般的笑声中只只燕子飞上天际,在空中徘徊片刻后又落回林中,看似归林其实它们的巢穴都在林中人家的屋檐下,这就是乌头有名的燕子坞,河边有林,林中有人家。

    秀莲你一个人在那里干什么来和我们一起玩阿,一个圆脸的少女朝河边娇喝道,你们去吧,我想一个人坐一会,陈秀莲拒绝了同伴的邀约低头继续想心事,昨天一早就动身,天黑的时候就回了燕子坞的大伯家,休息一夜陈启早早起来和哥嫂操办祭祖的物事,少女却被堂妹和几个女孩子叫到杏花河边玩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