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孔空
    “不先听听我们合作的内容吗?”宁双平静的说道。

    “应该是我卖情报给你,然后你给我机会上位?对吗?”我的思路转的很快,对于宁双要谈的合作条件,我几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宁双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她身上的红大衣看起来有些滑稽…

    “我手里面的人脉,足够你与简平起平坐…”宁双突然说道。

    这回轮到我不可思议了,宁双的话让我吃惊,她的人脉可以让我与简平起平坐?假如要是说着玩的话我可以当笑话来听听,可是…这女人明显不是说着玩的。

    “双姐,我知道你背后的势力很大,我也奇怪了,为什么你不直接动用关系,而非要找我这个刚来索诗雅毫无势力的家伙做合作伙伴?”我奇怪的看着宁双。

    “我失去的东西,我要自己找回来!我们的合作内容很简单,我只要关于你和雪菲之间交接的信息,只要信息属实,我动用我背后的势力帮你上位…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什么不用管!”这是一个诱人的条件,我在宁双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的疯狂,与其说疯狂,不如说是执着。

    我平静的看着宁双,我明白了她找我的意图了,她想要与雪菲竞争,她渴望胜利,所以她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在我这得到雪菲的动向。

    扭曲的世界观,她已经疯狂了,甚至她都忘记了笑,从我们谈话到现在,宁双几乎没有笑过,其实别看她四十多岁了,不过保养的跟三十岁的女人不差什么,笑起来应该挺漂亮的。

    “双姐,其实你笑起来应该挺漂亮的!“我并没有答应宁双,只是小幽默了一下。

    宁双愣住了,她看着我,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

    “双姐,其实这个世界不只有青春,还有成熟…”我冲着宁双笑了笑。

    我离开了景园,留下了独自发呆的宁双,要是宁双生在东北,我肯定用“大傻逼”三个字来赞美她,没别的,就像玩一款游戏,明明是一个人民币玩家,非要他吗的不充钱跟贫民叫板?这不是开玩笑吗?土豪不充钱能打过贫民?这简直就是笑话。

    不过…在宁双的身上我看到了执着,她的意思很明显,其实就是想知道雪菲的动向,然后跟雪菲一争高下。

    ……

    回到了办公室,萱萱正在整理电脑上的文档。

    “冯总…你回来了!”当见到我进来的时候,萱萱有些惊讶的说道。

    “嗯…”我脱下了外套,萱萱顺手接了过来,然后把外套挂在了挂衣架上。

    “对了萱萱,以后我们办公室出现了什么人,甚至什么话,发生了什么,都不要跟任何人说,知道了吗?”我提醒了萱萱一句,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和雪菲合作的事情,应该就是萱萱泄漏出去的,不过我想她应该无心的。

    “嗯…知道了!”萱萱点了点头,然后她问了一句说道:“冯总,是不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萱萱挺聪明的,一点就透。

    我点了点头,她太年轻了,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我和雪菲合作知道的人很少,你可能无意中把我和她合作的事情透露给了双姐,所以…刚才双姐找我?明白了吗?”我笑着说道,并没有隐瞒,而且我还特意把宁双带上了。

    “哦!我明白了…”萱萱急忙点了点头,她反应了过来,嘀咕了一句:”怪不得双姐那天问我…”然后继续工作了。

    我猜的果然没错…不过我并没有继续说些什么,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好,说多了反而让人觉得反感。

    一下午的时间我都是在工作度过的,如今我身在企划部副总监的位置上,除了忙碌自己的事情之外,我还需要看下面发过来的一些文案,策划…

    在这期间,我发现了一个很有创意的广告文案。

    “萱萱,你把a组组员孔空的档案给我发过来…”看了孔空的广告文案,我突然对这个孔空很感兴趣。

    “嗯…冯总,给您发过去了!“萱萱说道。

    “好…“我接收了萱萱发的邮件,上面有关于孔空的资料。

    孔空,二十六岁,毕业于哈尔滨学院电子信息工程系,二零一六年五月份入职索诗雅…

    简单的看了一眼孔空的信息,对于这个有些别嘴的名字,兴趣更大了,老乡啊!这个就更加难得了!

    “萱萱,你给a组组长打个电话,我现在要见这个孔空…”我想了想说道。

    “知道了冯总…”萱萱点了点头,随后在座机拨打了a组的电话。

    撒网式培养自己的势力,我在索诗雅势单力薄,虽然简说罩着我,不过我依然需要培养自己的亲信,这两天我做了一件事,就是给了下面任务,让每个人都以钻石戒指为主题做一份推广文案,然后我进行筛选,看看谁值得培养。

    这期间,我也发现了几个不错的人,比如c组的组长,b组的组长…但是他们在索诗雅呆的年头太久了,不值得我期待,至于这个孔空,去年五月份入职的,在索菲亚是个新人,另外,要是这份文案是他做的,这个人值得用,要是不是他做的…毕竟,造假抄袭,我早已司空见惯了。

    “当当当…”我回过神来,有人敲门。

    “请进…”我随口说道。

    唯一wc正版^3,a其!@他☆都是l盗●/版,‘

    一个青年走了进来,长得平平常常,穿着打扮也很普通。

    “领导…您,找我?”孔空看起来有些拘谨。

    “嗯…坐!”我冲着孔空笑了笑,示意他坐下。

    孔空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我对面。

    我看了萱萱一眼,她心领神会的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孔空,随后又继续工作了。

    “老家哪的?”我笑着说道。

    “烟龙江绥化的,我家在农村…”孔空挺诚实的,看起来有点大男孩的样子。

    “老乡啊!我家巴彦的…离绥化不远,坐车也就一两个小时就到了…”我笑了笑,两个人有些拉近了不少。

    “啊…领导家是巴彦的啊!我二大爷家就是巴彦的,我还去过呢!“东北人就这样,在外地听到是家乡人,难免会有些激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