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铁哥们喝酒 (果实...求果实)
    男人的苦谁懂?望着小白低迷痛苦的眼神,我的心无奈的叹息,我随手抽了一根香烟给小白递了过去,然后自己也叼在了嘴上一支点上了…

    “夏梦的车?”小白看了我一眼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吸了一口烟。

    “哎…”小白看了我一眼,也是一阵的无奈。

    我给何涛打了个电话,这小子很痛快,刚打过去就接通了。

    “涛子,你在哪呢?”我问了一句。

    “家呢…”何涛说道。

    “别他吗在家待着了,我和小白出来玩,麻溜的…”我说道。

    “开玩笑吧…小白那妻管严能出来?燕子不抽他?”涛子不相信的说道。

    “废话怎么那么多,快点,哥请你吃饭…”我说道。

    “看在你请客的份上…地点…”涛子也不废话了,哥几个说话简单直接。

    “东城火锅城…”我想了一下,也没什么好吃的,就火锅吧!

    挂断了电话,小白看了我一眼问道:“出来了?”。

    “嗯…我说你也出来了,他不信,还说你是什么妻管严…”我趁机调侃了一句小白。

    “吗的,他一个老光棍他懂个屁…”小白掐灭了烟,然后上了车。

    我摇了摇头,忍不住有些想笑,可是我想了想也是,何涛那小子玩女人无数,却没有一个是他的女人。

    ……

    启动了车子,东城火锅城,本来十几分钟的路程,我硬是开成了半个小时,等我到了的时候,涛子已经在楼下张望半天了。

    “我说你俩行不行?我还以为你们到了呢?问前台,没你们开的桌…”涛子一脸的郁闷,这刚上来就开始发牢骚。

    “废话怎么那么多…这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想到的吃火锅嘛…”我搂过了涛子,又几个月没见了,不过一切如昨天,一点隔阂都没有。

    “哈…话说我们小白都当爹了…”涛子也讲究,随手就是两千块钱塞在了小白的手里面。

    “涛哥,你…”小白有点腼腆,这家伙大学时候就这样。

    “拿着得了,我就不信夏梦和小一不给你似的…”涛子白了一眼小白说道。

    “切…我告诉你,夏梦给的是这个数…你拿来吧!”小白郁闷的伸出了四根手指。

    “滚吧…那是土豪,老子现在可不沾边…”涛子打了一下小白,翻着白眼。

    “哈哈…”我们几个大笑着,四根手指,小梦子的出手一如既往的大方,四万块,要是等夏梦肚子里面的孩子出生了…想到这些,我的头皮有些发麻。

    三人围坐在火锅桌,我们很默契的没有叫夏梦,这是男人的聚会,叫上她就有些不合适了。

    锅底料下好了,我们简单的点了一些,随后要了啤酒,成沓的啤酒,然后一个个的起开放在了桌子边窗台上。

    “先干一个…”涛子拿起了酒杯,与之前开玩笑的他比起来,这个他更加真实可靠,脸上也有些沧桑。

    “好…”我举起了酒杯。

    “必然的…”小白也举起了酒杯。

    “叮叮…”我们三个人的被子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响声,然后…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呼…”我舒了一口气,这口酒喝得舒坦,铁哥们聚会,怎么喝都开心。

    “小一最近怎样?”小白往锅里面下着羊肉,涛子随口问了我一句。

    “还行吧…我之前回ugirl了,这两个月跳槽去了索诗雅,现在是企划部的副总监…”我喝了一口酒,没有隐瞒什么。

    “行啊…索诗雅可不是什么小企业,副总监…有前途…”涛子冲我竖起了大拇指,他真的为我高兴。

    “哎…别他吗提了,全是事,我的作品又一次的被抄袭了,好在老子脑子灵光,要换个人我估计都折了…”我有点郁闷的说道。

    “卧槽…不会吧?几年前的事又要演一遍?”小白皱了皱眉头说道。

    “就是啊,这他吗有点过分了,我兄弟这几年容易吗!”涛子也有些愤愤不平了,他看着我,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拿起了酒杯,三个人又喝了一杯。

    “没事了…挺过去了,你呢?”我看了一眼涛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见我问他,涛子的脸有些发黑,他自己倒上了两杯酒,然后全都喝下去了。

    “吗的…我就坎坷了,年前咱们聚会我提过一嘴博美集团企划部副总监这个位置还记得吧?”涛子问了一句。

    我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涛子确实提过这件事,那都是去年九、十月份的时候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见到了回国的初晴,喝的烂醉。

    小白也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涛子。

    “哎…本来稳妥的事情,然后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女人顶了…之后到现在这件事一直没有信了…”涛子郁闷的说道。

    听完涛子的话,我和小白对视了一眼,这件事对涛子打击肯定不小,他一心想要事业有成,可是却莫名的出了这档子事,放在谁心里面都不爽。

    “那你查过那女人的身份没有?”涛子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他与我工作的性质相同,与我相比,只强不弱。

    “最气的就是这事,查不到啊…”涛子喝了一口闷酒,然后叹了一口气。

    “那就别再查下去了,等别的机会吧…这种人,不要得罪…”我经历的比涛子要多,善意的提醒了他一句。

    “嗯…我也只能这样做了,忍气吞声呗!表面上干净的人,背后什么样…想一想都可怕!”我懂得道理,涛子也懂。

    “弄得跟你多老成似的,喝…”我闷了一口酒,其实挺理解涛子的心情的,毕竟都已经到嘴边的肥肉了,硬是让人叼走了,最他吗气的还是当你的面吧唧嘴。

    “是…我年轻,我喝…”涛子也乐了,一口酒闷下去之后,似乎什么都忘了。

    zl正)g版g首》发

    “小白呢?你个妻管严居然能跑出来,这也是个奇迹…”涛子看了一眼小白,那小眼神似乎有点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我也看向了小白,不过这家伙似乎有点开心不起来,郁闷的不得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