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初晴回来了
    “恩!你说得对,我总觉得差点什么,没想到差在这里,你这人渣还不错,起码在这方面还不是那么渣!”。

    暮雨的话我听着十分的别扭,也不知道她是在夸我,还是在嘲讽我。

    “知道现在全中国最火的游戏是什么吗?”。

    “leagueoflends,也叫《英雄联盟》…”。

    “这你都知道…那好!你知不知道王者和青铜的差距?”。

    “你是青铜…”。

    “开玩笑,我告诉你我的段位,别吓一跳,我可是正经八百的白银三大神…”。

    “我王者…”。

    “…”。

    跟这女人真的没什么好交流的,我发现我说什么她都懂,我变得安静了下来。我也是这三年才开始接触游戏的,上学时代的我是一个上进的学生,门门功课都是优秀,上完大学的我是一个奋斗青年,每天都在努力,早起晚归,希望能给初晴的一个未来,直到初晴离开了我,我开始自暴自弃,当起了网吧的小网管,过着那种没有烟白的日子,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玩起了游戏。

    “铃…”

    “小一子,洗脚呢?”。

    宠物店门上的风铃悦耳,听起来动人的心弦,我抬起了头,夏梦正笑盈盈的看着我。

    “还不明显吗?”。

    我和夏梦太熟悉了,也没觉得尴尬,也不用解释什么,只是有些不可思议,现在都晚上七八点钟了,她不回家,却专门跑到我店里面来。

    “嗯!您好,我叫夏梦,冯一的闺蜜…”。

    夏梦跟暮雨介绍起了自己,一点也没有拿暮雨当做外人。

    “什么闺蜜,好朋友…”我插了一句嘴,这点我永远不会承认的。

    “暮雨,冯一的…”。

    “女朋友,绝对的女朋友…”。

    我急忙又插了一句话,这女人说不准能说漏了,现在我俩就是一个债主关系。

    暮雨愣了愣神儿,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哇,暮雨你好漂亮啊!真的,没想到小一子居然这么好的福气…”。

    看得出来,夏梦在为我开心,她对我来说永远那么的真实,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

    “行了,行了,都这个点了,你跑来干什么?”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夏梦。

    “看你洗脚啊!”夏梦依然笑盈盈的看着我。

    “你…小子能因为这个来?别逗我了,说吧!到底干什么来了,还钱没有,要命也不给…”我破罐子破摔了,现在我看来,暮雨和夏梦没啥区别,俩债主。

    “哎!你先洗脚,嘻嘻,洗完了我告诉你…”。

    最m-新》章●f节d上/q

    夏梦很漂亮,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的那两个酒窝,想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因为这两个酒窝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因为她在背地里面打架斗殴,不过夏梦在大学里面干净透彻,竟然没有处过一个对象,而且到现在都二十七了,居然还是单身,整个一个大龄剩女,她的理由超级简单,没有适合她的。

    暮雨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示意我去跟夏梦谈吧!我点了点头,跟着夏梦出去了。

    门口多了一辆保时捷911,这车是夏梦的,她家很有钱,至于多有钱我也不太清楚,打个比方说,我宠物店的房子就是夏梦自己的,这还是门市房,别看地方不大,也就百平米左右,不过没两千万买不下来,这就是现实,而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实,北京的房子,就这样。

    “这个给你…”。

    夏梦递给了我一封信,我顺手接了过来,打开信封里面有着一张大剧院的门票。

    “你这什么意思?”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夏梦。

    “意思吗?我也不知道,可能真的想让你死心吧!本来刚才见到沙发上那位的时候不打算给你了,不过,还是给你吧!我又不是傻子,和你认识都快十年了,你什么样我不知道,我猜测你和这女人没有任何关系,你给她洗脚跟定有什么原因,就像几天前你大半夜莫名的给我打电话,多半和这女人有关系吧!而且那女人的一件衣服,估计够你赚半年了,她能喜欢你?母猪都上树…”。

    夏梦是上流社会的人,她跟我接触的圈子不是一个等级的,她从着装上就能看出一些门道,我很庆幸我们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其实当初我也有机会成为上流社会中的一员,可惜我没有珍惜……

    “死心?夏梦,你高烧了吧!什么死心?”我听的一头雾水,夏梦的话有些云里雾里的,我伸过手去摸她的额头。

    “初晴回国了”夏梦平淡的说道。

    “嗡”的一下,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伸过去的手悬在了半空之中,整个人都定格在了这一秒钟。三年过去了,这个消息就像是一枚导弹在我的脑海中炸开了,我似乎听到了多年前手链跌落雨水中的声音。

    “明天下午四点她在大剧院演出,她现在是国际上著名的拉丁舞大师,不过你知道,拉丁舞不是一个人的表演,她的伙伴更出名,我想他的名字你也听过——刘子铭,你的大学好同学…”。

    夏梦的话让我更加沉默了,刘子铭,这个在我大学时候与我称兄道弟四年的同学,最终会以这种身份出现在我的面前。

    “去不去随你,冯一,我只想让你认清现实,那个让你疯狂糟蹋了自己三年之久的女人,也许你们真的不合适,你真的要开始自己一份新的感情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看你这样我很难受,而且比如沙发上的那位感觉就不错,有时候,母猪也会上树…”。

    夏梦和我说了一番话,随后上了保时捷离开了。

    ……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宠物店之中,暮雨正在喂着吉斯尼吃她买回来的东西。

    “你吃不吃…”暮雨看了我一眼,平淡的冲着我说道。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默默的将防盗门拉上了,然后依靠在了沙发上。

    “你这是怎么了?那不你闺蜜吗?闺蜜来了还不开心?”。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我沉默了,我真的没事吗?我看着手中大剧院的门票,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痕迹都在敲打着我的心脏。夏梦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她现在是国际上著名的拉丁舞大师,不过你知道,拉丁舞不是一个人的表演,她的伙伴更出名,我想他的名字你也听过——刘子铭,你的大学好同学。

    夏梦的话重复着,就像是噩梦一般:去不去随你,冯一,我只想让你认清现实,那个让你疯狂糟蹋了自己三年之久的女人,也许你们真的不合适,你真的要开始自己一份新的感情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看你这样我很难受,而且比如沙发上的那位感觉就不错…

    摆弄着手中大剧院的门票,我有些失神,就像暮雨所说的那样,我就是个人渣,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我没有钱,没有车,没有房,可是我还装作一副什么都有的样子,我的人生在初晴走了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色彩,我就像是行尸走肉,心明明已经没了,可身体还行走在这世间。

    “人渣啊!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我先睡了…”。

    暮雨看着我的目光有些怪异,她关上了宠物店的灯回到卧室里面,然后听见里面移动床柜的声音,片刻过后才安静了下来。

    倘若心是一个世界的话,现在我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我将门票放到了沙发上,随后点了一根香烟,透过窗户上的缝隙,路边的灯光照射了进来,我发呆的看着地上的那一丝光明,思绪渐渐的消散了。

    那年匆匆,匆匆那年。

    我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当听见了一阵嘈杂的声音过后,我醒来了。

    这是一个晴天,明媚的阳光照射了进来,我以一种很自然的生理状态复活了,每天都是如此,醒来,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复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