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幸福的背后
    小白的惆怅让我心里面很不舒服,我本想问一句的…

    “家属可以进去了…”护士从手术室走了出来,然后带着小白进了手术室。

    我在门口等待,走廊里面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我倚靠在墙上,仰头看向了窗外,这种安静,我很享受。

    我现在发现,燕子与小白才是爱情的传奇,她们相识在大学,相恋在社会,我们这些圈中的好友都以为他们彼此错过了,可是…他们却走在了一起,如今连孩子都有了们可以用幸福美满四个字来形容吧!

    我呢?我不禁问自己,我和初晴两人的道路越走越远,我和暮雨之间还隔着无数的沟壑,也许…我想要的爱情太过奢侈吧?

    窗外的残阳照进了走廊,我迎着金灿的血红享受这短暂的时光,若是时间能静止多好,不用去想,不用去做,定格在这一秒。

    “咔嚓…”手术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了,燕子被推出了手术室,母子平安,我真的为他们一家三口感到高兴。

    孩子被医生放进了保温箱,燕子和孩子都被送进了康复室,燕子太累了,当确定孩子没事后,她睡着了。

    燕子睡着后我和小白出了医院,孩子生下来了,医生也确定燕子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了,还有护士照顾着,我们也没必要担心。

    “给…”我顺手递过去了一根香烟,我想这个时候小白很需要这个。

    小白接过了香烟,我给他点上了,他猛地吸了两口,情绪缓和了许多。

    “哇…太久没碰这东西了!爽啊!”小白的神情有些夸张,不过对于很久没有吸烟的人来说,这也算不上夸张。

    “多久了?”我笑着问道。

    “得七八个月了,燕子怀孕的前两个月还每天半盒呢!”小白有些感慨。

    “哈哈…妻管严了,要是燕子知道我给你烟抽,不知道她会怎么想!”我笑着说道。

    “不是了…我自己戒的,燕子怀孕了我在抽烟,对孩子和她身体不好…”小白摇了摇头,对我的话表示否认。

    “真的假的?我记得你这货跟我说过,你从幼儿班就还是弄这东西…”我对小白的话很想笑,我记得小白曾经说过,戒烟等于戒命,他从幼儿班就开始碰这东西。

    “哎…是啊!可是为了她们,我宁愿把命戒了…”小白感慨了一句,这句话诈听上去挺幼稚,挺好笑的,可是细细的品位,这确实成熟的表现。

    “哇…哥几个最小的小白都成熟了…”我笑着说道。

    小白略微的有些沉默,他看了我一眼,随后蹲在了马路牙子上用力的吸了两口香烟,然后又和我要了一根点上了。

    烟雾缭绕在小白的头上,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切实际。

    “一哥,跟你说实话,我好害怕!”小白突然开口说道。

    j‘更p新最快c上&

    “害怕?”我愣了一下,倚靠在了墙上,小白的这句害怕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对,就是害怕!毕业后为了追求燕子我留在了北京,通过努力我坐到了现在的位置上,年薪三十万啊!可是…我觉得我和燕子越走越远了?一哥你知道吗?燕子现在年薪五十万,固定工资,不算奖金提成…”小白攥紧了拳头,他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他看起来挺自卑的。

    “你们都一家人,想那么多干什么?燕子跟你没有二心的!”我明白小白的意思,他的压力很大,一方面来自社会上的压力,另一方面来自燕子,现在燕子比他赚钱多,他心里面没有底气。

    “哥,不是我想的多,我也不想想那么多,北京五环的房子,没个五百万什么都不够,燕子想要在朝阳区三环到四环买,一千万?我去乃弄去?首付?我现在连首付都是问题...三十万,真的是操了…”小白忍不住吐了一句脏话,我才发现,他的头上竟然有了白发。

    “你俩一年一百多万,首付个三十年的…”我平淡的说道。

    “哎…我也是这样想的,燕子不同意,我们在这件事上产生了分歧,燕子想要留在北京,她说北京的教育好,我们的孩子将来会有个好环境,她想要十年分期,这样她心里面能踏实…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也体谅…可是一哥,突然一下子多出了一千万的压力,这,这…呼!”小白叹息着。

    “确实压力太大了,三十年你们可以轻松的承受,就算期间产生了什么变故,也能应付过来,可是十年…哎,我也明白燕子的想法,早点把房子拿下来,早点轻松,她是有点着急了,可是你也得体谅她,她是为了孩子着想。”小白的压力太大了,一千万,对于他这个层面的人却是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一哥,这些我都明白!我也可以承受,可是…我现在最受不了的是燕子的工作。”小白说了半天,终于要将话说到点子上了。

    “燕子的工作?”我疑惑的看着小白。

    “对,她的工作让我很不爽…”小白皱了皱眉头,似乎对燕子的工作很不满意。

    “我记得你说过吧?燕子酒厂的人,她做的是市场直销…没什么不妥吧?”我奇怪的看着小白,貌似燕子的工作也没什么不妥当。

    “是,没错,说好听点就是市场直销,卖酒的,说难听点就是陪酒的!一哥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就他吗的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燕子每天都被那些王八蛋灌的烂醉,这是谈生意吗?是吗?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燕子手下有不少经销商,她来钱的路子也快,陪酒也正常…可不能没日没夜的陪啊?有几次我去接燕子,她的那个大领导,表面上是搀扶着燕子,可实际上他吗的就是占燕子的便宜,可我呢?还得他吗的陪笑,还得跟人家说谢谢…一哥你知道燕子为啥不让我喝酒吗?她跟我说,小白,你不能喝多了,要不然,我怕有一天我回不去家,我怕我们的爱情会走到尽头…当时听完她的话我心都碎了…”小白很痛苦,他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眼泪在不经意间划落在了地上。

    我看着痛苦的小白,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安慰他,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小白会因爱生恨,因为太爱了,渐渐的会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