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假如星期八
    歌剧院环廊幽静,两侧有世界著名大师表演时的图文展,这些照片在别人眼里都是艺术,可是在我看来却如此的沉重,环廊明明不太长的距离,我却走出了千年之久的味道,脚步像是灌了铅,几乎每迈上一步我的内心都在歇斯底里的嘶喊。

    终于还是进入了歌剧院,我从未进入过这般豪华高端的地方,灯光怡人,场景布置的唯美,就算是每一个角落,看起来都是恰到好处,仿佛在说:这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别发呆了,我们的座位在前排…”。夏梦挽起了胳膊,然后拉着我走向了靠前的位置。

    “小梦子,在哪呢?这都已经靠的不能在前了…”我发牢骚,心里面很慌张,这都走到前五排了,怎么还往前走。

    “怎么?要见到前女友害怕了,我刚才约她了,一会吃饭的时候别吓尿裤子…”夏梦一脸的玩味的看着我。

    “开玩笑,我跟你说小梦子,我真的早就放下了,走走走,不就前排吗?有本事你买的是第一排的票,那算你有能耐…”我也郁闷了,夏梦仿佛摸清了我的心理,这让我感觉很不爽,就像一个女人,明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可是他吗的对面走来了一个长着透视眼的人,直接无视你的外衣。

    “那还磨磨唧唧的,跟个老娘们似的,走…”夏梦说完冲我笑了笑,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一排正中心的位置,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我不安的坐了下来,忍不住看了一眼夏梦的侧脸,我的心涌动着苦涩。

    灯光暗了下来,本就安静的歌剧厅变得更加安静,伴随着音乐,我浮躁不安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看向了舞台,她出现了…

    刹那间,我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三年了,三年过去了,想不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曾经她的爱人,如今却变成了她的观众,而我爱的那个人,正在台上为我表演一出生死恋人的故事,可是…主角却不是我。

    失落,难过,寂寞,痛苦,悲伤…我的心情复杂,空荡荡的想哭,我却忍住了哭泣的冲动。

    “叮铃铃…”我有些幻听,我似乎听到了三年前落在雨水中手链的声音。

    “冯一…看开点吧!她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初晴了,三年前她做了离开你的决定,她就已经不再是你爱的那个女人了…”夏梦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她趴在我耳边轻声的对我说道。

    我沉默了,冲着夏梦苦笑,爱一个人容易,放下一个人,难!

    大厅的音乐变得越来越激昂,伴随着落幕的音乐,舞台上初晴与刘子铭相拥在一起,他们就像梁祝化蝶一般极具有感染力,真的就像是一对生死恋人。

    “呼啦…”。

    舞台下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来看这场演出的似乎除了我都是一些高端人士,他们看懂了这场表演的精髓与艺术,而我看到的却是我挥之不去的过去。

    谢幕,初晴与刘子铭携手冲着台下的观众鞠躬,她在抬头的瞬间与我的目光相视,我冲着她微笑点头,她有所示意,不惊讶,也不奇怪,平淡如水。

    我尽量的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悲伤,这种痛苦与身上划出一道痕迹相比来的更加直接,可是走的却十分的漫长,它就像一条无法愈合的沟壑,就算填满了尘土,但那又怎样。

    我看着她离开了舞台,我的手下意识的向前伸了一下,我抓住的只有空气,留不住她的,一切都是我的幻想。

    “走啦,别看了,一会你有都是机会看的…”夏梦平静的看着我,然后拉起了我。

    我强颜欢笑,尽量不让夏梦看到我内心深处的痛,我说道:“我没事啊!吃饭,什么时候吃啊!”。

    “没事?好,你没事!看出来了,晚上七点,岳各庄‘假如星期八’见,我现在送你回去…”夏梦看了我一眼,语气有些生气的意味。

    “我…我会准时到达的,小梦子,不用你送我了,我溜达溜达…”我强挤出笑容,转身离去了,留下了为我操碎了心的夏梦。

    ……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世间的繁华仿佛都被涂抹上了灰白色的油漆,我失落的心变得死寂,我已经感受不到它在跳动。

    我穿梭在人群之中,没有目的地,没有起点,同样也没有终点。红灯,绿灯,走走停停,周围的风景此刻在我的眼中无比的落寞,本应喧哗的城市变得死气沉沉。

    我脑海中全都是初晴的那一眼,平淡如水,不带一点杂质,我们的爱情真的死去了吗?我不想去想,我也不敢去想,她本是我今生最大的快乐,可是却变成了此生我最大的噩梦。

    “她应该幸福,我不应该让她看见我落魄的样子,我不能让她知道我过得不是很好…”我苦笑着,自言自语,初晴的再一次出现,打破了我的生活节奏。

    手机的铃声让我回过神来,我打开了手机,已经下午六点多了,距离我们规定的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上面有着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私人的短信。

    冯一,你是不又要逃避。

    冯一,你赶紧接我电话。

    冯一,你死哪去了?

    冯一,要是一会我见不到你,你和你的死狗准备睡大街吧!

    ……

    我苦笑着,我知道夏梦要干什么,她想让我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宠物店不赚钱的,那顶多算是活着。可是真的那么容易吗?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坐上了地铁,转了公交车,我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假如星期八’是我们当初在岳各庄偶然发现的地方,这里布置的跟酒吧差不多,但实际上是一个西餐厅,简单的讲就是酒吧西餐厅,既有酒吧的感觉,又有西餐厅的优雅。

    ‘假如星期八’的地段比较偏,开在了深巷之中,生意一般,基本上都是我们这些回头客常来。这家酒吧式西餐厅的老板叫做z,我们的关系很好,他三十多岁,看起来成熟稳重,总是一副忧郁的样子。

    进入了里面,离老远我就见到了z,他正在招呼客人,当见到我的时候稍稍的一愣,随后走进了吧台,然后调了一杯蓝色cocktail(鸡尾酒)递给我说道:“很久你没来了…”。

    我接过了过来,然后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很久了,当初整天泡在你这里,我现在也算是一个正经人了,做的是活物交易工作…”。

    “那不错啊!不知道能否告知,交易的都是什么?”z冲着我笑了笑,我们相互知道对方的故事,两个人更像是一对难友,只不过一个是有钱,一个是穷**丝。

    “泰迪啊!波斯猫啊!金毛什么的…”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z失态了,随后急忙跟我说道:“sorry,sorry…”。

    他并没有喷到我,只是很有礼貌的跟我道歉。

    “好吧…你这个幽默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搞笑…”。

    “看在我搞笑的面子上,一会吃饭免单吗?”我凑近了z,十分猥琐的看着他。

    “估计是不能了,我看了一下今天的订单,确实有你定的位置,不过押金已经付了,我总不能退回去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钱不赚王八蛋…”z的言语幽默。

    “那叫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我白了z一眼,心里面想着没文化,真可怕。

    “快去吧!你似乎有的忙了,除了夏梦,其他的人都是新面孔,十二号台,离舞台最近的地方…”z做了一个手势,一副看好我的样子。

    “切,z,我就奇怪了,你怎么确定我今天会来上一首?开玩笑,不给这个数,我轻易不唱的…”我伸出了五根手指说道。

    “要不赌一百块?”。

    “身上就二十,烟没了,一会还得买一盒...”我白了z一眼。

    “就赌十块...”。

    “爽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