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夏梦的爸妈要看看我
    见我有了兴趣,宁双似乎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我的作品被人抄袭了…”宁双平淡的说道。

    “抄袭?”我愣了一下,随后差点没有笑出来?你的作品?我忍不住问了一句说道:“就是上次在会议上敲定的吗?”。

    宁双点了点头,略微的有些尴尬。

    “眼下时间不充裕了,我希望跟你做一笔交易,三百万,把你的方案卖给我…”宁双开口说道。

    我愣住了,这女人真的不要脸了吗?我的方案卖给你?那我他吗的喝西北风去?

    “双姐,你这玩笑开大了哦…卖给你?那我下半辈子只能擦皮鞋了…”人不要脸则无敌,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我真的挺佩服宁双的,脸皮真的他吗的厚,抄袭老子一次也就算了,这还接二连三的没完没了。

    听完我的话,宁双呆了一下…

    “不是,我不是说你现在做的这个方案,而是你在会上说的那套方案,三百万,要不然你放着那套案子也没什么用的…”宁双说道。、我沉默了,心理面惊讶不已,宁双的本事我算是见识到了,他居然能知道我手上有三套方案这种事情,这女人,以前我小看她了。

    “双姐,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手上有第三套方案的?”我拄着腮帮子,心理面有些不爽,这件事似乎只有我,雪菲,还有简知道。

    “冯一,在你眼里索诗雅是一个不透风的堡垒,不过在我眼里,这就是一个破破烂烂的院子,哪里有点风吹草动我都会知道的…”宁双自信的说道。

    宁双的话击打着我的内心,对于索诗雅,看来我要再一次的重新评估了,宁双到底是谁的人?我现在有些捉摸不透了。

    “厉害…不愧为双姐,果然有手段…服务员,给我俩两瓶可乐,我要跟双姐干一杯…”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两分钟,服务员拿来了两瓶可乐,我起开了一瓶,然后跟宁双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至于宁双则是冲我笑了笑,似乎对我的幼稚有些无奈,最终只能跟我干了一杯。

    可乐下肚,心中有些复杂,三百万,说真的,这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可是我却不能将这三百万吞掉,因为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双姐,说说抄袭的事情吧…”我特意将‘抄袭’二字咬的很重,有些事情我需要明白,然后再去斟酌。

    宁双稍稍的有些尴尬,她看着我,然后点了点头。

    “ugirl抄袭了我的新品,他们发布会的内容就是我做的新品内容,而且是ugirl的any亲自举办的发布会…”宁双说道。

    any抄袭?

    虽然这件事我早就感受到了猫腻,不过说真的,any的抄袭还是让我觉得意外,毕竟她是世界著名的珠宝设计师,看来这一次是要彻底将索诗雅按在脚下了,不过让我最意外的不是any的抄袭,而是他们选择抄袭的对象是宁双。

    “消息准确吗?”我问了一句。

    “准确,内部消息…”宁双点了点头,似乎没有隐瞒。

    “这件事我需要考虑考虑…顶多后天,我给你答案…”我想了想说道。

    “好…没问题…”宁双这一次很爽快,并没有一点做作的意味。

    付了钱,我和宁双便分开了。

    这顿饭我吃的有点发堵,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any抄袭宁双的新品?不对…any抄袭的是我和雪菲的新品,只不过宁双误打误撞成为了替罪羊…我眯着眼睛,脑子在出了这面馆后转动了起来。

    “分开之后…”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我皱了皱眉头,他吗的,平日里闲的发慌,今天这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

    我拿起了手机,随后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电话想了很久,我也沉默了很久,渐渐的我才回过了神来,小梦子…不,夏梦…眼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夏梦了。

    “喂…”最终我还是接通了夏梦的电话,不过除了一个“喂”,剩下的都是沉默。

    “干什么呢?”夏梦问了我一句说道。

    “刚吃完饭,刚才跟同事谈工作了…”我也没有隐瞒什么,只是谈的内容似乎有点尴尬。

    “哦…我爸妈回来了…”夏梦突然说道。

    爸妈?

    我的脑子嗡嗡的,我不敢接下去,我生怕夏梦会为难我。

    “我老爸说要看看你,我老妈也说看看你…”夏梦不以为然的说道。

    {mj正1-版ti首发,

    “看…看看我…”听完夏梦的话,我的心都‘翻个’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是啊…我妈说了,我从小到大就交下了你这么一个男性朋友,必须得见见啊!万一她女儿怀孕了什么的,到时候也能找个主…”夏梦似笑非笑的说道。

    “咕噜…”听完夏梦的话,我这心情复杂的不能用言语来形容,这一天烦乱的事情已经够多了,眼下最大的困扰却是夏梦带给我的。

    “好吧…就这么定了,晚上六点来我家…”说完夏梦就挂断了电话。

    浑浑噩噩,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在街道上走着,看着来往的车辆,为什么没有一辆宾利,这样我撞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吗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我现在恨不得将小梦子按在地上教育一番,这女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我恨不得它能慢一点,不过时间是无情的,它不会因为我的抱怨而有任何停留。

    法拉利的回头率依然很高,不过街道上的人根本来不及欣赏,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全程无红灯,我本来想好的各种迟到的理由,却都无法实现了。

    夏梦的家到了,朝阳区的高层,我下了车,就见到夏梦已经在小区的楼下等我了,她今天穿的很宽松,似乎刻意这样穿的。

    我有些不想下车,自从上一次夏梦跟我说她怀孕了之后,我就害怕遇见她,多年的情感,在短短的几天内发生了质变,这种变化让我不知所措,最他吗难受的是,我还需要去接受现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