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这个女人是个麻烦
    我尽量的躲避,还是被女人吐了一身,推开这女人的时候,我有种想将她扔出我宠物店的冲动,不过她太漂亮了,我忍住了冲动选择原谅她。

    她是第一个住进我宠物店的女人,而且验证了她白天的话:我还会来的。不过我没想到她来的会这般的快,快到我好像眨了一眼她就又出现了。

    门外的宝马五系是这女人的,车钥匙证明了一切,我还上去试了试,在北京这车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大众化,不过在我眼里,这三四十万的车已经了不得了。

    锁好了车门,拉下了防盗门,宠物店安静了。本来想把这女人锁她车里的,不过后来想了想,这样漂亮的女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内心真的过意不去。

    她睡的是我的卧室,我坐在宠物店中唯一的家具——沙发上面抽起了香烟,一根接着一根,不间断的抽着。

    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我和初晴的爱情,本以为牢固的像铁笼一样,可是在一场大雨过后,七年的情感化成了几滴眼泪,沉入了北京的下水道中。

    “呜呜…”。

    吉斯尼在厕所躲了一天,期间我给它送了点吃的,估计也吃完了。它见我气消了,从厕所中出来了,安静的趴在我的脚边,习惯的用前爪搭在我的鞋上,然后睡下了。我知道,它进过卧室了,不过那女人它不熟悉,所以过来找我了。

    ……

    迷迷糊糊的我听见有人在说话。

    我醒来了,看了一下手机,上面显示凌晨两点多了。

    “水,水,我好渴…”。

    女人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之中,我皱了皱眉头,心里面表示很不满意:真他吗麻烦。

    我找了纸杯接了水,走进了卧室之中。

    女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很难受,看起来情况不太好。

    “水来了…”。

    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其实心里面一万个不愿意伺候这女人,一是我没睡过她,二是我们真的不认识。

    女人没有听到我的话,依然在床上滚来滚去,说道:“热,难受!难受…”她在往下脱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雪白皮肤。

    我愣住了,心里面想:难道谁给这个女人下药了?我的第二春来了?

    我回过神儿来,发现这女人有些不对头。

    我摸了摸女人的额头,她发烧了,温度还不低。

    “呕…”。

    女人再一次的呕吐了起来,她的脸色蜡黄,情况看起来不太妙。

    “先喝点水,我带你去医院!”。

    我急忙扶起了她,她有了反应,美目微微的睁开,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惊讶,不过看得出来她真的很难受,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我喂了她点水,情况稍微好了许多,我急忙背起了她,准备带她去医院吧!

    从外面锁好了店门,我将这女人放在了副驾驶上,给她系上了安全带,我又急匆匆的跑到正驾驶的位置上。

    车子启动了,我看着副驾驶的女人,她倚靠在车椅上,脸色十分的难看,甚至连一点活力都没有。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美,这种病态更是让她楚楚动人,任谁看到了心中都会想要有所呵护,真想不到,我会遇到一个连生病都病的让人心动的女人。

    车子行驶在街道上,偶尔能见到几个站街的女人,她们打扮的花枝招展,不时卖弄两下风骚,与这城市格格不入。不过真的会有人为她们停下脚步,然后开始谈钱,这样,不会伤到感情。

    北京的夜是明亮的,不过指的不是漫天的繁星,而是那永不灭的路灯,它们总在太阳西落后点亮这座城市,让这寂寞难耐的夜晚,有着一丝属于希望的光火。它们见证了这座城市的成长,同样也看到了这座城市的悲欢离合。

    我不时的看着女人,她的状态越来越糟糕,脸色白的吓人。

    “再忍忍,快到了!”。

    我安慰她,希望她能好受点,她没有说话,靠在车门上的侧身挨的更紧了,甚至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在安慰她的时候,车子压到了马路牙子上,随后一阵的颠簸,刮到了一旁的树上,我下车看了一眼,车门划出了一道痕迹,不过眼下没时间处理这事,先将她送到医院再说。

    医院到了,我急忙抱她下车。

    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不过经验告诉我,先送她去急诊室,这样她能得到最快的治疗。

    一路小跑到了急诊室,这都夜里了,看病的人依然不少。

    护士看了我一眼,又看向了我怀中的女人,说道:“医保有没有?”。

    我摇了摇头,北京的医保只限于北京本地人,我这种外来的穷小子,去他吗哪里弄医保。

    “护士小姐,能先给她看病吗?她很难受…”。

    我有些烦躁,这护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鄙视,她在这工作有年头了,几句话就能分别出来我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

    “钱带够了吗?”。

    护士的语气很平淡,与我的焦急相比,她显得更加从容,可是这种从容让我反感。

    我呆住了,钱?我拿你当钱?不过眼下却没有多说些什么,我点头说道:“带够了,带够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着怀中女人难受的模样,我不禁皱了皱眉头。

    “三千的押金,先去交款吧!”。

    护士抬头示意我先交钱再看病,我强忍着骂人的冲动,抱着女人跑到了医院的收费口。

    “那个,先欠着行不行,我现在回去取钱,先让她看病可以吗?”。

    我尽量的放低姿态,不忍心看着怀里面的女人难受,想要先让她在医院治病,然后我想办法弄点钱。

    “你当医院什么地方?京东白条啊?”。

    收费的是个男人,他看了我怀中的女人一眼,羡慕嫉妒,说话的语气尖酸刻薄。

    “我不是不给,刚才走的匆忙,没带钱…”。

    我尽量给足自己面子,不过说话的底气不足。

    “哦!支付宝有吧?微信有吧?”。

    这男人冷笑着,他看出了我的底气不足,言语间有着不屑,鄙夷。

    我沉默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我抱着女人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医院,背后传来男人不屑的声音:既然跟了个没钱的,那就别生病啊。

    来不及愤怒,我回到了车上。

    女人的包里面一分钱都没有,我突然想骂娘,白了女人一眼,还记得白天给我开支票的时候那叫一个洒脱,不过看她难受的模样,我忍住了。

    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三点多了,我咬了咬牙,拨打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冯一,这都几点了,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明天我把你宠物店砸了…”。

    /更新最i9快上2

    过了好一会,对方接通了,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疲倦,这大半夜的,任谁被人从睡梦中吵醒都不是一件好过的事情。

    “这个…小梦子,借我五千块钱,我急用…”。

    我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大半夜给夏梦打电话吵醒她只是为了借钱,我想过些日子这又能成为她嘲讽我的理由了。

    “钱可以借你…理由…”。

    夏梦精神了许多,听我要借钱,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愣住了,理由?难道说我要给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看病?这他吗不现实?

    “别那么多废话了,我着急用钱,你借还是借,现在,马上…”。

    本来想说你借,还是不借的!但夏梦的脾气我了解,要是我这样说了,她会告诉我:冯一,我睡觉了,明天我去找你。

    “好啦…借你还不行嘛!”。

    夏梦说完这话就挂断了电话,两分钟后我的微信收到了一条信息,她给我转了五千块钱。

    我抱起了女人,用微信在收费**了押金,终于将她安顿了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