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醉了,醉了 (不好意思各位,坐了一天车)
    人生有几个十年?陪伴在你身边十年的又有几个人?

    z稍稍的有些愣神,他看了我一眼,随后摇头苦笑着说道:“果然不在是那个倒弄活物的了…”。

    听完z的话,我也呆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了…不过,你现在需要喝醉了…”我提醒着z。

    z的表情有些纠结,他和我干了一杯,然后猛地灌了一瓶啤酒,随后…他醉了,醉的那么明显。

    九妹回来了,她又弄了两个盘子,至于小黑则是没有跟回来。

    我看了九妹一眼,她看了看z,然后暗示我‘搞定了没有’。

    我点了点头…

    突然,z一把搂住了九妹,一吻而下。

    我呆住了,z居然这么主动。

    九妹也呆住了,甚至忘记了反抗,两个人搂在了沙发上亲吻。

    “卧槽…太过分了,无视我这个大活人?”我有点郁闷了。

    z摆了摆手,九妹则也暗示我可以走了。

    首$|发n

    我被晾在了一边。

    拎起了一瓶啤酒,起开了瓶盖,我离开了座位,接下来的事情我肯定是帮不上忙了。

    走到了柜台前面…小黑惊讶的望着十二号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个傻大个…我心里面鄙视了小黑一番。

    “喂…看个屁呢?还不把床准备好…”我瞪了小黑一眼,这家伙真的不会来事。

    “床?”小黑奇怪的看着我。

    “我去…你是不是欠揍了!你老大住的地方…”我白了小黑一眼说道。

    “啊…一哥!那地方隔音不好…”小黑傻嘿嘿的笑着,挠了挠头。

    “干柴遇上烈火…你告诉我隔音不好?这就他吗的不是小树林,要不然…能把林子点着了你信不信…”我有点郁闷了,这小黑哪都好,就是有时候不开窍。

    “对啊…好,我现在就去弄…”小黑说道。

    “等会…”我叫住了小黑。

    “啊?怎么了一哥?”小黑奇怪的问道。

    “把那个红酒给我拿过来…”我指了一下一瓶标价四千的红酒说道。

    小黑愣了一下,随后警惕的看着我。

    “麻溜的…墨迹呢?”我瞪着小黑,对他的反应表示不满。

    “一哥…四千块啊!要是老大发现没了,肯定找我算账…”小黑护住了酒,用力的摇了摇头。

    “我用他同意了吗?老子到现在还是这‘星期八’的总经理呢?滚开…”我跳了进去,随手推开了小黑,拿起了这瓶价值四千多的红酒,下意识的看了一眼z和九妹,他们的火热真的点燃了,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星期八’。

    第一次做月老,不过我并没有像九妹说的那样给z下药,我觉得,两个人真的需要交心,他们两的感情需要催化剂…其实两个人早就融在了一起,只不过是双放没有发现而已。

    出了‘星期八’,阳光有些刺眼,我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了一下,渐渐的,我的世界又变得明亮了许多。

    我突然发现,生活不只有黑白色,还有彩色…

    在小巷短暂的停留,我左手拎着啤酒,右手拎着红酒,猛地灌了两口啤酒,然后用力的将啤酒瓶子摔在了墙上…

    “砰…”酒瓶子碎了,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人活了过来。

    抱着红酒,走出了小巷,然后再岳各庄转了两圈,几年过去了,这里一点没变。

    打车走了,我没有回公司,直接带着红酒去了四惠,下了车,直奔暮雨的别墅。

    可能是喝多了,暮雨在二楼正在开会,我也没在乎,当着众人的面拉着暮雨就出了别墅。

    “人渣…你怎么了?”暮雨甩开了我的手,别墅门口,她奇怪的看着我。

    “我…想和你喝这瓶红酒…”我笑着说道。

    “人渣…我正在开会,等开完会的好吗?”暮雨带着祈求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脑中一片空白,我看着暮雨,就是想让她陪我喝完这瓶红酒。

    “人渣…你喝多了。”暮雨拉住了我的手,冲我微笑。

    “我没喝多…”我摇晃了两下身体,甩开了暮雨的手,心里面总觉得堵得慌。

    “好…冯一,你没喝多,这样…等我开完会好吗?我开完会马上陪你回家喝红酒…”暮雨劝着我,有点像哄小孩子。

    “为什么…”我苦笑着,总觉得全世界都在针对我,我真的醉了,看暮雨都有些重影了。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抱着红酒转身离开了,酒这东西后反劲,脑子里面浑浑噩噩的,我想到了过去,想到了现在,可是…我却见不到将来。

    我嫉妒了…

    九妹奋不顾身的爱上了z,z从刚刚那一刻完全的接受了九妹,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梦在一旁哭泣,因我而哭泣。

    迷迷糊糊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总之就那么的回去了。

    我踢翻了椅子,脑中全都是夏梦的模样,我们一起过年,一起压马路…她总在我的背后偷笑,她总是为了我奋不顾身。

    渐渐的,我有些发愣了,我倚靠在了墙上,打开了那瓶昂贵的红酒又喝了起来。

    醉了,真的醉了。

    矫情的爱谁会懂?百年后谁明白?沧桑岁月,不过点头间,转眼…万载。

    “喂…”我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干嘛?”对方说道。

    “我想你了…”我喝了一口红酒,脑子昏昏沉沉的。

    “真的吗?”女人有些惊讶的说道。

    “真的…挥之不去…”我苦笑着,渐渐的有些清醒了。

    “哇…给我说的都感动了…我…在你心里面这么重要吗?”女人问道。

    “那当然了…”我笑着说道。

    “哦…那你唱歌给我听…”女人笑盈盈的说道。

    “如果梦能提早醒,不是我们能决定…”我的脑中回荡着姜玉阳的《七滴眼泪》调调,我索性也就唱了起来。

    唱着唱着,眼泪自然的流入了出来,她也哭了,哭的那么的伤心,哭的我心里发痛。

    “为什么,你没有早早的发现我,为什么…总是错过我…”女人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渐渐的,我在哭泣中睡着了。

    ……

    醒来的时候头痛,我用力的敲了两下头,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被我里面有人。

    “卧槽…”顿时清醒了过来,昨晚的事想起来了大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