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小旅店我不敢喊得太大声
    雨水顺着玻璃上的裂缝渗透了进来,我看的有些出神,任凭这雨水”滴答,滴答”的从窗台上滴落在地,声音很美妙,很有节奏感…

    “冯一,你在想什么呢?我要走了…”。

    我回过神来,苏秦扣紧了她胸前的最后一个扣子,白色的衬衫,女士的西服西裤,一双昂贵的高跟鞋,标准的职业女强人打扮,再加上一头乌烟亮丽的短发,和那秀气迷人的五官,任凭谁都看不出来她昨夜有多么的疯狂。

    我没有说话,平淡的看了一眼苏秦,顺手拿起了床边的软包长白山,这烟十元一盒,对于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可是即使这样,我还是宁可饿肚子选择吸上两口,也许,香烟在我心里面高于吃饱和穿暖,也许,我只是习惯了这种生活…

    有些尴尬,烟没有了,我看着烟灰缸中的烟头明白了过来,这女人昨天晚上趁着我睡着把我的烟都吸掉了。

    “哈哈…就知道你是这个表情…给你,这是我的…”。

    苏秦递给了我一盒南京煊赫门,这是一款女人的香烟,烟支细长,烟嘴微甜,我曾经尝试过,不过个人感觉一般,不如我钟爱的长白山,但是我还是选择接了过来,然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根点燃了。

    烟雾弥漫在房间之中,这一刻我迷失了自我,十分的舒坦,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一根烟,让我短暂的麻木了自己,忘记了世间的一切。

    “喏,这个给你,记得下次找个像样点的宾馆,这小旅店我有点不适应,不敢喊得太大声…”。

    苏秦递过来了一沓红钞票,看起来有五六千之多,这些钱都顶的上她一个月的工资了,我稍稍的愣住了,随后说道:“怎么?可怜我吗?我冯一就算再怎么落魄,也不要一个女人来可怜我!”

    苏秦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然后她将钱扔到了床上,回答道:“你不可怜吗?才三年,才三年…你这三年里面变成了什么样?你自己知道吗?初晴就那么值得你去堕落吗?糟践自己吗!”

    听完苏秦的话,我变的异常的愤怒,我拿起了她扔在床上的钞票猛地跳下了床,撕开了她刚刚穿好的白色衬衫,将这钱往她的胸口塞了进去,我冷笑,心中舒坦了许多,冲着苏秦喊道:“这钱是我给你的过夜费,够不够!”

    “不够…”。

    苏秦没有任何举动,她只是平静的看着我,甚至她的笑意更浓了,更像是母亲在看一个孩子的玩闹。

    听苏秦的这个回答,我心里面一万个不爽,我找到了自己的钱包,里面有三十几块钱,我将这钱也塞了进去,然后恶狠狠的瞪着她,希望她害怕我,远离我,从此不要在来招惹我。

    “还是不够…”

    苏秦一点也不怕我,甚至反而我有些怕她,我怕她出现在我的身边,我怕与她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可是在我最孤独、最寂寞的时候她总会出现,而且都是她找的我,但是每一次我都与她做了寂寞时候最想做的事情,我俩的关系,真的说不清道不明了。

    “我没有了…一分都没了…”。

    “我知道啊!但是不够怎么办啊!”。

    “要不你杀了我…”。

    “舍不得呀!你可是夺了我身子的男人,我怎么舍得…”。

    “呸…苏秦,你当我凯子?还是当我傻逼,我跟你做的那次你已经不是处了…”。

    $a更、新最k快1|上!(

    “切,你太年轻,你不懂…我跟你是第一次,但是在那之前,我骑过马…”。

    “…”。

    最终我无言以对,苏秦太能说了,本身她的职责就是社交,而且知识面广的连我都佩服她,可也是因为这样,我特别厌恶她,因为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靠身体上位的女人…

    “不用有什么负担,寂寞的时候找我,我随叫随到!”

