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吐着吐着就习惯 了
    呃,城隍庙两条街外的转角出现一个身形,一立定就扶着墙吐了起来,秦琅从小就怕见血,刚刚连杀了好几条人命,一开始被怒火支配还觉不出什么,这会被冷风一吹,胃里排山倒海一样的翻滚起来,第一次都是这样,吐着吐着你就习惯了。

    日已西沉,少年一抬头看见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人,锦衣公子折扇轻摇,看秦琅的目光中有一丝同情,没杀过人吧,我第一次时也和你一样,以后多杀几次就好了,如果你还有以后的话。

    少年的回答是转身就跑,秦琅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是谁,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话,但是他认出了那公子眼中的目光,巫溪镇也有屠夫,以前少年为了练胆子常去看他杀猪,每一次屠夫挥出致命一刀前,眼里都会流露出这种目光,那是对即将逝去生命的怜悯。

    果然还是没有经验,你不该把后背留给我的,许子路等秦琅拉开了距离才一蹬脚下,就像捕食的猎鹰从空中跃下,手中的扇子朝少年背心点去,秦琅虽然在奔跑,但其实一直在留心身后的动静,对方果然在自己背后出手,没有犹豫早就藏在手心的飞刀脱手而出,朝身后掷去。

    许子路人在半空,扇子一拨,飞刀向右边飞去,身体一个半转,一脚踢在少年的后背上。秦琅被他踹的朝一边跌去,两人几乎同时落地,飞刀在空中转了一圈又回到少年手中,原来是个野修,锦衣公子手中扇子又扇动起来,难怪不知道规矩。

    什么规矩,秦琅随口答到,他其实是想拖延一下时间,许子路那一脚踹的很重,少年的腰都有些直不起来了,他不知道锦衣公子心里也在诧异他身体的坚硬,许子路刚刚那脚是天禽九式里的招式,天师教练体的上乘法门,很多承天境的同门都经不起他这一脚,秦琅被正面踢中看上去却没有什么事。

    刚刚短暂的交手,许子路已经试出少年的修炼法门很普通,不像是经过师门教导的,多半是个野修,身体如此坚实不是吃了天材地宝就是有什么特殊的血脉,想到这里锦衣公子起了一丝惜才之意,和我回去,也许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我还要去为我母亲收尸,秦琅说的是实话,许子路却以为他是敷衍,出身名门,又遇名师,锦衣公子自然有自己的骄傲,实际上他看得起的人并不多,先前的一念之仁就好像对路边乞丐的施舍,对方既然不领情他自然不会继续,铜骛院稽查,稽查的是民间不法事,尤其是修真者害民之事,少年既然敢对普通人动手,想必已经有了受死的觉悟。

    风起,许子路的身体如落叶般飘到空中,一路扶摇直上,随着他越升越高秦琅心中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嗖的一声响,飞刀再次出手,向许子路的面门掷去。大鹏展翅,锦衣公子大喊一声,衣袖被体内的气机充满,真的好像是一只迎风展翅的大鹏鸟一样,身如云朵再次躲开飞刀的同时已经飘到了少年的头上,没拿扇子的那只手眼看就要落到秦琅的天灵盖上。

    莫名其妙的踏上修行路,有了承天境的修为,秦琅实际上还没有来得及学习修真者应有的手段,许子路说他是野修其实还是高看了,对付普通人当然可以一力降十会。一旦和同境界的对手交锋就露了怯,双手上举勉强摆了个举鼎的架势挡住了许子路这一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