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神秘的女人
    我打量着这个女人,心理面想:她不是来买东西的…

    “没有,什么小黄狗,不知道!”。

    我否认了一切,有些做作的冲着这女人笑了笑,心里面却犯嘀咕:一年前,小黄狗,她指的不就是吉斯尼吗?不过这女人也真是奇怪了,来我这宠物店居然跟我说这些。

    女人沉默了,她什么话都没有说,随后从昂贵的包中掏出了一封有些泛黄的信封,她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堆相片,她小心的朝着我走来,尽量避开房间中的狗屎猫尿。

    “这个人就是你…”。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冷,她优雅的将照片放到了我面前,随后那修长的手指点在了照片上的那个人。

    我愣住了,照片上的人是我,当时我护住了小时候的吉斯尼,身上挨了两脚。

    “你他吗偷拍我…”。

    我的脾气上来了,自从三年前开始,我就不喜欢拍照,特别是别人拍我,那样我会感觉很难受,浑身不自在,可这女人居然拍了一大堆我的照片,甚至连我的宠物店都拍了下来。

    女人皱了皱眉头,对我的污言污语很反感,她从包里面拿出了支票本,抽出了一根精致的钢笔在支票本上写着什么。

    女人在我的面前晃动着支票,上面显示着十万的金额。

    “十万,换吉斯尼…”。

    这女人早就有准备,连吉斯尼的名字都知道。

    十万元,我确实心动了,我的宠物店这一年多的盈利都不到两万,再加上压货的钱,购置宠物的钱,现在店里面能拿出两千都是多的了,可这女人张口闭口就十万元。

    我摇了摇头,吉斯尼和这宠物店是我的全部,她一下要拿走我生命的一半,而且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半。

    ☆:_y正:%版r*

    “你走吧!”。

    我下了逐客令,随后打量了一下这女人,她正在看着我,美目中闪烁着不可思议。

    “不够,我还可以加…”。

    女人抱着自己的双肩,昂贵的皮包几乎要耷拉在地,她嘴角扬起,自信的模样惹人痴迷,不过她迷人的样子没有让我过于心动,反而激起了我那颗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涟漪。

    “那狗让我炖了,别想了…”。

    我再一次的下了逐客令,不想再与这女人多交流。

    “我还会来的…”。

    女人不再纠缠,放下了一句话离开了。

    我松了一口气,兜里面掏出了苏秦留下的南京煊赫门,我从中抽出了一根轻轻的点上,烟雾弥漫在宠物店中,我心中的涟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这三年来,我在网吧做过网管,在饭店干过服务生,在京东当过快递员…几乎能做的底层工作我全都做过了。我感觉自己活得连狗都不如,别人看你的眼神都带着有色眼镜,特别是在北京这地段,外来的人员被人瞧不起,没房没车没钱就等于没有尊严。

    一年前,我在那肥胖的男人脚下救了吉斯尼,我带它回了我工作的网吧,当时老板的手指点着我的头说道:要么把这死狗扔了,要么你卷席给我滚,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后来我一怒之下带着吉斯尼离开了,本以为平日里跟网吧的经理混的不错,他能替我向老板求求情,把压我的三千块钱还给我,可是我错了,一切都是经理和老板串通好的,他们早就准备吃一顿大餐了。

    底层混了这么久,我也不是孬种,老板有情妇被我撞见过,我带着吉斯尼冒着雨天跟了他一个星期终于抓住了机会,那天他跟情妇在酒店开房,我破门而入拍了照,他吓坏了,这男人本来就是上门女婿,要是这照片传到他老婆那里那还得了!我敲了他三万,最后他也认了。

    宠物店稀里糊涂的就开起来了,房子是朋友的,一个女性朋友,她是我大学同学,名叫夏梦,家是北京本地的,她总是把我当成她的闺蜜,可是这一点我永远不会承认。当时我怀里面抱着吉斯尼找到了她,我说:我想开个宠物店。她很开心,她说:冯一,需要多少钱,我都有。最后拒绝了她的钱,不过却租下了她的店铺,很可笑的是每个月她只要我五百块钱的房租,这在北京就是地下室的钱,甚至还是那种阴暗潮湿的地方,可是就是这五百块钱,有时候店面不景气的时候,还会拖欠,但每一次,她总是一笑而过。

    小家伙们饿了,它们撕咬着我的鞋带,我回过了神来。

    回忆总是痛并带着快乐,过去不一定全是悲伤,有时候还有感动。

    我给这些小家伙们弄了一些食物和水,它们开心的就像是小孩子,前仆后仰的争食,和小动物们在一起待久了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它们,无忧无虑,尽情地玩耍,尽情的吃喝。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我累的满头大汗,将洗好的床单被罩晾在了衣架上的那一刻,终于舒了一口气。

    我泡了一桶泡面,外加一根肠,苦逼的生活又开始了。

    ……

    一天下来就五六个顾客,而且还是回头客,她们大多数都是女性,来也就是买上两袋狗粮,或者换个狗链子。

    北京的夏夜来的很晚,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平日里这个时候我早就关门了,不过今天上午回来的晚,我就多腾了一会儿。

    天色暗淡了,路边的灯明晃晃的,估计来不了什么人了,还不如早点睡觉来的踏实。准备打烊了,关了门灯,留下了屋子的小灯,有个亮就行,这年头能省点是点。

    我拉下了防盗门,刚准备上锁。

    “咣咣…”。

    突然有人用力的敲着防盗门。

    我心里面想:有人急需宠物用品,又能赚上一笔。

    开宠物店一年多了,这种情况时有发生,狗断粮了,狗生病了,猫的爪子坏了,需要宠物急救品…反正多了去了。

    顾客就是上帝,不能让上帝等着。我急忙将铁皮防盗门拉了上去,不过没有见到人。门外停了一辆宝马五系,这车三十万左右,在北京这地段这车算不上什么豪车,不过却很实用。

    我心里面犯嘀咕:见鬼了?人呢?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人一把将我推倒在了地上,趴在了我的身上。

    酒气的味道混杂香水的气味,女人柔软的身体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喂…你谁啊?”

    女人我见多了,尤其在北京,夜里烂醉的女人碰不得,她们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种是孤独买醉,一种是纸醉金迷,另一种就是懂规则,潜规则。

    我推起了她,整个人愣住了,这女人不就是白天的那个要出钱买吉斯尼的那个女人吗?

    “哇…”。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女人呕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