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彷徨
    一天很快的就过去了,转眼间我们已经坐上了飞往三亚的飞机。

    x首j发☆f

    这是我三年来第一次离开北京,多多少少有些感慨,这个我有过梦想的城市,我似乎没有留下多少足迹,心里面总觉得空荡荡的。

    我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暮雨坐在我的身边,至于其他人的座位也都不错,大多数都是两两相挨着的,即使不挨着,也离得不远,在这无聊枯燥的几个小时,还能有个伙伴聊聊天也是不错的,只有唐若烟是单座,坐在最前排,看起来有些孤独…

    飞机启动了,不过坐在机场中的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不适应,我看向了窗外,地面上的灯光变得越来越渺小了。

    我无数次在高空俯视着北京,每一次看到的总是不一样,这座城市有着一种魔力,她能将众多不相干的人聚在一起,然后彼此产生关联,真的很神奇。

    “宠物店招到人了?”暮雨问道。

    我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道:“找到了,以前的一个下属…”。

    “下属?”暮雨疑惑的看着我。

    “嗯,几年前我在ugirl的时候就是组长了,你走后我招来的人,后来我离开了ugirl,在这期间她与我们高层的人发生了关系,闹得不得了,现在…未婚妈妈…”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孩子是你的?”暮雨问道。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我可没有喜当爹的想法…孩子是我们领导的,那个人你应该知道,钱老大,钱学林…小孩都两三岁了…我看着太可怜了,这两年都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挺过去的…”。

    “哦…你的意思是你很不错了?”暮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那当然,我当让不错了,我跟你说,喜欢我的人能组成一个加强团…”我冲着暮雨笑着说道。

    “嗯…我信了!”暮雨点了点头说道。

    “这不就得了,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喜欢我就直说,我会造人…”我看了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说道。

    暮雨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过了好一会她才说道:“我有个事想问你…”。

    “你问吧…”我说道。

    “五年前ugirl的那份天才广告是不是你设计的?”暮雨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沉默了,有些苦涩,最终我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我设计的…”。

    “真的是你?可我查过了许多关于那份广告文案的事情,而且还给你们负责人打过电话,他们说那份广告文案的设计者是王进文…你们现任企划部的经理…”暮雨奇怪的看着我。

    “你不是说过吗?上面写了你的名字,也可以说是你写的…”我看了暮雨一样,用她当初跟我说的那句话回答了她。

    暮雨沉默了,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歉意。

    “没什么的,都过去很多年了,人总要向前看,不是吗?”我冲着暮雨笑着说道。

    “我听说当初那份广告文案获得了十五万的奖金…”暮雨说道。

    “是啊!十五万啊!本来那是我求婚的钱…”我苦笑着,心里面堵得慌。

    “求婚的钱…”暮雨有些惊讶,却再未多说些什么。

    我的内心痛苦的挣扎:是啊!那是我求婚的钱,我在入职ugirl的时候就是一个穷小子,我两年的时间攒下了近十万元,可是不够啊!结婚十万元根本不算什么,在这个花花世界之中,十万元如杯水车薪,九牛一毛,在北京这地方,连首付都不够。十五万,当时只要那十五万到手,我可以在五六环首付一套六七十平米的房子,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得到,甚至被人诬陷猜疑…

    那是一段痛苦的时光,可也是我宝贵的回忆,初晴安慰我,她说她会等我,可是一年过后,我攒够了首付的钱,同样也攒够了结婚的钱,她…走了。

    隐约间我又回到了那个大雨天,我站在机场的对面,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我在雨中哭泣,任凭雨水将我浇透,我拾起了落在雨中的手链,心死一般的沉寂。

    我摆弄着手链,它一直在我的身上,它见证了我和初晴的爱情,同样也见证了我的堕落,不知不觉中,那种伤痛又侵入了我的内心,眼眶莫名的湿润了。

    “对不起…”暮雨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

    我从思绪中醒来,我冲着暮雨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过去了,这些天我想开了不少,起码…不会堕落下去了…”。

    “也许她真的不适合你…”暮雨开口说道。

    我楞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也许真的不适合,可是哪有怎样?适不适合我们都已经分开了,我也没有办法回到从前,挽回这段感情。昨天我在国贸见到她了,已经开始设计婚纱了…”。

    明明已经放下了,可却总是怀念,在这怀念之中,我又活在了过去了,无法自拔。

    “你应该祝福她,起码她能放下…”暮雨劝我说道。

    “是啊…我应该祝福她…”我的泪很自然的流淌了下来,我想止住,可根本止不住,压抑的内心在这短暂的聊天过后释放了出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也想不轻弹,可根本停不下来,那种痛苦谁能懂?女人会懂吗?你知道我爱你有多深吗?你明白当一个男人真正的爱上你会是什么样子吗?放下?祝福?不自私…真的,是个男人都做不到,他嘴上会说他可以,可他的内心早已成了泪海,无法去用言语来表达,去诉说…

    我看向了窗外,尽量的掩饰着自己的泪水,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哭泣,特别是女人,我想默默地一个人承受这份痛苦。

    “来,擦擦眼泪…”暮雨拍了我的肩膀。

    我没有转过身,我尽量的保持着我说话的语气:“啥眼泪,你别开玩笑了,我有点累了,睡一会,到地方叫醒我。”。

    “窗户反光…”暮雨平淡的说道。

    “…”听完暮雨的话我很想笑,可是我真的笑不出来,我的内心被尖刺刺痛着,一想到初晴穿着婚纱与刘子铭走着红地毯,我…彷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