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吃烟 (奶瓶在努力,果实,解封,守护...)
    这群打手全都下了电梯,最后面出来的那个人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把我从电梯里面拽了出来,随后猛地一推我,我一个踉跄险些倒在地上,嘴里面烟头子抹了一嘴,吐沫星子都给这烟头子弄灭了...我稳住了身体,“呸…”吐了一口口中的烟灰。

    “怎么?想群殴是吗?你好歹也是个副总?真的恶心啊!哎…你咋当上的这个副总,教教我…”我看着这个副总,越看越不像什么好东西。

    “哦?坏我好事啊!我这辈子最恨这个,那女人玩起来肯定不错…打…”这香蕉影视公司的副总也不废话,旁边的人给他弄了一把椅子,然后顺手点上了一根雪茄。

    “我打你吗…”挨打不还手那叫废物,我一脚朝着临近的人踹了过去,被我踹了的人有些愣神,他可能没想到我会还手吧!不过这群人显然受过训练,我这一脚似乎不痛不痒,这人反手一个擒拿,然后直接把我放横了。

    我瞬间撞到了墙上,不过很可惜,我没有像电影电视剧那样的爬起来继续打,只能抱着头,然后任凭这帮家伙一顿的揍。

    打了足足十几分钟,我身上火辣辣的疼,棍子,棒子,多亏没有刀,要不然我估计我是活不了。

    “嘚…”一声指响,他们停止了暴打我,即使我极力的护住了我的头,可是我依然被打的头破血流。

    “跟我斗?你当我杨雄是什么人?索诗雅的副总监是吗?很牛逼吗?咳…呸!”杨雄卡了一口痰,直接吐在了我的身上。

    我倚靠在了墙上,鲜血模糊了我的脸,我感觉整张脸黏稠稠的,十分的不舒服。

    “呼…”我大口的喘着气,挨打也是要力气的,这一下子我似乎回到了以往,那个时候我去z的星期八捣乱,然后就是这个结果。

    7更新{》最f快s上ou”

    “不牛逼吗?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混上来的吗?好…我告诉你,九八年之前别人都管我叫雄哥,只不过现在社会变了,不流行那套了,可是有时候还是奏效啊,你看看你,狗一样…真以为一个小逼崽子总监能掀起什么大浪?你在逗我…”杨雄不是好人,这个我早就认定了,只不过我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不当好人。

    手都被打麻了,不过比上一次强,起码这里还挺暖和…

    我咽了两口涂抹,就连那烟灰的味道都咽下去了,我看着杨雄,手哆哆嗦嗦的掏出了烟,我想要点上。

    “卧槽了…还装逼,把他嘴给我裂开…喜欢抽烟是吗?”杨雄的性格很残忍,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凶残。

    几个人架住了我,然后其中一个人掰开了我的嘴,随后杨雄从兜里面掏出了香烟,一根一根的顺着我的嘴往里面塞。

    满嘴的烟味,我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杨雄单手捏住了我的嘴,然后狠狠的掐着,嘴里面的烟都碎开了,恰在我的嗓子眼里面,这种感觉十分的难受,不过更难受的是我精神上的摧残,我发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攥紧了拳头,我死死的盯着杨雄,他用这种方式践踏我的尊严,我要还回来,我一定会还回来。

    “那女人在哪?把她交给我,这事就算过去了,要不然…我可以像你保证,你活得肯定不是很好…”杨雄威胁了我一句,他松开了我的嘴,他做这么多,就是为了威胁我,然后找到唐若烟。

    “呕…”我一阵的呕吐,嘴里面的烟都吐了出来,上面还带着血丝,这些年来,我第一次觉得烟让我这般的厌恶。

    “哈哈…”我疯狂的笑,我恶狠狠的看着杨雄,我毫不畏惧。

    “额…你知道虫子为什么可怜吗?因为虫子我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很幸运,和平社会救了你,要是放在二十年前,你是个婴儿我都弄死你…”杨雄阴狠的看着我,那股狠劲不是装出来的,我相信这种人能做出来。

    我没有激怒他,我依然平静的笑着,这个社会有种披着西装的流氓,他们懂法律,懂社会,他们比任何人都懂这个年代的规则,所以他们活得很好,烟的白的都做,只不过很多人不知道而已。

    “给你两天时间,那个女人怎么给我抱走的,怎么给我抱回来,要不然我会让你下辈子坐轮椅…”杨雄放了狠话。

    “哼…原来就让我们这样跪下啊!放空话我也会…”何彤冷笑,她像极了冷血动物。

    我被几个打手松开了,我瘫软的坐在了地上,报警?估计没什么用!毕竟我又没什么证据,再说了,人家找两个替罪羊就解决了。

    他们这些人上了电梯,我是看着电梯门关上的,杨雄冲我挥了挥手,他脸上有着笑意,两边的肉颤抖了两下,渐渐的,电梯的门关上了,他们的身影消失了,整个停车场深处就我一个人。

    我从兜里面拿出了烟,可能是刚才满嘴塞满了烟的缘故,我有些反胃,我最后又将烟放下了,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模模糊糊。

    我拎起了公文包,一步一步的朝着停车场外面走去,这家伙肯定是吃定我了,他知道我不会报警,我们都是聪明人,想的东西也都差不多。

    一缕光明,我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了一下阳光,渐渐的,我才又适应了这个充满光的世界。

    “卧槽…小兄弟…”停车场的门卫是个老大爷,他见我从停车场出来吓了一跳,他急忙从保安室走了出来问了我一句。

    “你们副总打的…”我冲着老大爷笑了笑说道。

    听完我的话,这老大爷的脚停住了,那张安慰的脸定格了,他没有在靠近我,而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再一次的回到了保安室。

    哎…这就是现实,我并不怪罪这个看门的大爷,他吃的是人家的饭,当然是给人家做事了。

    天还是清明的,看起来格外的明朗,我晕晕乎乎的,不过自我感觉没什么大碍,都习惯了,就在这个时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