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两条路 薛祝
    都说我十卜九不灵,其实这些年我陈夺何曾算错过一事,神算子摇了摇头似在叹世人的无知,那你为什么,少年的拳头握了起来,能够预知命运,不代表就可以逃开命运,陈夺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是人就逃不过命运,是人就应该认命。

    轰隆一声巨响,窗外雷光闪现,无数雨滴降落大地。是人就应该认命,雷声雨声似乎都在重复着神算子的话,好在我不是人,秦琅心中自嘲了一声,再度看向陈夺,事到如今先生有什么要教我的,杀害马大娘和彩玉姐的凶手已被我杀了,我现在只想她们母女可以入土为安。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虽然自己杀的是恶人,可是少年也不认为可以逃过大汉的王法,只要马氏母女可以平安入葬,自己坐监还是流放都无所谓,当然必须要有人和官府斡旋,神算子一向地位超然,表面只是个算命的可是三教九流无不敬为上宾,如果他肯帮忙自己或可逃过这一劫。

    你想的太天真了,陈夺摇摇头,你可知道你今日替这母女报仇,用出的手段已经犯了天师教的忌讳,不可显法于人前,只这一项就可以要了你的性命,为了脱身你又伤了铜鹜院的稽查,因为这个可能让天师教在此地的一处谋划功败垂成,与其担心别人的后事不如多想想自己的后路。

    不得显法于人前,这一刻秦琅似乎被恐惧包围了,梦中树精被诛的一幕好像就在眼前,胸口如有一块千斤巨石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少年知道这些是福临留给他的记忆,天师教在后者心中就是绝不能触犯的梦魇,先生连这些都知道,那一定可以帮我,心神在这一刻无端分为两半,一边在瑟瑟发抖,一边却用异常冷静的语气和神算子说着话。

    不枉我一番教导,陈夺对秦琅的表现很满意,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不问你怎么有了这一身修为,你也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这许多事,你只要知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就行了。哪两条路,秦琅问道,第一条现在把这母女的尸首留下,连夜离开巫溪,她们的后事我来料理,至于你吗,就要面对天师教的追捕,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条死路,神算子的声音很笃定。

    那剩下的自然是条活路了,少年的话让陈夺眼中的赞赏之意更浓,你惹上的是天师教,正面碰上不要说是你,就是一位金仙也只能粉身碎骨,唯一的办法就是示之以柔,看秦琅的表情知道他会错了意,神算子笑道,我不是让你找个名山大川躲起来,而是混到他们其中去,天师教那些规矩只能约束旁人用不到自己人身上。

    先生的意思是要我入天师教,秦琅觉得神算子的提议有些荒唐,我和他们没有什么渊源怎么入教,而且我还打伤了一个稽查,你都说他是天师教的人更不可能容我。我之前不是说过天师教要在这里谋划一事,需要两个承天境界的人,你打伤的那个铜鹜院稽查就是其中之一,现在他不能去你正好顶上,至于你和天师教的渊源就在这里,陈夺不慌不忙的从身上取出一面金牌,上面一个大大的恩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