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怪鸟 书童
    陈夺没有跪,他手里拿着刘谦的报恩金牌,就好像主人拿着一根肉骨头,不知道该丟给那条狗,杨贵没有跪,小胖子此时已经不哭了,两只手死死抓着杨翼的尸身,以为这样就可以把那些遗失的美好留住。

    杨智没有跪,因为他倚为大树的太监牛弼没有跪,真是太祖留下来的金牌吗,我怎么看像假的呢,牛太监突然一步迈向神算子,把金牌给杂家看看。

    牛公公,不可造次,见金牌如见太祖,楼知农见状急忙出言阻止,可惜迟了一步,嗡,惊天动地的一声响中,两物已然撞到了一起,陈夺的幡子又飞起来,它的对手是一条金光灿灿的金腰带。

    金腰带金光灿灿,上面更有无数价值连城的宝石,神算子的幡子去了那块破布直接可以给要饭的打狗用,怎么看也是前者更出众一些,可是遭遇的结果是幡子还是那个幡子,腰带断成数截,各种宝石撒了一地。

    驭物直接和金丹相连,牛公公脸上一片潮红,我以为你们太监没有卵子,没想到连脑子也没有,陈夺看了牛弼一眼,又朝杨翼摇了摇头,没前途。

    怨毒的目光分别从牛弼和男孩的目光中流露出来,神算子恍若未觉,摇了摇手中的金牌,这金牌莫非跌价了不成,现在连条小命都买不下来,先生真要以此物换这孩子性命,楼知农站起来沉声问道。

    我陈夺什么时候说过假话,陈夺一把嬉皮笑脸收起来,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威严,那好,楼知农再次跪下,卑职楼知农代吾皇接太祖遗命,粉身碎骨,在所不辞,金牌随着他的声音大放光明,眨眼间化为金光冲天而去。

    牛太监的轿子是四人大轿,没有因为多了一人而显得有什么颠簸,牛太监闭目盘膝坐在轿中,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复归寻常,杨智战战兢兢的坐在他旁边,终于牛太监睁开了眼。

    没想到,小小的巫溪竟是藏龙卧虎阿,牛弼的表情若有所思,杨贵被陈夺带走了,楼知农带人处理杨府后事,其实杨家能留几个人,他还真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可惜又让天策府拿去一面金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