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爱后的分手
    “咕噜噜…”我咽了两口口水,心不由的跳动,这一刻来的那么的突然,来的措手不及。

    “还看…”暮雨咬着嘴唇瞪了我一眼,我吓得急忙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将暮雨扑倒在了床上。

    “洗澡去…”暮雨羞答答的看着我,她的语气依然强烈。

    “我,我,我们一起去呗…”我紧张不已,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嗯…”暮雨羞愧的看着我,她像小女孩一样的点了点头,看得我心怦怦的跳动着。

    我抱起了暮雨,二话没说,我们进入了浴室之中。

    “哗啦…”我的视线模糊而清晰,我等了这一刻很久了,只是没有想到是今天。

    ……

    次日,我醒来了,此时的暮雨在我的怀中熟睡。

    我小心翼翼的倚靠在了床上,习惯的点上了一根烟。看着床上的落红,我有些发呆。我们终于发生了关系,而且双方你情我愿,在很久之前我就想和暮雨这样了,可是她当时跟我说她没准备好。

    烟雾散在房间之中,我抚摸着暮雨的头发,她像是小女孩一样的蜷缩在我的怀中,我的心中夹杂着一丝的危机感。

    为什么会这么突然?昨天的暮雨明显让我觉得有着很大的不妥,我突然好害怕,害怕失去她!

    暮雨醒来了,她睁开了眼睛看了我一眼,当见我醒来的时候,她又慌张的闭上了眼睛,然后下意识的往我的怀中凑了凑,看起来很害羞。

    “醒了就醒了呗!居然还装睡…”我笑着说道。

    “哼…”暮雨哼了一声,表示被我揭穿而感到不满。

    “哈哈…”我忍不住大笑,她真的很可爱。

    “让你笑我…”暮雨在我的大腿深处狠狠的掐了一下。

    我一阵的吃疼,烟灰都弹在了床上,我急忙的求饶:“错了,错了…”。

    “知道我得厉害了吧!”暮雨抬头看着我,冲我挥动着小拳头。

    “知道了,知道了…”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生怕她在对我动手。

    暮雨的耳朵贴在了我的胸口上,她的手在我的胸口上画圈圈,她突然变得很沉默,沉默的让我心烦。

    “暮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吸了一口烟,然后吐了出去。

    “冯一,我好想跟你在一起…”暮雨突然说道。

    我的心猛地紧缩了两下,我掐着香烟的手定格在了半空之中久久的不能落下。

    “有什么说吧!我能挺得住…”我的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说话的时候有些不舒服。

    暮雨咬着嘴唇,她抬头看向了我,她的脸上划出了一滴泪光。

    “我们分手吧!我不想伤害你,那样,我会觉得心痛…”暮雨眼睛红红的,她说话的语气带着忧伤。

    我的心跳禁止了,我的血液在这一刻也不再流动了,我似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世间的一切在这一刻仿佛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苦笑着,我摇了摇头,这一刻的我无法可说,果然,我又做了一场春梦,当梦醒了,一切都是假的。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我冲着她笑了笑点了点头,我松开搂着她的手,我深呼吸,然后开始穿衣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我会如此的平静。

    `#”永久免…g费6看…y小h…说

    “冯一…”暮雨突然抱住了我,她的眼泪浸透了我的背,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呼吸的声音。

    “我答应了,你说的我都答应了,分手吧!分手…”我有些自嘲的说道。

    “冯一…”暮雨紧紧的抱着我,她似乎不想分开,我的眼泪在我的眼眶中打转,昨晚的一切来得突然,而今天的这句分手更是让我措不及防,来不及准备,我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去挽留,我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的双手放在了暮雨的手上,我想要让她放手,可暮雨却挣扎着,她似乎很痛苦,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的痛苦,分手是她提出来的,她玩够了,还要上演苦情戏吗?

    “都分手了,没必要了吧!”我冷漠的说道,实际上我的心已经碎了,扎的胸口生疼,我却还要强忍着。

    “冯一,你会恨我吗?”暮雨咬着嘴唇看着我,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难过。

    “恨?怎么恨!游戏而已,对吧?”我苦笑着,穿好了衣裳,我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暮雨,我的心死一般的寂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

    “对不起,对不起…”暮雨的眼睛肿了,她哭的我有些心疼,可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没事,没事…小问题,习惯了…”我笑着,推开了房间的门离去了。

    ……

    我打车去了四惠,在暮雨工作室的别墅下的车,园中我见到了吉斯尼,此时的茄子正在逗着她。

    我很痛苦,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吉斯尼似乎发现了我,它冲着我这边跑了起来,不过现在的它太胖了,跑的很慢很慢。

    “对不起吉斯尼,帮我守护她,好吗?”我的眼泪在不经意间划落了,我想带着吉斯尼一起走,可是眼下我却放弃了,我突然很害怕,害怕我要是带走了吉斯尼,她会真的失去一切。

    吉斯尼愣住了,我们两在相聚很远的地方目光相视着,它似乎在冲我摇头,它朝着我快步的跑着,它冲着我汪着。

    “对不起…吉斯尼!做她的天使,再见了!”我擦干了眼泪,在这别墅区一路的狂奔,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在远处,我依然听到了吉斯尼撕心裂肺的叫声。

    “去乃?”司机师傅问我。

    “海淀ugirl大厦…”我平淡的说道。

    车子启动了,倒车镜中我见到了吉斯尼,它在路上奔跑着,茄子在它的身后追逐着。

    “吉斯尼,别这样好吗?求你了,求你了,你本来就是她妈妈留给她的,我们的相遇才是偶然,再见了…”我失声的痛哭了起来,三十了,今年我都三十了,司机师傅一头雾水的看着我,然后无奈的叹息。

    车子行驶在路上,我的眼泪渐渐的哭干了,我发呆的坐在副驾驶,看着沿途的风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