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群渣子
    简,这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面对她,我不但需要一点魄力,更多的是勇气…

    “呼…”开心过后,我长吁了一口气,索诗雅这边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毕竟简点头了,企划部副总监的位置,定然是我了。

    u唯d一5%正版,}其他e都a是@盗d版◎$

    心情好了,看什么都舒坦,我开着夏梦的保时捷四处的闲逛,沿途的风景都带着欢快的气息,不知不觉中,我将车开到了我的大学。

    车子停靠在了道边上,我有些发愣,看着在大学之中来来往往的学生,我的情绪有所波动,就在两个月前,我在这里会见了我的初恋,那一次…我们吻的那么冰冷。

    “都放下了…唉,不过这心里面怎么还有着一丝的留念!”我自言自语,过去的回忆充斥在我的脑海中,要说绝对的放下,也许不存在吧!毕竟,初恋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那个时候不用考虑穷富,也不用考虑未来,我们想的就是牵手,然后走到最后,至于最后是什么,当时还真的没有想。

    下了车,我锁好了车门,我走进了这所我曾经的大学,在这里我得到了初晴,在这里,我认识了夏梦,在这里…我结束了我的初恋。

    梦总会醒的,大学四年的相爱就是一个血的教训,抛开老周的针对,抛开钱学林的破坏,我只要细心点就会发现,一切的本质就是我太过无能,无法去保护我爱的人。

    熟悉的小桥,熟悉的流水,校园园林中的树木已经开始发芽了,夏天在悄悄的赶来,一切都是不知不觉的,这才不过几天的时间,看起来明显多了。

    你还好吗?我的初恋?我不禁问自己,哪怕此时此刻在我心中有着地位的是暮雨,可是我仍然有些惆怅,那段时光,那段记忆,永远不会被抹去。

    我们曾在细雨中奔跑,我们曾为了爱情的誓言而努力前进,我们为了彼此放弃梦想,我们为了陌生又神秘的未来而下定决心…可是快乐总是短暂的,就像北京的深冬,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

    “不管你是什么理由,这一次我都不会怪你…”想到了那天初晴离开的身影,我叹了一口气,难得,我还有时间叹气。

    在校园里面闲逛着,我感受着蓬勃的生机,即使这夏天还不完整,可这里却让它变得完整。

    有人在操场上呐喊,他们为了进球而奋斗,有男女躲在角落里面亲亲我我,有一群年轻的人聚在一起偷偷的吸烟,总之…奋斗的,叛逆的,张扬的,好的,不好的,在这青春里都会见到…

    “死了都要爱…”有人在歌唱,在操场的不远处有着一个大舞台,周围围满了人,一个年轻的小男生在舞台上尽情的演唱。

    我愣住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看着舞台上的那个男孩子,我像是看到了我的自己,校园的f4,曾经为了梦想而产生,校园的f4曾经为了现实而解散,就像那一天,何涛喝多了即使多年过去了,他仍然怀念着青春时候的梦想。

    我走近了舞台,舞台下坐着几位评审,他们看起来正在认真的听着台上那年轻人在歌唱,实际上正在捅咕手机跟别人聊天。

    我皱了皱眉头,莫名的有些发火,当年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这些人还真的一点没有变。

    “啪…”我猛地拍了一下这几个评审的桌子,他们四个吓了一跳,然后全都慌了神,当见到我的时候,才稍稍的调整了过来。

    台上那青年停止了歌唱,周围的人也都安静了下来,此刻周围只有《死了都要爱》的北京音乐。

    “你谁啊?”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穿着打扮不男不女的二椅子阴阳怪调的说道。

    “我是谁重要吗?你在干什么?”我冷笑着,本应该沉着冷静的我却在此时莫名的冷静不下来。

    “你管我干什么?你谁啊?保安呢?这选拔还能不能进行了?怎么什么人都有!”这二椅子的声音刺耳,没说上两句就叫嚷了起来。

    “怎么了刘老师,怎么了?”不远处有着一个打扮斯文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我惊讶的看着这中年男人,多年过去了,我居然会在这学校见到那个曾经开导过我的老师卫忠山。

    “这人谁啊?给我撵出去,这不是捣乱的吗?”二椅子挥了挥手,看起来有些不难烦。

    “这位先生,你…”卫忠山为人和气,他看了我一眼,话没有说完,随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老师…”我笑了,真心的笑了,虽然心中对那个二椅子还有一些不爽,不过面对这个人,我生不起气来,他是我在音乐方面的启蒙老师,他也是我当初梦想的奠基人,只是我让他失望了,我的梦被现实打败了,而他最后只能为我而惋惜。

    “冯,冯一…”卫忠山惊讶的看着我,他说的话断断续续的,我记得他跟我说过:我是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学生,因为我在音乐方面的天赋,让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时候听这句话只觉得搞笑,好玩…可是现在想想,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他的话在当时我听起来有些滑稽,可是他却是真心实意的,毕竟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是有梦想,活的最真实的人。

    “是我老师…”五六年过去了,他老了,头上的烟发也渐渐的消散了,他带着老花镜,有些不敢相信的打量着我。

    “真的是你…”老师很开心,他像是一个孩子。

    “喂,你们在干什么?还能不能进行下去了?让他滚?ok”二椅子不耐烦的看着我们,言语中带着一丝的不削。

    “呵呵…老师,叙旧先放一放,我这还有点事要做!”我冲着卫忠山笑了笑,随后猛地一脚踹开了桌椅,说真的,我这么做真得有点不起我身上昂贵的西服西裤皮鞋,还有我这特意弄得发型。

    “你,你干什么?”这二椅子被我吓到,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至于另外三个人也吓到了,躲在了一边。

    学校的保安都围了过来,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有人朝我动手。

    “干什么?你他吗的在干什么?他在台上卖力的唱,他想要证明自己,你们他吗的可倒好,玩手机,聊天…说说笑笑的,你麻痹的,人家给你们尊重,你们却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下!”我指着台上的学生,又指着这四个所谓的导师破口大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