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我也做回坏人 (第五更守护,果实...解封)
    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了香蕉影视公司的门口,法拉利的车门打开,一个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从车上下来了…

    小梦子,至于另外一个人我不认识,她见到了我,随后急忙跑了过来,然后一把扶住了我。

    “南叔…你先去一下,找一个叫杨雄的人,我送他去医院…”小梦子咬了咬最宠,她有些担心我。

    “别…人多…”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没事…南叔可不是一般人,我的贴身保镖…”小梦子说道。

    “真的吗?”我突然有了力气,浑身充满了干劲,刚才不让这南叔上去是因为怕他吃亏,至于小梦子她爸的贴身保镖,想一想都牛逼呀。

    “你…没事吧?”小梦子掏出了湿巾给我擦着脸上的血,显然是意味我精神错乱了呢!

    “有事…”我说道。

    “那先去医院吧…”夏梦担心的说道。

    “不…对了,今天能不能完全干掉那个叫杨雄的?”我反问了一句,心里面没有底。

    “随时可以…不过,你现在要跟我去医院…”小梦子强硬的说道。

    “不不不…小梦子,扶着我上去,老子要去报仇…”我也发狠了,这么多年没有这么狠过。

    小梦子最后执拗不过我,她点了点头,我被她搀扶着,再一次走进了香蕉影视公司。

    ……

    …$h正版zc首27发

    我的到来引起了众多人的哗然,他们都惊讶的看着我,特别是保安,上前拦住了我,不过夏梦却强势的带着我上了楼。

    “呼…”我依倚靠在电梯上,心里面有点紧张吧!这个南叔真的那么牛逼吗?别到时候我在他吗的被人揍一顿,那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小子,你好像不信任我…”南叔开口了,正宗的军人口气,生硬而无法回绝的那种。

    “这个…对方人不少,而且打架挺六的…”我委婉的说了一句。

    “他们上过战场吗?杀过人吗?”南叔的语气很平淡,眼中有着一丝锐利。

    我被他看得浑身上下打了一个激灵,说真的,这南叔在我眼里比那杨雄胖子更像坏人。

    “南叔上过战场的…”小梦子忍不住好笑,她为我擦着血。

    “别…别擦了,再擦擦没了,留点…”我抓住了小梦子的手,脸上的血已经干涸了,小梦子很心细,一点一点的给我擦掉了。

    南叔愣了一下,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和小梦子,随后带上了墨镜,不说话了。

    “你要干嘛?”小梦子奇怪的看着我。

    “我都被揍这样了?不敲他?那简直是个笑话…”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当老虎,我必然得好好的利用利用了。

    “啊?”小梦子没反应过来,至于南叔则是嘴角扬起了冷酷的笑容。

    电梯的门开了,我们到了顶层,这刚上来,我们三个人就被一群保安围住了,看来是楼下给了消息。

    “杨雄的办公室在哪?”南叔也不废话,单手拎过来了一个保安,然后问道。

    保安都蒙了,南叔的气势实在太霸气了,就一句话,却说出了那种硬气的味道。

    “里面…”这保安也不傻子,气质这东西不是装出来的。

    南叔也没难为他,随手松开了他,我这才注意到,这保安的肩膀都有点变形了,疼的眼泪打转。

    尼玛…心有底了,这南叔肯定不一般了。

    我跟着进去了,一群人让开了一条路,很顺利的找到了杨雄的办公室。

    南叔随手推开了门,这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说来也巧了,办公室里面就俩人,杨雄,还有何彤。

    何彤坐在杨雄的身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当见到我进来的时候有点愣住了,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惊讶。

    他手里面拿起了电话,不过随后杨雄整个人都呆住了,看着我的身后,一动不动。

    “南,南总,你怎么来了!”杨雄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他认识南叔,不过具体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但是我也不意外,毕竟小梦子的家庭背景在那放着呢!这个圈子的顶尖人物,他身边的人肯定也不一般。

    “你打他了?”夏梦开口问道。

    杨雄愣住了,他的汗浸透了他的衬衫,显然他也认识夏梦。

    “梦总,误会啊!”刚刚的气势全无了,现在的杨雄更像是一个待宰的绵羊,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夏梦,然后又看向了南叔。

    我一把搂过了夏梦,然后很是装逼的说道:“小梦子,让大哥出马…”。

    夏梦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她就是来帮我的,只要我不出事,她就ok。

    我冲着南叔笑了笑,随后松开了夏梦的肩膀,我摇摇晃晃的走向了杨雄,随手点上了一根烟,虽然有些干呕,可是装逼必备的东西,我不会放下的。

    “一哥,误会,误会…”杨雄站了起来,跟刚才相比,我在这个家伙的眼中看到了恐惧,那种恐惧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恐惧,可以说是怕到了骨子里面,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眼神,他在求生。

    “误会?你跟我开玩笑呢?”我指着自己脸上的血迹,这是我特意让小梦子给我留下来的。

    “一哥,我错了,我给你赔礼,你…条件你开…”杨雄也看出来了,我才是这里的中心。

    这种感觉太尼玛的爽了,明明是二十一世纪了,可是却有十几世纪上海滩的味道,不过我却有着底线,毕竟这是现实社会,有法律,有约束,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凌驾于道德之上的法律运用好,至于烟与白,除了当事人,谁会知道?

    “开?不好意思,老子是守法公民,一切依照法律办事…”我说的模棱两可,随手将一包香烟扔到了地上,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杨雄看着我,他比我高出了一头,他脸上的赘肉颤抖了两下,从他的眼中我见到了怒意,不过却敢怒不敢言,他尴尬的笑着,随后看向了地上的香烟,他有些不情愿,毕竟他的身份在那里,不过…

    杨雄弯下了腰,有些费劲,他低下了头,半蹲着,有点像一条狗,我冷笑着,我承认我从未做过好人,可我也不是坏人,但是今天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