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句我爱你 (求果实守护)
    暮雨微微的有些发愣,随后嘴角扬起,她俏皮的坏笑,不时的打量着我…

    “还记得我们在宠物店的那个夜晚吗?我抱着你,你躺在我的怀里…”人总是怀旧的,那个时候的我被暮雨折腾的很惨,那一夜我几乎都没怎么睡好,可是那一天却是幸福的。

    暮雨看着我,她的眼睛很清澈,不带一点杂质。

    我抱住了暮雨,我们彼此躺下,那天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虽然我心里面有很多很多的猥琐想法,可是面对当时单纯的暮雨,我却不敢越过那一步。

    “等等…”暮雨似乎也很享受着一刻的安宁,不过她却打破了这种安宁。

    “怎么了?”我奇怪的看着暮雨,眼下我突然觉得很疲惫,很想睡下。

    “那天我们是穿着衣服的…”暮雨看着我,随后她换上了衣装。

    “那天不是穿的睡衣吗?”我依稀的记得是睡衣吧?

    “不…不只是睡衣!”暮雨冲我俏皮的笑了笑。

    “啊?”我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

    “我当时怕你使坏,我把衣服穿在了睡衣里面…”暮雨一头钻进了我的怀里,然后睡下了。

    我有些无语,却又无法反驳,那是她对我仅存的防范…

    看$@正{版!章^节s上%h

    ……

    次日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我的卧室。

    我醒来了,不过暮雨却没有在我的身边,我看了一下手机,不过才早上六点多。

    “暮雨…渣女?”我在卧室喊了两句,不过却没有得到暮雨的回应,我换好衣裳,在租房寻了两圈。

    卧室,厕所,浴室,客厅…我都没有见到暮雨的身影。

    我突然觉得很失落,明明是清晨刚起来,却一点也提不起精神来。

    “不知不觉爱上你…”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暮雨打来的,我接通了电话。

    “傻瓜…醒了吧!”手机传来了暮雨的声音。

    “嗯…”我轻声的说道,提不起一点精神。

    “嘻嘻…你听起来很失落…”暮雨笑着说道。

    “我不想你走…”我在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随后坐到了沙发上。

    “我知道…人渣最爱渣女了…”女人说的轻松,我却听到了无奈的味道。

    “暮雨,我真的想一辈子跟你看日出…”我说的是真心话,我好想跟暮雨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让我突然觉得好累好累,以至于身心憔悴,一点斗志都没有。

    暮雨那边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有了动静,倒咖啡的声音…

    “傻瓜,我爱你…”电话那边传来了暮雨的声音,仅仅五个字,字字打在我的心上。

    我鼻子一酸,莫名的被暮雨击中了泪点,眼泪像是不值钱的往下流,我捂着嘴,坐在了沙发上久久无法言语。

    “暮雨,我也爱你…”好半天我才缓过劲儿来,我冲着电话说道。

    “好啦…傻瓜,我要忙了…”暮雨笑着说道。

    “嗯…”我挂断了电话。

    空荡荡的房间,跟我现在的心情差不多,我坐在沙发上发呆,半天才回过神来。

    “傻瓜,我爱你…”暮雨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我的精神渐渐的好了起来,我长吁一口气,这句话对我真的很实用。

    爱情需要营养液,有时候一句话比喝营养快线都管用。

    ……

    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我又开始忙碌了起来,抛弃了烦恼,眼下我要尽快的制定好运营的方案。

    “怎么样…新的方案写好了吗?”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雪菲在食堂碰的面。

    “嗯…差不多了,就等你了…”我点了点头,手里面的策划案已经完成了,就差雪菲设计的钻戒了,到时候结合起来完善一下,就可以交到简的手里面做审批了。

    “嗯…再给我两天时间,坯子已经设计好了,细节也做了处理,就差瑕疵的打磨了…”雪菲很专业,同样也很效率,她说的东西我不算太懂,却也能知道一点。

    “没事,慢慢来,钻戒才是首位,至于运营手段,有好的东西,永远不会缺乏市场…”我笑着说道。

    “嗯…这样吧,两天后我们去‘星期八’谈…”雪菲想了想说道。

    我微微的愣了一下,这女人只去过一次星期八,却对那里非常喜欢。

    “好…没问题,我感觉上一次是我的这边出现了问题,这一次,放心吧!”我平淡的说道。

    雪菲没什么反应,她似乎已经忘记了‘抄袭’的不愉快,这是一个工作认真的女人,生气也是一阵。

    下午的时候简找到了我,然后她说要带我去个地方,不过最终我成为了司机,至于简则是向导。

    “我可以在你的车上来支烟吗?”简很有礼貌的问我。

    我愣住了,随后冲着简笑着说道:“姐,随便…”。

    简点了点头,一脸的笑意,她随手点上了一根细长的外国烟,和南京煊赫门有点像。

    “委屈吗?”简问了我一句。

    我看了简一眼,开车的速度放慢了许多,前方的街道有些拥堵,我被迫停车了。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简说的是什么,她说的是宁双‘抄袭’事件,这件事她根本瞒不过她的眼睛。

    “一点都不委屈吗?”简惊讶的看着我,她长得普普通通,却带着一股非凡的气势。

    “哪能啊!不过却不委屈,只是感觉有点郁闷,但是没啥关系,这种事以前经历过了…”我笑着说道,对此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哈哈…对,你的事我也听过一些,不过这一次却是我的疏忽,想的有点少了…”简有些自责,但那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自责,这女人真的很不一般吧!

    “姐,你说的我有点没听懂…”我确实没听懂,被抄袭了难道和简有关系?

    “哎…把你挖了是我最正确的选择,你也看到了,公司现在是什么样子?当年我选择从上海撤出来北京,就是因为索诗雅的根基烂透了,没人愿意接烂摊子,全都坐吃等死…”简说了一些索诗雅的往事,似乎没把我当外人。

    “姐,那个王国强不是索诗雅的最大股东吗?他要是整合一下公司的话,应该没什么难度吧?”我最终还是插了嘴,对于王国强这样的人物,我有些好奇。

    “哼…小子,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宁双的抄袭,跟这个你眼中的大股东脱不了干系…”简无奈的摇了摇头,那眼神就跟看小孩子似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