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到巴彦了
    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上来,因为那一天我好像是被我的那几个损友给灌醉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忘记了,青春年代,似乎发生什么事都不是很意外…

    我没有再接话茬,我看向了窗外有些发呆,这几个月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最大的变化就是我身边又多了一个女人,她就是暮雨。

    车窗外的风景匆匆而过,就像我当年的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在火车上呆了近两个多小时了,而这两个女人居然整整聊了两个多小时,最让我诧异的是她们的话题总是那么的新鲜,没有一点重复。

    “冯一,你知道z最近怎么样了吗?”夏梦看向了我,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没有,昨天我还给他打的电话,不过…还是关机。““他不会出什么事吧?“夏梦担心的说道。

    “希望他没事吧!“我说道。

    “…挺好的一个地方,要是这么没了,也真的可惜了…”暮雨开口说道。

    “是啊!那里有着我的回忆…”我感慨了一句。

    ……

    列车依然行驶在轨道上,车厢里面十分的拥挤,暮雨和夏梦两个人似乎有些不适应。

    “你们两个先睡一会吧!估计得晚上八点多能到哈尔滨…”我说道。

    “睡不着…”暮雨冲我努了努鼻子,看起来不是很开心。

    “唉…春运就这样,忍一忍吧!”我安慰了一句说道。

    “嗯…所有人都着急回家,其实这种感觉挺温馨的…”夏梦看着窗外,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思念。

    b?更。新最x)快上

    “小梦子,你也不要想那么多了,你的条件那么好,这可是很多人都羡慕不过来的呢!”我笑着说道。

    夏梦平淡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小一子,说真的,我现在更想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然后做一个平凡的女儿…”。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夏梦的意思,她想平凡的活着,可是…更多人却是想不平凡。

    ……

    沿途上车的人越来的越多,车厢已经被挤满了人,孩子的哭声,大人的叫骂声,这车厢乱成了一团。

    “冯一…我第一次坐火车…”暮雨委屈的看着我。

    “我也是…”夏梦咬了咬嘴唇,似乎也有些反感了。

    “唉…春节很正常的,不过…确实有些过分了…”我小声的说道。

    “嗯,这也太过分了…”暮雨冲我挥动了两下小拳头说道。

    “对了…我们斗地主吧!“我突然想起来,上火车的时候,我顺便买了一盒扑克。

    “斗地主?“暮雨奇怪的看着我。

    “什么斗地主?“夏梦也看向了我。

    “不会吧?你们居然不会斗地主?那…你们一天都在干什么?“我拿出了扑克,洗了牌问了一句。

    夏梦思考了一下。

    “我天天在跑公司…”夏梦说道。

    暮雨也想了想。

    “我一直都处在工作和学习的状态…没有接触过扑克牌!”暮雨说道。

    我整个人都崩溃了,这两个千金大小姐给的结论真的让我长见识了。

    “好吧…那我教你们!”我有些无语了,中国人发明的传统游戏居然都不会。

    女人要是笨起来,男人的智商再高也没有用,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两个女人竟然都没有学会这简单易懂的斗地主。、……

    “两王…”我猥琐的笑着。

    “四个二…”暮雨扔出来了四张二压在了我的两个王上面。

    “俩王最大…”我无奈的说道。

    “谁说的?”暮雨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这个…我说的!”我说道。、“那好,现在四个二最大,我说得,你有意见吗?”暮雨看着我平静的说道。

    “对啊!我觉得小雨说的对,你看,四个二,人家四个,你这俩王才两个,两个怎么能大的过四个呢?”夏梦认真的说道。

    “可规则就是这样的啊!俩王最大…”我不敢示弱的说道。

    “好啊!那规则谁定的?”暮雨看着我问道。

    “这…我上乃知道去…”我说道。

    “我告诉你,规则是农民伯伯定的,因为斗地主吗?农民斗地主…”暮雨笑着说道。

    我无语了,彻底的无语了,我觉的这两个女人在侮辱我的智商。

    “哇,暮雨你好聪明…”夏梦跟暮雨击了一下手掌,然后两个人都开心的笑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在火车上度过了十几个小时。暮雨玩累了,夏梦也累了,周围的人也不再喧嚣了,车厢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下了火车,哈尔滨大雪纷飞,我们没有过多的逗留,我们准备连夜赶回我的家。在火车站的周围,拉活的车很多,虽然眼看都要过年了,可是他们依然想要多赚也些钱,其实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在过年的时候给自己的家人添两件衣裳,买点好吃的。

    我们上了一辆烟色轿车,我可和他砍了半天的价格,最后他看没办法烟我了,四百块拉我们回家。

    车子启动了,我的心也跟着动了,这和在火车上的感觉还不一样,只要车子停下来,我就要到家了。

    天烟了,加上大雪天,司机师傅的车开的并不是很快,一路上也没有什么风景可言,周围漆烟一片,只是偶尔路过的车闪耀着灯光,剩下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这里毕竟不是北京,没有那么多的路灯可言。

    两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开进了巴彦县,县郊区的路灯明亮,一切似乎都被唤醒了,七八年过去了,这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若是非要说的有的话,也许就是路灯更加明亮了,还有路灯上,挂起了新年的灯笼,让人回味。

    “你们在哪里下车?”一路上司机师傅很沉默,只是偶尔点上一根烟精神精神,然后专注的开车,这是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面,他说的第一句话,可是就是这短短的几个字,却敲打着我的内心。

    “步行街吧!”我随口的说道。

    “西牌楼还是东牌楼?”司机师傅是本地人,对巴彦县很了解。

    “西牌楼吧!”我现了想说道。

    “好…”司机师傅也不再说话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