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我没有叫服务
    车子停下来的还算及时,悬崖边缘,车的前身已经微微的冲出了悬崖上,不过好在没有跌落下去…

    我的额头上全是冷汗,刚刚那些幻觉全都消失不见了,我手里面捏着手机,手机像是被水泡过了一样,铃声还在响着。

    “咕噜…”我咽了一口吐沫,手脚冰凉的透彻,背后更是冷汗浸透了衣装。

    “呼…”我缓了一口气,半天才回过神来,我打了一个激灵,总算是缓过来了。

    我拿起了手机,暮雨打过来的,我深呼吸了两下,尽量平和一下自己的情绪,我接通了电话。

    “渣女…”劫后余生的感慨,我感激暮雨,要不是她的这个电话,我可能真的就是死在了梦里面。

    “还在医院吗?”暮雨问道。

    “没有…我在回家的路上…”我撒了谎,手颤巍巍的点上了一根烟,我紧绷着的神经暂时得到了缓解。

    “你…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多休息休息啊!这两天请假吧!别去上班了,然后…我陪你几天…”暮雨担心的说道。

    烟雾在车中散开…

    “没事的,相信我…”我笑着说道。

    “人渣…”暮雨的声音有点哽咽,她有些歉意的说道:“别那么拼命,我只想你好好的活着…”。

    内心深处全是感动,有时候真的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我会好好活着的,先不聊了,绿灯了…”我撒了谎,我舍不得挂掉电话,这种温馨让我觉得心里面暖暖的,可我不得不挂断电话,眼下我还处在劫后余生的状态之中,我害怕我会将我的情绪传给暮雨,我害怕她知道我刚刚发生的一切。

    “嗯…注意安全!”电话那边再一次传来了暮雨甜甜的声音,随后我挂断了电话。

    “呼…”我还没从死亡中醒来,这种感觉真的太过刺激了,刺激的我缓了老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烟灰落在了车外,我下了车站在了悬崖边缘,几辆在山区借道的大车路过我的身后,车子行驶带来的风吹得我的身体发冷,不过这也比变成尸体要强的多,起码现在的我还能感受到冷的存在,要是我开车跌落下去,恐怕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滴滴答答…”我的脚碰到了几颗小石子,石子跌落下了悬崖,深不见底,在这烟夜之中,看起来有些可怕。

    “吗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似发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拨开云雾看明月,朦胧中透着一丝清明,在那天际边缘,几颗耀眼的星辰发着点点光芒,隐约间,烟夜似明亮,却又是烟夜。

    手脚总算是听使唤了,转眼间半盒烟过去了,我吐出了一大口气,为自己庆幸活了下来。

    我朝着道路的坡子上面望去,我这个位置是个大转弯,要是正常行驶的话,我定然要放慢速度,然后缓缓的转弯,不过…

    地图的指示标显示这地方就是终点,也是起点,不过眼下明显不是,还有刚刚的幻觉是怎么回事?

    矿泉水?面包?还是…啤酒?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我被人下药了,而这个人很明显就是那个路易,可是眼下我似乎没有什么证据,并且一旦我冲入了这悬崖的下方,警方要是查的话,应该就是酒驾了吧?或者被当成简单的交通事故处理…

    人心否侧,这一次我真的深有体会,我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脑子都不疼了,清醒的不得了。

    上了车,我再一次的深呼吸,启动了车子,倒车,然后在这山道上行驶…

    酒吧还在,不过却关门了,就在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地方,转眼间变得如此的清凉,让我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这帮家伙跑了…”这是我的想法,不过说跑了有点过分,应该说暂时的避开了,或者就是赵亚川太过自信了,他已经算好了我必死无疑,甚至连一个放哨的都没有。

    车子开出了大兴区,我在临近四环的地方找了一家宾馆住下了,实在太累了,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都有。

    头上的伤口已经凝固了,我小心翼翼的洗了个澡,剃胡子的时候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狼狈不堪,胡须子下巴上全是,双眼布满了血丝。

    “吗的…怎么觉得越活越回旋呢?”我叹了一口气,我想到了去年的自己,那时候就是这种状态,整天碌碌无为,和吉斯尼那家伙过着苦逼的日子。

    “不过…起码没有生命危险!”镜子中的我眯着眼睛,心里面很不舒服,我发现自己莫名的卷入了一场游戏之中,而这个游戏失败者的下场就是被推下悬崖,至于我,只不过这一次投掷骰子的时候很幸运,上面显示‘恭喜你,女神的来电,你可以苟活几天’。

    被人玩弄的感觉很不好,就像是一只丧家犬,无家可归,无处可去,还要表示忠诚。

    “咔嚓…”我面前的镜子碎掉了,是我打的,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碎成了无数块,零零散散的。

    我的手上流血了,这是我的自找的,可我却没有感觉到疼痛,看着手上的鲜血,我反而觉得自己更加清醒。

    “变强…”这是我学到的东西,我的势力太过单一,我丝毫不怀疑我的身份已经被赵亚川或者周旭查的干干净净,要不然这个家伙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正面的阴我。

    “咔嚓…”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我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吓了一跳,走出了浴室。

    一个浓妆的女人闯入了我的房间,她背着小皮包,手里面拿着皮鞭子,还有一个小袋子。

    “你是谁?”我奇怪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

    “一千块钱全套,包夜…”女人也不废话,她上下打量着我,有些好笑的看着我。

    我稍稍的有点尴尬,这女人进来的太突然了,我啥都没穿,现在好了,该看的东西她已经看过了。

    “我没有叫服务…”我冷冷的说道。

    “嘻嘻…我是主动送上门的!看你,算你八百…”女人毫不吝啬的脱掉了外套,一身标准的国外女辣警的打扮,她挥动了两下了皮鞭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a$永*久)免nz费f*看p小2j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