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路走好,超! (三更 求果实)
    挂断了电话,放下了碗筷,随手把帘子罩在了饭菜上,这是暮雨为我做的,晚上回来还得吃呢…

    一路而行,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小白说的饭店。

    我上了三楼,推开了一个大包间的门。

    一瞬间,我愣住了,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了下来…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当见我进来的时候,大家全都一起唱了起来。

    齐海洋,何涛,小白,夏梦,燕子,刘子铭,初晴,于文凤,朵朵…

    一桌子人,都是我大学时代的回忆,我从未想过今天会聚的这么齐,可是…真的就聚在了一起。

    ahq正版首发…}

    《一生有你》,是我们分离时候的诀别歌,当再一次的唱起来,我哭了,捂着嘴哭了。

    他们也都哭了,唱着唱着就哭了。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这一生有你我都陪伴在你的身边…”关上了门,跟着节奏,我也哭着唱了起来。

    “当所有一切都已经看平淡…”**的时候,涛子已经挺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嚎嚎大哭。

    我也没有好哪去,这么多年过去了,身边只看见了小白,涛子,夏梦…突然聚的这么齐,一时间有点不适应。

    就差我入座了,大家都等待着我。

    “许愿…”夏梦突然说道。

    我微微的愣了一下,然后急忙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过了好久,才睁开眼睛。

    “好久不见…”我扫了一眼众人,几乎大学时代的好朋友都到了,散伙的时候几乎就是这些人,只是…少了梁超,那是我们校园f4的主力。

    众人还有从哭泣中回过神来…

    “是啊…一晃四五年过去了…”令我意外的是齐海洋,他居然是最先开口说话的。

    “海洋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我笑着问了一句。

    “做推销了,起初的时候挺难得,本来我就不喜欢说话,不过后来慢慢的练出来了…成为销售部的经理了…”齐海洋擦干了眼泪,笑着说道。

    “卖什么的?”小白也回过神来,然后问了一句。

    “牙膏…”齐海洋说道。

    要是放在几年前,我们肯定会笑话:齐海洋,你这小子还能卖牙膏?可是现在…

    “挺好的…”涛子点了点头。

    “嗯…是啊!上大学的时候我挺自卑的,现在开朗多了,看什么都透彻了许多…”海洋笑着说道。

    一旁的涛子拍了拍海洋的肩膀…

    “哎…没想到咱们校园f4依旧没有聚齐…”开口的是刘子铭,他拉着初晴的手,坐在了初晴的身边,两个人手上都戴上了订婚戒指。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他们,这一次的心情并没有那么的失落了,也许…真的放弃了过去了吧。

    “嗯…真的好可惜,我还想再来一次演出呢!”我点了点头,接过了刘子铭的话。

    听完我们话,海洋变得有些沉默…

    “超出事了…”沉默过后,海洋带来了一个悲痛的消息。

    饭桌上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放下了碗筷。

    “那时候其实我跟梁超的关系最好,毕业后我们也有联系,这工作就是超给我找的…”海洋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毕业后的第二年,超去陕西的路上出了车祸…”海洋哽咽着。

    我愣住了,不敢再往下听,我依稀的想起了那个拿着一把破木吉他,跟我们四处在校园里面演唱的家伙…

    “他走的没有痛苦…”海洋已经哭成了泪人,他趴在桌子上。

    眼泪再一次的不争气的流淌了出来,这个世界的够操蛋的,好好的一个人说死就死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而我们这帮同学,好朋友,却在最晚的时候得到了消息。

    沉重,悲痛…

    “一个都不能少…”小梦子拿起了酒杯,倒上了一杯酒放在了一边。

    何涛接了过来,然后一饮而尽。

    “我替,超子喝了…”涛子放下了酒杯说道。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班级里面的女生起的头,我们就跟着唱了起来。

    气氛有些微妙,所有人都沉浸在痛苦之中。

    关系好的,闹过别扭的,曾经看不顺眼…可现在看来,都是那么的顺眼。

    “哎…过去了的,就过去了,希望我们的超,一路走好!”我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大家也都喝了起来…

    “一哥,我看过你演的影视剧了…”海洋叫我一哥,我比他大,那个时候除了涛子,几乎都管我叫一哥。

    “演技好吧…”我开了一句玩笑说道。

    “好…真的好!特别是你演的那个《教堂外的婚礼》,我看了不下十遍,真的…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就是那样过来的…甚至我在里面看到我的身影,我们当初还吵过一架…”海洋说着说着又哭了。

    那里面确实有海洋的写照,他总是一言不发,在宿舍是一个怪人…

    “过去了的,都已经随着时间而成为了回忆…”我又饮了一杯酒。

    “我也看了,好感动…那时候我打架子鼓就是那么帅,还有超,他永远拿着一把破木吉他,最气的是那小子居然还不让人碰…”涛子一边笑着,一边哭着。

    “是啊…我跟他关系那么好都不让我看…哈!”刘子铭也感慨了一句,跟第一次聚会的时候有所不同,他不在那么沉默了。

    “那是…”海洋有什么话想说,不过话到了嘴边,又噎回去了。

    “快,说说,都不是外人…”夏梦也奇怪的问了一句。

    “那是超高中女友送给他的…”海洋知道的还不少。

    我有些木然,这件事还真的第一次知道。

    “哇…这小子,居然都不告诉我们…”我有些伤感说道。

    这种感觉很难受,人都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可是活着的人还在思念,思念过去的那个他。

    “我是最后接到超电话的人,当时他把吉他放我家了,他让我把吉他寄回他的老家,还给他高中的女友,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已经出车祸了…”海洋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