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心虚
    我撒了谎,不过并不是全撒谎,确实宠物店的宠物们可能处在饥饿之中。

    “对了!你的宠物店到底在哪里?”。

    苏秦看了我一眼,她有些不依不依饶,非要将我的宠物店的位置弄清楚。

    “丰台…”。

    ,看正版}章|*节上x

    我下了床,对于苏秦的问题给了她我早就准备好的答案。

    “我内裤呢?”。

    我找了半天,发现自己的内裤不见了,然后看向了苏秦,她正笑盈盈的看着我,然后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冲着我说道:“不告诉我,我就不给你!”。

    我尴尬了,对于苏秦有时候我真的挺无奈的,我光着身子站在床上,感觉冷飕飕的,我急忙说道:“别闹,快点给我!要不以后哥哥不给你吃棒棒糖了…”。

    “不给吃不给吃被!大不了让你当绿毛龟,反正棒棒糖有都是,又不是只有你有!再说了,想让我吃棒棒糖的男人有都是,比如,我现在的顶头上司,王进文…”。

    苏秦看了我一眼,言语中有着挑衅,他提到的这个人是我以前的同事,和我很不对付…

    “你…”。

    我心里面很不爽,王进文,这是一个让我觉得恶心的名字,苏秦在勾起我的怒火,而她真的成功的勾起了我的怒火。

    我扑向了苏秦,用一种只有男人对女人能用的方式惩罚了她的过错,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有找到我的内裤,有的时候苏秦也是个执拗的女人。不过到我离开,我也没有给她宠物店准确的位置,只是将范围缩小到了梅市口路,我想,这条路这么长,她总不能闲着没事干,一家一家找吧。

    ……

    地铁七号线转五号线然后再转一号线,从五棵松下车后我坐上了公交车,看着沿途的风景,我发现人生就是在旅途中度过的,明明已经走过了无数次,可是每一次看沿途的风景都别有一番的风味。我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消遣,可我何尝不是在一点点的感悟。

    公交车上的人很多,这个时间段正是下班点,他们大多数都是拎着手提包,手中拿着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点头哈腰,仿佛说话的人就在他们的对面一般,我能明白他们的感受,几年前,我跟他们一样,每到下班的时候,总能接到领导的电话,然后回去工作到烟夜,久而久之,麻木了…

    有人说时间像海绵里面的水,挤一挤总会有的,可是一天无论怎么变,它都是二十四小时,每个人都有脾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过的生活,可是为了活着,只能去服从,不服从,就慢慢的被这缺氧的世界所淘汰,地球的氧气就这么多,更何况呼吸出来的是二氧化碳,你不去用力的吸上一吸,那氧气终归是属于别人的。

    公交车走走停停,下车的人越来越多,上车的人越来越少,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在听到乘务员报道:“岳各庄桥北即将到站”的时候,我早早的做好了下车的准备。

    岳各庄桥北到了,天色已经烟了下来,我在这地段混了两年,摸烟都能走回去,更何况有路灯,根本不用摸烟。

    ……

    回到了宠物店门口,我整个人都愣住了,路灯下的宠物店门紧锁,连铁皮防盗门都没有拉下来,路旁的宝马五系,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昏暗的路灯下,刻着‘17号宠物店’几个大字的牌匾,看起来有些模糊。

    我快速的走了两步,掏出了宠物店的钥匙,打开了宠物店门。

    我在房间中疯狂的寻找,并没有见到吉斯尼的踪影,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浮躁的心一时间安静不下来。

    我抽出了一根香烟,在这幽暗的宠物店中点燃了,烟雾飘散在宠物店之中,它起到了镇定剂的作用,起码这一刻我的心稍稍的好受了许多。

    “该死的婊子,别让我看见你,要不然我要强奸你一百遍,一百遍你懂吗?”。

    我愤恨的骂着女人,手都跟着发抖,没想到她真的带走了吉斯尼,带走了我在这座城市唯一的家人。

    我越骂越气,看向了那原本属于我的房间,愤怒的我失去了理智,一脚朝着房屋的门踹了过去,门没有开,反而引起了我心中的积怨,我就一脚一脚的踹着,房屋发出了震动的响声。

    “咔嚓…”。

    伴随着一声铁锁落地的声音,房间的门被我踹开了。

    房屋里面焕然一新,一张新的大床,女人的用品很有规律的摆放在柜子上面,在房屋的角落里,我的纸箱子安静的待在那里。

    我疯狂的发泄着自己,脚踩着女人的床,将她的衣服、盖的被子扔了一地,我打开了女人的行李箱,里面装的都是她的私人用品,我发了疯似的往外扔。

    “你在干嘛?”。

    女人的声音,我回过头,她与吉斯尼站在了店门口,手中领着两个小包。

    “你没带吉斯尼走?”。

    我皱了皱眉头反问了一句,语气中有着疑惑。

    “没有啊!我见你不回来,没人给我做饭,我就带着吉斯尼去买了点吃的!”。

    女人看不见房间的情况,她侧着脸很奇怪的看着我。

    “我房间的门怎么打开了?”。

    女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上下的打量着我。

    我心虚了心里面发毛,一想起她这倔强的性格我竟然有些后怕。

    “不知道啊!对啊!门,为什么打开了?”。

    我的冷汗直流,我在想应对的办法,可是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什么办法都想不到。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女人放下了食物袋,朝着我走来。

    我手心捏了一把汗,随后对她说道:“你答应我,要是看到你房间的惨状,你可别愤怒!”我挡住了门口,我在和她周旋。

    “你让开!”。

    女人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她用力的推了我一下,当见到房间中的惨状过后,她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后冰冷的看向了我,眼神中不带一点杂质。

    “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刚回来,就发现门是开着的,后来我看见你房间的门锁掉在了地上,我招呼你两声,你没答应我,我以为出事了呢!我就进去看了一眼,谁知道就这样了…”。

    我急中生智的应答着女人的话,我发现太他妈聪明了,竟然应答的天衣无缝,接下来,她一定会认为招贼了。

    “不是你还有谁?难道家里面来贼了?可我出去连半个小时都不到啊!再说了,你看外面的门锁是自然打开的,你还说不是你?”。

    这女人的逻辑思维总是那么的强悍,她推理了半天,最终又推到了我的身上。

    “真的不是我啊!我没钥匙,家里面的锁就一把钥匙,我还留给了你,真的冤枉啊!还有现在小偷的技术已经不断的上升了,开个门很简单的,所以我每次走都把防盗门都拉下来,谁知道你会不拉防盗门就出去买东西,这应该怪你才对…”。

    我强词夺理,将责任反推给了暮雨,心里面对自己的敬佩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怪我?”。

    暮雨愣住了,她没想到最后居然所有的责任会推给她,不过她的眼中还是闪着一丝的疑惑,她看着我背过去的手,冷冰冰的问了一句说道:“你手后面拿着的是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