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明事理的男人 (哇,跪着要果实,守护)
    燕子父亲扇的,他一巴掌扇在了燕子母亲的脸上,他的情绪有些激动,怒看着燕子的母亲…

    “爸…”燕子哭的不成了样子,她的脸色发白,眼睛通红通红的。

    “哎…都说了,燕子长大了,她自己能做主…你干什么?非让女儿离婚你才好受吗?你大姐的孩子离婚了,你二哥家的孩子也离婚了,现在是不是轮到咱们家了?啊?”燕子的父亲怒斥着燕子她妈,他看起来真的愤怒了。

    燕子的母亲干瞪眼,居然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丢人现眼的玩应…快点去给我收拾东西,然后跟我回家…”燕子的父亲瞪大了眼睛,怒不可言。

    燕子的母亲愣了,她顿时没了脾气,虽然看起来心有不甘,不过依然消消停停的去了客房。

    “哎…”燕子的父亲摇了摇头,他的脸色稍稍的缓和了许多,这一刻,燕子的父亲给人感觉老了不止十岁。

    “燕子…爸没想来!”燕子的父亲拉过了燕子的手,脸上多了几分慈爱。

    “爸…”燕子抱着孩子,有些不方便,她哭成了泪人,一旁的小白看着有些心疼。

    “都这么大了还哭…爸能做的就这些了,你们俩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强…”燕子的父亲感慨了一句,随后他看向了小白。

    “小白…这事你也错,你妈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是爱嘟囔两句,就让她嘟囔两句呗…”老人家摇了摇头,苦笑着。

    “爸…”小白对燕子的父亲没有什么隔阂,看来他的主要矛盾应该在燕子的母亲那里。

    燕子的父亲挥了挥手…

    “其实我真没打算过来,你妈她非要来,我要是不过来看着她点,你们这肯定闹起来没完没了了,你妈的脾气就那样…燕子也是的,什么都听她妈的,我劝她都劝不听,买房子,北京的房子哪有那么容易买,又不是白菜…”燕子的父亲掏出了一根烟,不过当看见燕子怀中孩子的时候,他将烟别在了耳后。

    “爸…”小白服软了,其实我挺佩服小白这个老丈的,事看的特明白,办的也明白,估计为了燕子和小白没少操心,只是平日里很老实,轻易不发脾气,所以燕子的母亲才有了说话权。

    “小白啊!不用多说了,一切都是你妈的错,不过话说话来,她也是为了你们好,别往心里去…”燕子的父亲说话很委婉,一点也不像刚刚暴怒的老爷子。

    “行了…这事就过去了,你妈那边我来处理,放心吧…以后逢年过节的时候常回家看看…”老爷子摇了摇头,也跟着进了客房的卧室。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本来以为这事会闹上一闹,没想到就这样的结束了,不过我总算舒了一口气,燕子的父亲发话了,多半是真的结束了。

    小白还在那发愣,夏梦瞪了小白一眼,然后瞥了一下燕子。

    小白看起来有些扭捏,不过他还是走到了燕子的身边,一把搂住了燕子。

    “老婆…对不起!”小白道歉了,听起来挺真诚的。

    燕子看着小白,眼睛红红的,她抱着孩子扑在了小白的怀里,然后就开始闷头的哭,看的我们几个有点心酸。

    “老婆…”小白眼泪都流下来了,他是真的心疼燕子,大学的时候就这样,现在他对燕子的感情依旧没有变,要不是房子问题,小两口日子过得肯定不错。

    “买…我听你的,我们在二环买房子…不过…可能首付吧,问问有没有三十年的,十年,二十年都有点难度…”小白搂紧了燕子和孩子,他拍了拍燕子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燕子抬起了头,她摇了摇头,眼中有着泪痕。

    “怎么…那就二十年的…”小白看着燕子,再一次的退让。

    “不买了…”燕子也做出了退让,小两口感情其实真的不错,我突然发现这次闹成样也不错,起码两个人彼此敞开了心扉。

    “怎么了?”小白看了一眼燕子,有些不可思议。

    “攒够了再说吧,我不想要二环的房子了,五环我们俩五年之内就能全款…”燕子说道。

    小白泪落了,感动的稀里糊涂,他紧紧的抱着燕子,就那样的抱着样子,看的我下意识的拉过了夏梦的手。

    “咔嚓…”客房卧室的门开了,燕子的母亲背着个包,燕子的父亲拎了两大包。

    “爸…妈…”燕子的叫了一声她的父母,眼中有所不舍。

    “哼…”燕子的母亲似乎气没有消,哼了一声,然后推门就出去了。

    燕子的父亲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燕子和小白说道:“走了,你妈那边没事,有我呢…你们俩好好过日子…”说完也跟出去了。

    (d◇永久免h◎费cn看小说$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人生似乎一直都走在路上,两个老人是坏人吗?我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与坏,有的只是人性上的认知。

    小白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他在偷笑,没错,就是在偷笑,当发现我在看他的时候,他尴尬的挠了挠头。

    我无所谓的样子,对于小白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虽然他大闹了一场,可是却保住了自己的婚姻,起码…人生的路上,现阶段他的生活是完美的。

    燕子在哭,不过却没有那般憔悴了,她的心情应该挺复杂的,父母来了一趟什么都没留下,两位老人就这么的走了。

    “呼…”涛子舒了一口气,似乎放心了,然后看了一下表说道:“我得走啦…吗的,开会呢!”涛子很忙,事业心很重,不过他够哥们义气,开会…都跑过来帮忙。

    “涛哥,这都中午了,吃完饭在回去吧…”小白说道。

    “算了…你们吃吧!顶我位置那母老虎,我可不想让她抓住小辫子,趁着这个时间,我去跑个业务,然后缺席也好有个交代…”涛子摇了摇头,一边说着一边穿鞋,然后匆匆忙忙的就下楼了。

    我有些愣神,随后忍不住笑了,我差点忘了,顶替涛子位置的是个女人,没想到涛子也有怕一个人的时候。

    “夏梦姐,一哥,我做几个小菜…在这吃一口吧…”燕子擦了擦眼泪,孩子被小白抱了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