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舌战一群老娘们 (三更 感谢脱俗解封.)
    简单的互吵了一会,果然像any说的那样,工作人员搬上来了二十几把椅子围成了一个‘c’字,然后每人一个麦,随后这二十几个老娘们全都坐下来了…

    “any姐?钻戒呢?”我依然和any紧挨着,我发现any手里面拿着一枚钻戒,挺漂亮的。

    u唯一p正版,其5他a@都q是s盗=3版(

    “钻戒?你的钻戒呢?”any小声的问了我一句。

    “不知道啊!雪菲没给我啊…不是交上去吗?”我问了一句。

    “不是吧!交上去的是证件,证明她是这次的参与者,钻戒应该在她手里面…”any说道。

    吗的…

    我看向了雪菲,此刻她正在焦急的挥舞着手里面的伤心钻戒,不过很无奈,她被拦在了台下无法上来。

    我挥了挥手,向雪菲致敬,吗的…有机会一定要你肚子搞大,这我他吗拿你去争论。

    蔫吧了,老子顿时老实了,其他人已经开始,二十几个老娘们,纷纷的拿出了自己的作品,然后很有顺序的介绍着,跟刚刚比起来,尽然有序。

    “any姐…”我小声的招呼了一下any。

    “怎么了小一?”any小声的问我。

    “一会把你钻戒借给我,我忘带了…”我平静的说道。

    any愣住了,然后忍不住轻笑。

    “好…”any答应了下来。

    叽叽喳喳的,总算是轮到我了,any顺手把戒指塞在了我的手里面。

    “咳咳…”吗的,底气瞬间就足了。

    “伤心钻戒,世界第一,介绍完毕…”老子说话就是他吗的霸气。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不只是二十几个老娘们,还有台下那帮人都傻眼了,甚至有人给我拍照。

    雪菲很是神奇的看着我,她拿着手里面的戒指看来看去,有点不可思议。

    “给你姐…”坐回了座位上,我顺手把钻戒递了过去。

    “不用,你先用着吧!你那个是我前夫给我的…一会还我就行!”戏子薄情,表子无情,我不知道这样形容any是不是过分了,不过人家帮我了,我还这样想真的有点过分了。

    “嗯…”我点了点头,我差点忘了,any结过婚,还有孩子。

    台上台下都是一阵的骚乱…

    “伤心钻戒世界第一,口气真的不小…”突然有人针对了我说了一句。

    “一般一般,还有脚气呢!”老子可不是吃亏的主,瞟了那女人一眼,笑着说道。

    女人都他吗傻眼了,憋的脸通红通红的,就连主持人都不知道怎么接茬了,干瞪眼。

    “我觉得钻戒应该返璞归真,坚贞不渝,就是坚贞不渝,什么伤心钻戒,回忆钻戒,那都是瞎扯…”又有人扯到了我,同样不用想,又是一个女人。

    “我扯你哪了?”我歪着脑袋看着那个女人,随意的问道。

    安静…不会,寂静。

    “咋不说话了呢?伤心钻戒,宇宙第一…”人的脸皮有多厚,未来就有多宽广。

    老子的未来感觉无限的宽广…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一种无耻的眼神看着我,就连any都不例外。

    “不说话就是不反对了是吧?那还比什么?入围就算了,这次伤心钻戒直接第一吧!没必要争夺…”我站在了台中央,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哼…凭什么?就凭在中国市场火爆吗?那只是一时的,任何东西都会过潮流…”有人不屑的说道。

    “阿姨,这么大岁数了,别气坏了,对身体不好…”我带死不拉活的看着说话的那个女人。

    “你…”这女人气的脸都紫了。

    “我怎么了?我高大英俊,这点毋容置疑,不过阿姨,你别闹了,你理解钻石吗?你懂钻戒吗?”我看了那女人一眼,很不屑的说道。

    “我不懂钻戒?哼…我做钻戒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这女人被我气坏了,说话颠三倒四的,不过随后才认识到她有些失态了,情绪上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对啊…所以叫你阿姨!”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女人。

    女人都无语了,咬着嘴唇无话可说。

    “钻戒是什么?不就是奢侈品吗?谈什么爱情,谈什么坚贞不渝?我爸妈相爱了一辈子,他们那年代也没这东西,两个人捡了一块石头,然后就爱了一辈子…”我冷笑着,扫了所有人一眼。

    这些人都呆住了…

    “珠宝设计师…其实就他吗是一个骗子,骗人去买自己设计出来的东西,至于所谓的爱情,什么的…貌似没什么关系吧?”我笑着说道。

    “喂…主持人,可以点跟烟吗?”我问了一句。

    主持人摇了摇头,随后突然又点了点头。

    点上了烟,说话都有底气了,其实吸烟不是个好习惯,可是那种精神上的寄托,怎么讲?很舒服吧…

    “你们…一个个都认为自己很了解爱情,很懂?这就是一块破铜烂铁镶上了一个石头...它能大胜仗?还是真的能呼吁那些男男女女不出轨,永远在一起?开玩笑,扯淡…”我吸了以后烟,随意的发挥着烟后的发疯。

    “你…你不是很喜欢说过去吗?坚贞不渝吗?那我问你,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钻戒,你的爱情怎么样?第几任了?”我随意的问道。

    女人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说不出话了?怎么?一个都不能拿出来说?还是他吗的嫁给富豪了,然后不敢说?”我冷笑着。

    女人脸色冰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高雅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这有什么啊?人总是撕不下去那层虚伪,逃不过那虚荣,设计师?我问一下,在座的几位你们有几个配这个名词?谁敢说你们配…虚荣,虚伪,权利,金钱…还有脸坐在这里说自己是设计师,你们用脚想想,这些年你们做了什么,你们真的是在设计钻戒吗?”我拿着钻戒冲向了灯光。

    “钻戒是死的,人是活的,钻戒设计的不是它本身,而是这里…”我将钻戒放在了胸口,然后用它点在了胸口上。

    场面再一次陷入了沉寂,我的一支烟已经吸完了,我终于明白雪菲为啥不上台了,这帮老逼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伤心钻戒,再不伤心,我们就老了…”我趁机说了一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