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境随花开
    秦小哥,这两口棺材是我们归鹤阁的镇店之宝,棺材店的蔡老板看着少年把马氏母女的尸首放进自己的楠木棺材里,眼泪都快下来了,那两具尸首上还穿着自己店里最好的寿衣。我没有钱,秦琅保持了一贯的诚实,不过你可以去找朱圭算这笔帐,他堂弟闯的祸,这钱应该他出。

    我,蔡老板好像被地瓜堵住了嘴,这个世界上应该的事情多了,自己又不能和眼前的少年一样,去杀几个人立威,那朱圭凭什么把钱拿出来,想到杀人,蔡掌柜身体打了个寒颤,秦琅是谁,那是杀了人还可以大摇大摆在路上招摇的主,自己是被猪油蒙了心吗,怎么还敢和他要钱。

    出殡要找些人抬棺送灵,还有在近处找个最好的墓地,这些钱你也都和朱圭要,他要是不给,你回来和我说,我去和他要,听了少年的话蔡掌柜又是一哆嗦,心想怎么你杀了朱斢不过瘾,还想杀朱圭,巫溪的人命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不用去找朱老板了,秦哥的钱我付了,杨池今天代表杨家去薛家吊喪,路过春风大街正好看见了眼前的一幕,杨家二爷想起来自己家好像还欠着少年的杏钱,急忙出声,马氏母女被朱斢害死,巫溪民间同情的多,为她们办喪事即可以替杨府扬名又能化解和秦琅以前的恩怨,杨池比其兄高明了不是一星半点。

    那谢谢杨二爷了,少年朝杨池弯腰致谢,又从秦掌柜店里拿了很多元宝香烛,我正好还没有祭奠父母,二爷如此心善就替我把钱一起付了吧,杨池:。。。

    母亲你身体好好的,怎么二弟一回来你就去了呢,薛府里已经搭起了灵堂,薛祥一边在那里哭天抹泪,一边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兄弟,就差说老娘就是被你害死的,薛祝盘坐在一边,面无表情,那些给薛母上香的人经过他身边,他才弯腰回礼。

    杨家因为之前的事情只有杨池一人出面,露了下头就走了,朱圭没有来,朱家也在办喪事,朱圭是族长朱斢的后事只能由他料理,王举人孙子刚刚被绑架,不愿意出门,只让家人来慰问了一下,这个喪礼有些冷清。

    五粮坊的姬老板来了,又带了两袋珍珠米,薛祥直接让薛福把他赶走了,寿礼是两袋米,喪礼也是两袋米,我薛家差这两袋米吗,本来中午应该宴请宾客的,不过其余的客人看这苗头不好,纷纷告辞,之后出殡,薛母的灵柩直接入了薛家的祖坟。

    你现在该和我说了吧,喪礼刚结束府中许多事情要金氏打理,薛珍儿帮着母亲,半斤八两也被薛祝支开了,房间里只剩下兄弟两个,薛祥眼神红肿的看着薛祝,是不是你。大哥就没有怀疑过吗,薛祝不答反问道。

    那她又是谁,薛祥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半响才憋出这一句,这里的她说的当然不是贾母。大哥不要问了,你只记住一件事,我薛祝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薛家,薛祝眼看窗外,目光如云般高远。

    一天很快过去,天色暗了下来,太平巷的小院里也架了个小小的供桌,上面摆着四个灵牌分别是秦琅的父母和马氏母女,少年一个人跪在供桌前,刚刚从墓地回来,马大娘和马彩玉的坟就在秦琅父母衣冠冢旁边,看着她们下葬又顺道祭拜了爹娘,秦琅才回了小院,陈铁匠父女还在乌头,院子里除了他就是四个死者的灵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