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我怀孕了 (果实啊,什么打赏啊...奶瓶)
    我望着小梦子,我的心乱如麻,人生有几个十年,满打满算也就十个吧?人生有几个知己,一两个也就好了吧?红颜知己呢?

    一直以来我都把小梦子当成我的兄弟,我的哥们,我的红颜知己,我甚至忘记了我们之间身份和背景的差异,哪怕相互之间搂搂抱抱睡在一张床上都很正常,可这一次…

    我喜欢过小梦子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一直以来就是打打闹闹,在我落魄的时候她陪伴我,在我人生无光的时候她为我寻找希望,在我渐渐变好的时候,她却有意无意的疏远着我。

    “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次?”小梦子嘴唇微微的动着,她再一次的问了我,她的眼泪顺着脸上滑落了下来。

    我变得更加沉默了,我无法去回答夏梦,我甚至害怕了,我害怕我要是回答了她,我就会失去她,这种藕断丝连狗血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们之间。

    -正v版|首oi发54

    “大学四年,你眼中只有初晴,在初晴的眼里我就像是一个第三者,小三你懂吗?我不想那么做,我不想扰乱我们之间的情感,所以我以你的铁哥们的身份加入到了你们的队伍之中…那时候你总拿我和何涛开玩笑,你知道我的心情吗?碎了,完全的碎了…我一直在等,我的好希望初晴能离开你,我嫉妒了,真的嫉妒她了,为什么?为什么?我先遇见的你,可结果呢?我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影帝,而她才是你心目中的另一半...”夏梦哭了,她哭的好伤心,随后她一阵的干呕,看的我心都碎了。

    我急忙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我扶住了她,给她递水,她没有接过我的水,而是轻轻的把我推开了。

    “让我,让我说完…”夏梦看着我,她死死的盯着我,因为干呕,她的眼睛更红了,湿润的目光中,透漏着一丝的悲惨,看得我心都跟着颤抖。

    “我觉得我人生最失败的一件事就是利用周民煜…”夏梦看着我,苍白的脸上不带一点的色彩,她看着我,毫不畏惧的看着我。

    我呆住了,我看着夏梦,听完她的这句话,我的心死一般的寂静。

    “很意外吗?没什么意外的?你知道初晴是什么人吗?你不知道?你永远都不知道…你知道她的梦想吗?你不知道…你就是一个傻瓜…初晴的走的那天她就在我的身后,一个周民煜能让她走?太假了,凭什么?冯一,你不是很聪明吗?你猜猜初晴到底是怎么离开的?”夏梦看着我,她有些疯狂了,这一刻我仿佛不认识她了,这个转变,我一时间无法接受。

    “为什么?为什么要拆散我们?”我的心情很复杂,复杂中夹杂百味,心酸痛苦难过,我下意识的抓住了夏梦的肩膀,她勾起我的怒火,可我却无法发火?我晃动着她的身体,有些用力的晃动着。

    “呕…”夏梦的干呕越来越严重了,她推开了我,脸色白的如一张纸,她笑着,疯狂的笑着,笑的我似乎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下来了。

    “冯一…”夏梦猛地推开了我,我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身体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折磨,我的头胀一般的痛。

    “你醒醒吧…多少年过去了,你还是这样,所有人都活在现实,只有你这个混蛋还活在梦里…为什么?你问问你自己为什么?她有梦想,她想要展翅飞翔,而你就是她的阻碍,我没干什么,我只是借了她一百万,你们的爱情,就值一百万…”夏梦冲我大吼着,她愤怒的看着我,眼泪湿透了她的衣襟,她脸上的妆都花了。

    一百万…一百万…

    我的头很痛,脑中就回荡着这个数字,我不知道此刻我的心是什么感觉,应该很凉吧?也许很凉吧?夏梦从我的身边把初晴赶走了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想回忆,回忆是痛苦的…

    “冯一,冯一…”我一阵的恍惚,夏梦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愣住了,她在扶着我,我却有意无意的推开了她,我害怕了,真的害怕了,十年的友谊,在这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崩塌了,真好玩,真他吗的好玩…

    “哎呀…”夏梦被我推了一个跟头,她坐在地上发呆的看着我,我则是一阵的慌乱,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迷迷糊糊,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甚至眼前还能出现初晴的影子,这事真他吗的奇怪了。

    我爬了起来,头痛的狠,我用力的敲了两下,竟然把纱布上的伤口敲破了,可是还是痛,痛彻心扉,我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我不想去想这些没用的,可是挥之不去啊!真的挥之不去。

    夏梦的笑,初晴的笑,大学的笑声…我们在青春的路上行走,我们彼此发下誓言,可是渐渐的…我眼前的一切变成了灰色,我的视线模糊了,回忆和现实交错,我大笑着,疯狂的笑着,以至于招来了护士。

    “你们…”护士的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多岁,她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甚至不敢上前。

    “没你事,出去…”夏梦的声音冰冷,她看着我,而我则是稍稍的回过了神。

    “可是,病人需要…”护士鼓起了勇气,她在挑衅夏梦的耐性。

    “滚出去…”夏梦的喊了一句…

    护士嘟囔了两句,至于说的是什么我是没听清,我现在自顾不暇呢!哪有时间管别人说什么,我发呆的坐在了病床上,手里面还攥着半个橘子,我多希望现在是做梦,而不是现实,我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切都过去了,真的都过去了,深思了一会,我看向了夏梦,我不希望我们的友谊断了,我十年的朋友啊!

    “这是梦吧?夏梦你是想要跟我开玩笑是吧!过去了…过去了…”我再胡言乱语,我再保卫着我们的友谊,我希望一切都是假的,我希望她告诉我她在骗我。

    “我怀孕了…”夏梦突然看向了我,然后冲我笑着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