    苏秦留下了一句话走了,我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每一次跟苏秦做完之后,我总觉得自己罪孽越来越重,而且性格变得越来越暴躁。

    ……

    走出了小旅店,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我站在旅店的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匆匆而过的行人,一时间有些失神。

    青春和成熟,一念之间,青春到成熟,三年又三年。

    我曾羡慕那些成年人,他们有自己的家庭,事业,爱情,等我长大了一样,只要努力,一定也会有自己的家庭,事业,爱情,可是…只有弹过了钢琴才知道,不是你会弹钢琴就一定能成为大师。

    突然,一辆豪车飞驰而过,路边的积水卷着泥泞溅在了我的脸上,我回过神来,忍不住骂了一句说道:“尼玛的,眼睛瞎了啊!”。

    司机似乎听到了我的咆哮,车子减速了,随后有人打开了车窗从里面伸出了一根中指。

    “妈的…”。

    本来所剩无几的修养,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我捡起了地上的一块板砖,想要追上去,可是当我低下头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安静了下来。

    积水中的我头发乱糟糟的,唏嘘的胡茬子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一张愤怒的脸扭曲的不成了样子,这个人,真的是我吗?

    “你不可怜吗?才三年,才三年…你这三年里面变成了什么样?你自己知道吗?初晴就那么值得你去堕落吗?糟践自己吗!”苏秦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就像是紧箍咒一般,我感觉十分的头痛。

    突然,又一辆车疾行而过,我险些被这车撞到。

    “你他吗眼睛瞎了啊!”出租车司机骂了一句,扬长而去了。

    ......回到宠物店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昨天晚上我给这些小猫小狗留下了足够的食物和水,它们饿了的时候自己会吃的,其实本来是打算和苏秦在宠物店试一下,但是后来想想算了,我的卧室比较小,两个人可能施展不开,更重要的是她知道我住在这里,不是什么好事。

    “汪,汪…”。

    “喵…”。

    “呜…”。

    宠物店的门刚刚打开,我差点没有郁闷的哭出来,宠物店乱的不成了样子,小猫小狗四处乱跑,宠物用品也都散落在地上,狗屎猫尿随处可见。

    见我回来了,这些小家伙全都奔向了我,在我的腿上很亲昵的蹭来蹭去。

    我明白了过来,这些小家伙是饿了,随后我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忍不住叫了出来:“不好…”。

    我关好了宠物店的店门,急匆匆的跑向了后屋,果然,吉斯尼这家伙吃的肚子圆鼓鼓的,四仰八叉的躺在我床上睡着了。

    千算万算把这个家伙忘了,吉斯尼是我两年前捡的一条小黄狗,本来当时我给他起个名叫吉尼斯的,不过后来发现这狗超级不老实能霍霍人,于是我给了它改了名字叫做急死你,时间久了就叫成了吉斯尼。

    闻到了我的气息,吉斯尼惊醒了,它看着我手里面拿着扫把,然后急忙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它知道自己错了,现在只不过是在演戏,然后想要趁机逃跑。

    我吓了它一下,吉斯尼猛地窜了出去,估计又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然后等我气消了之后,再大摇大摆的回来吧!

    说真的,吉斯尼从小到大,我一下都没有打过它,因为我感觉我们的经历都差不多,被人抛弃,任人欺辱谩骂,还记得当初刚刚见到吉斯尼的那会儿,一个男人正在用脚踢他。

    当时我突然明白了星爷的《大话西游》是什么意思了。

    每个男人都想当至尊宝有梦的日子,简单快乐,却不得不带上紧箍咒,变成齐天大圣,但你会失去的很多。生活就是紧箍咒,社会就是牛魔王,父母就是唐憎,紫霞就是梦想,可我们总是活的像条狗。

    “有人在吗?”。

    宠物店有人唤了一声,我也来不及把这被吉斯尼尿了的床单换掉,急忙的跑到了前屋。

    女人皮肤白皙,身材苗条,乌烟亮丽的发很自然的垂落在两边的肩膀上,她美的有点不真实,我下意识的揉了揉双眼,这种女人不应该出现在我的宠物店之中。

    “美女…想要…点什么…”。

    我说起话来断断续续的,并不是因为被她的美貌惊住了,而是眼下我这宠物店乱成了一团,女客人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一年前,你是不是救了一条小黄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