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东北很冷的...
    我有些发愣,我突然想起了刚到三亚的那天,我对她承诺过…

    “人渣,看你的表情我总觉得你想赖账…”暮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奇怪的问了一句:“暮雨,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对吉斯尼如此的执着吗?”。

    从我和暮雨相识,这个疑问就一直存在我的内心。

    暮雨呆住了,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看起来伤心难过,她伸出了手指点在了我的胸口轻声的说道:“陪我看日出…”。

    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走出了酒店,我也跟着她走出了酒店,一切看起来那么的顺其自然。

    海风轻吹着这座城市,暮雨双手抱着双膝坐在沙滩上人,她望着大海,整个人略显沉默,这是我第二次见到这样的她,第一次,是我将她皮包扔出宠物店的时候,那一天,暴风雨倾盆而下…

    我脱下了外套为她披在肩膀上,此时的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只是很安静的坐在她身边陪伴她,希望这样能为她带来一丝的温暖。

    “喂,人渣,你不冷吗?”暮雨突然开口说道。

    “冷啊…”我无奈的说道。

    “那…你把衣服拿开吧!我不需要了…”暮雨平静的说道。

    “说的跟我多小气似的…披着吧,别没去东北再感冒了…”我说道。

    “东北很冷吗?”暮雨好奇的问道。

    “没去过东北吗?”我问道。

    “没有…”暮雨说道。

    “东北还行吧…不过我跟你说,要是在冬天在东北遇到了站着尿尿的男人要赶紧跑…”我猥琐的笑了笑。

    暮雨愣了一下,她好奇的看着我,没有听明白我的话。

    “为什么?”暮雨问了一句。

    “你不懂?”我上下打量着暮雨。

    天边有了一丝的光亮,幽暗的海面波光粼粼…

    “懂什么?”暮雨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知道冰棍怎么来的吗?”我又问了一个问题。

    “冰工厂机器加工出来…”暮雨老老实实的说道。

    “这个…我们换个话题吧!可能说的东西太深奥了,你听不懂…”我有些无语了,我心里面怀疑她是真纯还是装纯。

    “不行…你必须跟我说清楚,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暮雨不依不饶的说道。

    “真的没什么…马上日出了…”我指着一线天的方向,尽量的转移话题。

    “没事…日出明天早上看也可以,我现在要弄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听不懂?为什么在东北冬天遇见外面站着的男人就要跑?还有冰棍难道不是冰工厂制造的吗?”暮雨问了我一大堆的问题。

    “明天早上还看日出?我说大姐,咱们明天下午的飞机…”我郁闷的想哭,这个逻辑让我心态炸裂。

    “告诉我答案…要不我们就留在三亚一直看日出…”暮雨威胁了我一句。

    我傻眼了,这女人我还是了解的,说得出做得到,我还真是怕了她了。

    “好,那我告诉你,冬天在东北遇到尿尿的男人证明他喝多了,尽量的躲着点,至于冰棍,意思就说东北冷…”我强行解释了一波,我发现暮雨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东北冷?和喝多了又有什么关系?”暮雨依然疑惑的看着我。

    “没关系啊?”我摊了摊手说道。

    “无聊…”暮雨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和刚刚悲伤的她相比,我更喜欢见到她这样,起码此时她的心应该好受许多了吧。

    我忍住了大笑的冲动,心里面也是一阵的感慨,冰棍其实和冬天东北在外站着尿尿的含义一样,我只是想告诉她东北冷而已,两个都是冰冻的意思,只不过一个听起来高雅,一个听起来低俗,不过最终我只能放弃了低俗,为她选择高雅…

    我心里面嘀咕了一句:这女人,郭德纲于谦的相声白听了…

    暮雨突然侧过脸看向了我,她皱着眉头,气鼓鼓的模样...我心里面一惊,慌乱中看向了大海,这女人似乎真的有读心术。

    海面升起了一轮红日照亮了天际,已经是第二次看海上日出了,可心情还是觉得震撼,大自然永远是最有震慑力的。

    就在太阳跳过海平面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肩膀一沉,我侧过身来看了一眼,暮雨依靠在我的肩膀睡着了。

    “哎…好好的睡觉不好吗?何必呢?”我有些郁闷的说道。

    阳光洒在暮雨的脸上,她整个人都被镶嵌上了金色的光辉,我看的有些失神,她本身就美极了,完美无瑕的脸,凹凸有致的身材…

    “咕噜噜…”我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此刻我发现,那天在飞机上流鼻血真的不是偶然。

    暮雨睡着了,我横着抱起了她走出了沙滩回了酒店,我在她的包中找到了房卡带回了她的房间,为她脱下了鞋子,盖好了被子后我离开了。

    出了她的房间,我点上了一根香烟依靠在了墙上吸了起来。烟雾让我变得清醒,凌乱的思绪渐渐的抛到脑后。

    +唯一$s正k版;,tu其他…都是i#盗版)

    “怎么了?看起来你的心很乱…”唐若烟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随手抽出了一根香烟递了过去。

    唐若烟很自然的接过了香烟,我顺手将火机递了过去。

    “怎么起的这么早?”我摸了一下鼻子问道。

    “看日出…”唐若烟平淡的回答我。

    她吸了一口香烟,轻轻的吐出,烟雾在她的身边缭绕久久不能散。

    “你是我见过吸烟最美的女人…”我说道。

    “是吗?真的很荣幸,不过这东西很贵,我记得上高中的那会一盒我能抽三个星期…甚至更多…”唐若烟冲我笑了笑,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

    “那还真的省…”我说道。

    “是啊!我不得不省,可我也发现我真的需要这东西,她会让我坚强,短暂的忘记悲痛…你呢?什么时候学的吸烟…”唐若烟平淡的说道。

    她看向了我,冲我微笑,随手将火机扔给了我,动作看起来流畅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