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背影...
    我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举动,可是一切已经无法晚回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个莫名多出来的女人会因此离开吧!现在的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笔旋转在我的手中,它就像飞机的螺旋桨一般转个不停,高中的时候感觉玩笔的人很帅我就学会了,一直到了今日,玩笔成为了我的习惯。我在一张白纸上胡乱的画着,我也不知道自己要画些什么,凌乱的线条没有一丝美感,甚至看起来更加的烦躁,它就跟我此刻的心情一样,心乱如麻。

    手机来短信了,我回过了神,苏秦发来的,明天上午九点她约我在西单见面,看着这条短信我有些发愣,西单…三年没有去过了吧!

    桌上的泡面还有余温,吉斯尼趴在我的身边睡着了,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半个小时这么快就过去了。

    天色暗了下来,并不是要烟天了,乌云来得匆匆,遮住了明媚的阳光,转眼间烟云密布,这天看起来吓人。

    我愣住了,女人还在!她坐在我宠物店的门口,皮箱还是我刚刚扔出去的位置。我更加后悔我刚刚的冲动,这是一个倔强的女人,她的倔强跟我真的很像,我明知道我与初晴的爱情结束了,却仍然作践自己,在痛苦中挣扎,在挣扎中寻找希望,在希望中寻到的却是破灭…

    风起了,沙土刮得玻璃门劈啪作响,女人一动未动,任凭风沙吹打着她,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看那密布的乌云,这是一场暴风雨。

    我急忙走出了宠物店,外面的风沙很大,我下意识的用手遮住迎面而来的沙尘,我蹲在了女人的对面说道:“进屋吧!一会要下大雨了,要不你回车里面躲躲雨也行!”。

    女人不理会我,她的双眼红红的,脸上有着泪痕,看来刚才是哭过了,她平静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行李箱一言不发。

    “行,我错了,姑奶奶,跟我进去吧!”。

    我拎起了女人的行李箱,心里面堵得慌,这女人真的很倔强,看来不道歉她今天晚上能被这天气给吞了。

    女人瞪了我一眼,却依然没有回宠物店的意思,她似乎真的跟我对上了。

    “你赢了,姑奶奶,你说吧!怎么的才能跟我回屋。”。

    天色越来越阴沉了,闪电劈出了一道‘s’形的优雅线条威慑力十足,伴随着闪电过后,发闷的雷声让我心惊肉跳,暴雨即将要来临了。

    女人冷冷的看向我,此时此刻我人渣的形象已经完美的印在了她的心里。

    “行,我懂!不久住这吗?多大点事啊!住,姑娘你随便住,能和女神住一起,太他吗的荣幸了…”。

    我说了违心的话,她是女神我承认,不过跟这样的女神住一起我还真的不愿意,这种只能看不能摸的女人,只有那些还处在生理发育的学生才有那种‘同在屋檐下,看看也可以解决生理问题’的情节。

    眼下我只想劝她进屋,我对这种天气有着抵触,特别是天瞬间烟下来的时候。

    “进屋…”。

    我抱起了这女人,她挣扎了两下,随后推开了我,转身跑进了宠物店,然后将宠物店的门锁上了。

    “开门…”。

    我皱了皱眉头,钥匙在房间里面,望着天空压下来的烟云,心里面堵得慌。

    “你对我很没礼貌,这是对你的惩罚!”。

    女人的声音从宠物店中传了出来,她冷冷的看着我,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对她的恶作剧很满意。

    “开门,会出人命的…”。

    我望着女人,心里面有些慌乱,我害怕雷雨天,特别是这种天瞬间漆烟,雷雨交加的天气,我会很没有安全感,十分的不自在。

    女人任凭我呼喊,她丝毫不理会,转身蹲在了地上抚摸着吉斯尼。

    “咔嚓…”。

    一道雷鸣声彻响这片天地,门口停的宝马被这道雷声震得连警报器都响了。

    我吓坏了,蜷缩在宠物店的门口,嘴唇干涩,冷汗顺着背后流淌了下来。

    0f看正‘版.x章~节上

    我眼前一阵恍惚,似乎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候我整天喝的烂醉,用酒来麻醉自己,我每天都在逃避,逃避着我和初晴的爱情,我不相信我们彼此发下的誓言就这样没了。父亲在酒吧找到了我,他什么话都没说,当时和今天的这个场景很像,也是这种天气,父亲给我扔了五千块钱,他身上只带了五千块钱,他在暴风雨中离开了,电闪雷鸣,雨水湿透了他的衣装。我很麻木,我做了什么?我这个从小到大都让他骄傲的儿子,此时此刻让他失望的连骂我的力气都没有了。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家里传来了噩耗,父亲心脏病突发,过世了…

    风刮的轻了许多,大雨却落下了,我任凭雨水打湿我的着装,双眼模糊了,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更分不清现实还是回忆。我依稀的想起了初中学过的朱自清的散文《背影》,总有那么一段我似曾相识:父亲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烟布小帽,穿着烟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没错,当时我看着父亲的背影,我的眼泪流下来了。

    “喂喂喂…”。

    我被现实唤醒了,女人正努力的叫醒我,刚刚从她的电话中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叫做暮雨,傍晚的雨的意思。

    我回过神来,宠物店的门打开了,她示意我进去,我也就跟了进去,随后狼狈的坐到了沙发上抽出了一根烟点上了,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毕竟是我先粗鲁的对她,并且污言污语,如今扯平了。

    屋内的灯昏暗,可能是雷声太响亮了,小动物们都很安静,我摆弄着手中烟盒,思绪有着一丝的混乱,父亲的过世对我打击很大,我知道他的死跟我脱不了干系,我从小到大样样优秀,给他带来了众多的惊喜与自豪,后来更是在北京混到了一份好的工作,亲戚朋友都说我将来大有作为,可是我让他失望,失望之极,可就算是这样的我,父亲都没有跟母亲说过我一个不字,至今父亲过世两年了,母亲还以为我混的很好…

    “你这个人真笨,窗户不开着呢吗?”。

    暮雨递过来了一条毛巾,上面刺绣着两个可爱的熊猫,示意我接过去。

    我沉默了,依然摆弄着手中的烟盒,看着这烟盒,我就想到了苏秦,明天还要去一趟西单赴约,今天这种天气,估计不会有什么客人了。

    “不用拉倒,稀罕给你用似的,这可是我专用的…”。

    暮雨白了我一眼,将毛巾又放了回去,随后坐到了柜台里面,开始摆弄着手机。

    人生真的很奇妙,这个莫名多出来的女人让我的心境有所变化,我突然发现宠物店似乎变得有生气了。

    大雨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拨开那层烟云,一束金灿灿的光芒照在暮雨的脸上,我看的有些失神,有些发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