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因果
    你想怎么样,面对倦鸟知归的儿子,老妇说出的话不像一位母亲,我要我的两个孩子,还有林梅香,你也要离开我们薛家,薛祝的表现更不像个儿子。你莫欺人太甚,须知佛也有火,老妇的声音慢慢变化渐渐不知年月,身后那观音像有白光落下,虚空中绽开许多莲花。

    没想到受了蝉玉院女修的飞剑,尊者的舍利子还有如此光彩,青衣人叹了一声,手中已经多了一个葫芦,乾坤无极,天地借法,蜃云山的法术在王八两手中招引风雷无数,到了其父这里却是寂静无声,半响葫芦里才飞出一物,嗡嗡声响,却是一只蜜蜂。

    六眼金蜇,看了看蜜蜂身上的纹路,薛母眼神一缩,手中转眼间已经打出无数印决,青丝盖过白发,老妇的面容由枯转荣,一身白衣变成了在小园中和福临斗法时的模样,钵盂再现,这次钵盂却是无水,直接变成一个金箍往薛祝头上套去。

    无来无往,无始无终,佛堂不大,不过数尺之地,薛祝的身形却是繁复到了极点,那金箍每次眼看要落到他头上又被他避开,来而不往非礼也,尊者也试试我的金蜇,再一次避开金箍,青衣人手指一点,那蜜蜂嗡嗡的朝妇人那边飞去。

    蜜蜂比寻常的同类大出一号,身体黑黄分明,两个小眼睛轻轻鼓起来,看着有些可爱,妇人古井无波的脸上却多出一丝惧怕,好像这是什么毒蛇猛兽一样,苦海无边,随着她的这声禅唱,背后观音像又生变化,拿净瓶的手微微放低无数波澜从里面涌出来,把薛祝的蜜蜂包围住。

    这世间的毒物大多畏惧水火,尤其是你们释门的净水,可惜我这金蝉来自南方大泽偏偏不怕,青衣人躲避金箍之余还有暇开口说话,语气中居然有抱歉之意,而那蜜蜂也真的不惧净水,不仅不惧本来它飞的很是缓慢,现在身体一碰到水,飞动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如雷电一现即逝,妇人面上多了两个血窟窿,双目一个照面竟就毁在了蜜蜂手中。

    啊,啊白衣女本来长的宝相庄严,如今受创叫起来和平常的女子也是一般模样,金箍没了法力加持消失于无形,身后的观音像无火自燃,转眼变为青烟,妇人的身体又由荣转枯,快速衰老下来,最后声息皆失,倒在地上,看尸首颜色竟似已死多时。

    娘,确定西方投来的那丝神念已经远离了薛府,青衣人慢慢跪了下来,大道无情人有情,薛祝再如何不孝也不可能和自己的母亲动手,薛母其实数年前已经死了,之后支撑她做出许多事的是一股神念,青衣人知道这股神念来自楼兰来自释门大光明寺。

    这一切都是蜃云山和大光明寺之间的默契,大道三分,以大汉天师教为首的道门引天地灵气入体淬炼金丹,得到楼兰和大辽支持的释门内练天地,不假外求,兵家混杂在双方之中只为附庸,太过借助外物,虽然在前几个境界比其他两道修士有更强的战力,可是之后登凌绝顶的大修士数目和两方比起来却差太多,就连个中翘楚的蜃云山也只有一位金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