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哭泣的暮雨
    周启明稍稍的愣了一下,冲我摇了摇头。

    我也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些什么,在这一瞬间,相对无言。周启明知道我提到是周旭,至于他所想的,应该是不想让我将周旭的事说出来吧!

    “爸…小一给你带了礼物…”我本以为会一直沉默下去,可谁知道暮雨似乎嫌我内心世界太过强大,没事给我增加点难度。

    “哦?是吗?”周启明笑道。

    “这个…嗯…”本来我都将塑料袋藏在了桌子下面了,现在好了,只能硬着头皮的拎上来了,顺手递给了周启明。

    “这是?啤酒!香肠?还有…酒鬼花生?哈哈…”周启明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大笑了两声。

    卧槽,不会把这土豪爹干疯了吧?那我可就罪过了。

    “伯父,我个人感觉你这家里什么都不缺,所以买了点小吃的…”我陪笑着。

    “没有…很好,很好,应该都快二、三十几年没吃过这些东西了,唉…怀念啊!”周启明似乎跟高兴,随后喊了一声王姨,然后将这些东西交给了王姨。

    ……

    很简单的家常饭,不过看起来却很丰盛。

    “小雨,都是你喜欢吃的…”周启明慈爱的看着暮雨,言语中对暮雨有所关心。

    “嗯…”暮雨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随口问道”周旭和那女人呢?“。

    “小旭忙着公司的事情,今天回不来了,至于你常阿姨,她回娘家了,过几天回来…”周启明夹了一块肉想要给暮雨,不过却有些犹豫。

    “为什么要犹豫?难道我不是你女儿吗?”暮雨将碗伸了过去,笑着看着周启明。

    “没有,我女儿长大了…”周启明苦笑着,将手中的肉放到了暮雨的碗中。

    “可我不想长大…”暮雨咬了咬嘴唇,看起来有些忧伤,然后低下了头安安静静的吃着碗里面饭。

    周启明沉默了,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经历了沧桑的男人,他吃的很少,似乎这些饭菜不和他的胃口一般。

    “喝一个吗?”周启明突然冲着我说道。

    “好啊!伯父…”我笑着说道。

    “爸…”暮雨看向了周启明,皱着眉头。

    “没事…让我也回味一下当年吧!要不就没有机会了…”周启明很平淡的说道。

    更/新最-n快&上ls

    暮雨没有在说些什么,她再一次的低下了头,我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红红的。

    “咔嚓…”周启明打开了罐啤,随手递给了我一罐,我顺手接了过来。

    周启明喝了一口,思绪似乎回到了过去,他开口说道:“我在北京打拼了近四十年,可人活的越久,就越恋旧…”。

    我点了点头,却没有打断周启明的话。

    “今天你这几瓶啤酒,还有这花生米,真的让我充满了感概,知道吗?我刚来北京那会,能喝上一罐啤酒,再来一小碟花生米,那就是小神仙的日子…”周启明感慨的说道。

    “那时候很苦吧?”我问了一句。

    “嗯,想一想当年确实挺苦的,给人家打工,看人家的脸色,甚至吃饭睡觉的时候都要想着明天还能不能坚持下来…不过好在坚持下来了,慢慢的有了成绩…”周启明说道。

    “没有苦,就没有甜…”我说道。

    “嗯,这句话说的对,我感觉我这辈子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就是暮雨降生的那一天,当时为我的事业正走向正轨,而暮雨的母亲把暮雨带给了我,那一天我就在医院的走廊等待着,真的很焦急,那种感觉说不明白,我就在那走廊里面来回的走啊!走啊!直到听到孩子的哭啼声,我感觉世界都安静了,耳边全是暮雨的哭声…当时我在手术室的门口发呆了很久,直到医生出来告诉我‘母女平安’之后,我才回过神来…”周启明陷入了回忆之中,他言语之间都充满着幸福。

    暮雨听完周启明话,我看见一滴泪落在了碗中,她尽量的去掩饰心中的那份感情,却越掩饰越模糊。

    这顿饭吃的很久,我听了这个男人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而这故事的中心就是我身边的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冷冰冰的女人,我听得出来,周启明觉得亏欠了暮雨、晚饭过后,周启明在王姨的搀扶下回到了房中,他的身体状态似乎不是很好,看起来病怏怏的。

    我和吉斯尼陪伴着暮雨的身边,她看起来有些柔弱。

    “其实你爸爸很爱你…”我开口说道,打破了这份宁静。

    “我不理解为什么她抛弃我的妈妈?我妈明明有救?还有…为什么在我妈妈之前就有了他!这是爱的表现吗?“暮雨说道。

    “这个…也许有原因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周旭比暮雨的年龄大了几岁,要是正常点的话,暮雨他爸在外面找女人,生的小孩应该比暮雨小吧?对此我也是一头的雾水。

    “有原因?冯一,那你说说看?什么原因?为什么我会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为什么从小到大没有人告诉我我的哥哥是另外一个女人孩子?她不是我的亲哥哥?为什么?“暮雨突然间冲着我哭喊着,她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她哭的很伤心,她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希望寻找到答案。

    “我…不知道!“我低下了头,我不可能给他答案,我不是周启明,同样我更不可能直到周家当年发生了什么。

    暮雨似乎在发泄,她的手打在了我的胸口,她哭的很伤心,很无力,泪水模糊了她的脸。

    我有些同情暮雨,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我发现她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女人,这些天她的所作所为在这一秒有了解释,她害怕烟夜,她害怕孤单,她不想去面对过去,可她还要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

    我猛地抱紧了暮雨,我们两人像是被城市遗弃的孤儿,我能体会到她内心的无助。我紧紧的抱着她,她奋力的挣扎着,渐渐的她停止了挣扎,剩下的只有哭泣,泪水浸透了我的衣襟,却也流入了我的内心,在这一刻,我有些明白了她为何在烟夜喝的烂醉走进了我的世界,在这一刻,我原谅了她所有的无理取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