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你们拿人当什么 (四更 求果实)
    这老东西擦了擦桃子上的泥土,然后…

    “咔嚓…”老东西一口咬在了桃子上面,吃的津津有味。

    卧槽…有个性。

    *首qh发!|

    我莫名的觉得跟这老东西非常的对性格…

    “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把周旭的词搬上来了,几乎没啥改动,至于周旭咋想,愿他吗的怎么想怎么想。

    林海天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奇异。

    “老头子,别以为看上我就行…我大舅哥在这呢!”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然后也没等林海天说什么,随后直接回到了座位上。

    拜寿还在继续,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其中我竟然看到了严世玉,至于那个付启申似乎没过来。

    酒席开始了,我这桌子也不知道是犯邪,还是不受待见,总之除了我和夏梦,一个人都没有,至于那林海天,貌似对我的桃子非常感兴趣,这么一会,吃好几个了。

    “你看吧,我买的点东西多对口…”我笑着说道。

    “哎…我就奇怪了,我感觉这老东西看上你了呢?”夏梦打量着林海天,然后又看了看我说道。

    “卧槽…小梦子,你可别闹,这可能吗?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居然告诉我他看上我了…”我白了夏梦一眼,忍不住笑了。

    “很有可能…我跟你说,这老东西的脾气可出了名的奇怪,而且…他不太喜欢周旭这个人!”小梦子小声的说道。

    听完小梦子的话我都蒙了,不喜欢周旭?开玩笑吧?

    “小梦子,别开玩笑了,不喜欢那傻逼?那还棒打鸳鸯?拆了自己亲孙女的婚姻?”我有点不相信。

    “哎…这里面的道道你就不懂了,喜欢分好多种,不喜欢这个人,不代表不喜欢这个人的某一方面…比如他的野心,能力…”夏梦解释道。

    夏梦这么一说我就懂了,那老东西喜欢有野心的家伙,说白了点,他也是个有野心的家伙。

    “懂了,不过话又说话来,你还真是幸运…”我想到了夏梦的父母,对于夏叔叔和阿姨,我就两字来评论,那就是‘开明’。

    “切…那你也不看看是谁的父母…”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她又变成了那个大大咧咧的夏梦。

    “是是是…夏大小姐,不过我觉得接下来会很麻烦…”我看向了林海天,这老东西正在打量着我,别他吗真的像小梦子说的那样,真的看上我了。

    宴席挺平淡的,来的人也都不是为了吃东西,更多的是梳理关系,至于我…就是他吗的吃,老子花钱了。

    一桌子的家常菜,却挺合我的口味,至于夏梦则吃的很少,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他踢了我一脚…”夏梦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愣了半天,硬是没有反应过来。

    “哼…白痴…”夏梦看我呆板,气的直跺脚,然后不在理会我了。

    踢了一脚…

    反应好半天我才明白了过来,她说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过…现在貌似才两三个月吧?就能踢人了…像爹,他爹就是这么牛逼。

    不过我没有说话,鸟悄的假装没听见。

    宴席上林海天说了几句,他始终拿着我送的桃子,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很快,一场宴席就这么的过去了,来客走的七七八八了。

    “没想到夏家的姑娘都长这么大了…”林海天笑着说道。

    “林爷爷好久不见…”夏梦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笑的可甜了。

    卧槽…

    我记得刚才还叫人家老东西呢!这才多大一会,就变成爷爷了…

    “这位是?”林海天问道了我。

    “我的‘朋友’…”夏梦特意将‘朋友’两个字咬的很死,貌似是给我听的。

    “哦…”林海天点了点头。

    “爷爷…我们先回去了…”周旭跟这老东西打了一声招呼。

    “大舅哥,走吧走吧…”我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你是…小雨的那个男朋友?”林海天问道。

    “嗯…老头你猜对了…”我笑着说道。

    至于周旭则是被晾在了一边,脸色黑的吓人。

    “大舅哥…你怎么还不走啊?等着跟老人家要金佛呢?送出去的东西,就跟扔出去的妹妹,你可不能这样啊…”我猥琐的说道。

    “你…”周旭的脸铁青,甚至有点吓人。

    “小旭…你和思明先回去吧…”林海天挥了挥手。

    这是他吗的撵人了,感动啊…这老头子真他吗招人稀罕。

    周旭不再敢废话了,急忙离去,至于顾思明则是冲我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

    人走的差不多了,林依柯的母亲要带着林依柯回去,不过却被我拦住了。

    “小子…这里是林家,你最好不要闹,要不然就算夏家,也保不住你…”开口的是带走林依柯的那个中年男人,可能是因为我和夏梦走的很近,这个人对我的语气稍稍的友善了许多。

    “你们都去忙吧,依柯留在这…”林海天平静的说道。

    林依柯愣住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海天,随后留了下来,至于她的母亲还有那个中年人,全都走了…

    “喂…老头,那谁啊?这么嚣张?”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依柯的父亲,我的小儿子…”林海天平静的说道。

    这么老实?问啥答啥?难道真的看上老子了?

    我心里面犯着嘀咕,按照夏梦的解释,这老东西贼艮,也就是传说中的固执。

    “喂喂…夏梦你确定这老东西固执?”我偷摸的捅咕了俩下夏梦,然后再她耳边问了一句。

    夏梦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无知。

    “小子…前天就是你在舞会上带走我孙女的吧?”这老东西发问了,手里面依旧捅咕着那个桃。

    “对,就是我,今天来也是为了跟您老人家讨论一下依柯的去向…”我开口说道。

    林海天沉默了,他的目光锐利,看起来像是一把锋利的刀。

    “你们,到底拿人当什么?”我也阴沉了下来,收起了那吊儿郎当的模样,我为林依柯感到不平,同样我也为这世道感到可悲,在他们的眼里,权利金钱大于一切,甚至都忘记了亲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