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也曾是少年
    修行的前三个境界分别是,修身,承天和显光,修身就是拔脉洗髓,修行者通过净化自己体内的杂质,去芜存精,把自身的潜力发挥到最大,肉食荤腥中杂质过多,而一般的谷物又不足以补充平时所耗的气力,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吞服人参黄精等天材地宝,一些精通岐黄之术的门派世家会用这些灵药制成辟谷丸,给门下的弟子吞服,比如天师教的千金丹蜃云山的回春散。

    吞食灵药,养内府之气,修身大成之人都是身轻如燕,手脚平添几百斤气力,耳目也比常人灵敏,若习弓弩之术可做到百步之内例无虚发,大汉军中把武者中的高手分为七境六等,其中的第七境者就多是有此修为之人。

    过了这一步接下来就是承天之境,顾名思义承天就是承接天地的恩惠,各个门派的修炼法门各异观想之法自然也有不同,或想有一轮红日初生,被自己吞入肚中,或心神随大河东去。万般洪流汇于一处,心神之力在一次次冥想中渐渐强大,就如一盏明灯照亮腹内,承天之境的修行者可内视,如掌中观纹一样观察自己的血脉五脏,增益虚损一目了然,攻敌自救靠的不再是耳目,而是自身的感觉,心随意动招式动作自然比平时快了几倍,若在军中便是六境和五境的阶位,可持狼符和鹰符,最少也有个百夫长的职位。

    内神自足渐渐不再依附于躯壳,到了承天之后的显光境界修行者已经可以短暂让元神离开肉身,如一道金光从头顶的门户进出,这在道家叫内丹初成,释门称做舍利子显化,兵家谓之神兵出炉。

    元神脱离肉身,修行者的行事不再拘泥于手足又生许多变化,有些门派修士有上乘心法就可以依其驭物,有这般手段的修真者若肯投身军旅都会被归入四到二境依本领上下持金银铜豹符,最差也是个千夫长的前程。

    三重境界修身境是水磨功夫只要不是先天不足,靠着服丹行气少则六七年,多则十数年便可至大成,真正考验天赋的是承天境,以虚幻实有人片刻间便可jin ru冥想境界,一入定就是一两个时辰,另一些人却是在蒲团上如坐针毡,迟迟不得其门而入,便是勉强观想也最多维持盏茶时间,时日一长差距自然明显。

    关茗轵出身长安关家,六岁入天师府内学,十岁修身已满,十八岁已是承天大成境界的高手,得了个永胜军行走的差事,永胜军行走是四品官,专一监察军中不法之事,关茗轵的品级已为五境五等,穿皂衣持鹰符,所到之处那些平时桀骜的武夫莫不低头。

    少年得意正是踌躇满志之时,将军的头衔和显光之境对他都只有一步之遥,只要轻轻一迈就可越过,却不知福兮祸所伏,上方有个机要案子,本来和关茗轵没什么关系,但他立功心切,见人手不足便主动请缨,没想到事情的复杂超过了原来的计数,那名奸细竟然有显光境的修为,一个境界的差距就是生死之别。

    中年人脑海中出现一副画面,冰天雪地里,除了自己的另外几个追捕者都倒卧在雪地上,自己还没来得及把腰刀拔出来,两边腿上就多了一个血窟窿,胸口也受重创,让他只能跪在那个奸细身前,无法把气力调运到两臂,造成这一切的是一道微光,关茗轵识海中捕捉到的轨迹让他知道那伤他的也是一把刀,不过比他自己的刀小了很多,也锋利了很多,那是一把飞刀,在收割了一条条性命之后如一只蝴蝶一样栖落到那奸细的手指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