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走廊里静悄悄 (三更 )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似乎习惯了这种情况,拍了拍我的肩膀进了手术室…

    我瘫软的跪在了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面,半天都没有从那种状态中醒来。

    “先生,先生…”过了一会,有人叫着我。

    我回过神来,护士正叫着我。

    我看了一眼护士,失魂落魄…

    “先生,您这...”护士示意我脸上,还有身上都是血,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摇了摇头,从地上机械一般的站了起来。

    神经都麻木了,世界仿佛都塌了下来,我被这个血色的婚礼击垮了,我倚靠在了墙上发呆,甚至都忘记了抽烟来解脱这种痛苦,可是…就算吸上两口,应该也没用了吧。

    “先生…”护士蹲了下来,仍然有些担心我。

    “我没事…”被痛苦堵上的喉咙总算能发出了一点声音,有些沙哑,闷的难受。

    护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对面的手术室上的灯,最终无奈的离开了。

    急救室的走廊空荡荡的,甚至除了我连一个活人都没有,我低着头,心就像是死了一样,连心跳都听不到了。

    “初晴…”我默念着初晴的名字,双手抱住了膝盖,眼泪已经哭干了。

    “我爱你…”初晴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我似乎看到了我们的过去,那个青春年代,那个属于我们的年代。

    可越是这样,心情越是低落,痛苦…

    “为什么不是我…”我苦笑着,自言自语,有点疯疯癫癫,患得患失,仿佛自己在跟谁说话,其实又没有。

    “哗啦啦…”走廊里面一阵嘈杂的声音,过了一会,一群人都赶到了。

    小白,燕子,涛子,夏梦,海洋…

    “冯一…”夏梦叫到了我的名字。

    “小一…”涛子看着我,脸色也不是很好。

    “一哥…”燕子似乎想说些什么。

    “一哥…”小白望着我。

    “一…”海洋的话没有说出口。

    我摇了摇头,苦笑着,然后抬头看了一眼手术室上的指示灯。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轻声的说道。

    “冯一…”夏梦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涛子拦住了。

    “小梦子,我没事…”我想要对夏梦笑,可是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初晴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大家的,我们也在这等…”夏梦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看得出来,她也着急。

    几个人分散在了一边…

    走廊里满是沉默,气氛压抑的让人窒息,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手术室上面的指示灯。

    “子铭怎么样?”我缓和不少,不习惯这种压抑的气氛,我突然想起来了子铭。

    “送去医院了,他没什么事,只是昏过去了…”涛子说道。

    “那个货车司机呢?”我问道。

    “我一直在现场,这事特意问了一下交警,那个肇事者叫路易,好像是刹车失灵了…”涛子说道。

    路易…

    路易…我胸口突然一阵的怒火…

    “刹车失灵?哈哈…”我疯狂的笑着。

    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终于明白过来了,这场车祸,不是意外…

    “冯一…冯一…”几个人叫着我的名字。

    oo更q新最快1上f)

    我摇了摇头,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苦笑着,然后猛地一拳打在了墙上…

    医院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血拳的印记,不过这血不是我的,那是初晴留下的。

    “冯一…”夏梦的心疼的抱住了我。

    “我真的没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对不起初晴,原来我才是那个最大的祸根,我疯狂的用头撞向了墙。

    “我的错,我的错,是我害了初晴…”我磕的头破血流,可是这样才能让我觉得心里面舒服了许多。

    “冯一,冯一…”夏梦紧紧的抱着我。

    “小一…不是你的错…”涛子拉住了我。

    几个人全都拉住了我。

    “不…是我的错!我种下的祸根…”我任凭鲜血流淌下来,本来干涸的鲜血,融在了初晴的血中。

    “还记得你答应我什么吗?不要折磨自己,不是你的错…”夏梦紧紧的抱着我不肯松开。

    “是啊…一哥,这种事发生了,谁都不想的…”小白拉着我。

    “你们不会懂得,是我的错…”我摇头说道。

    “冯一,你就他吗是个灾星…”突然,有人叫到了我的名字,然后所有人全都被推开了。

    “噗…”我突然觉得半张脸一阵的吃疼。

    我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随后就觉得嘴里面一甜,鼻子一酸,鲜血从口中还有鼻孔流淌了出来。

    “你他吗为什么总是会出现…”刘子铭眼睛通红,他挥动着拳头又是一拳打在我的脸上。

    “爽…继续!”我肆意的笑着,满嘴都是血,这种疼痛让我觉得疯狂,让我短暂的忘记了痛苦。

    “啊…”刘子铭发泄一般的又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上。

    一阵眩晕感,鼻子和嘴已经被堵满了东西,根本来话都说不清了…

    “继续…”我叫嚣一般的怒吼,甚至都忘记了这里是医院。

    我的内心痛苦不堪,我告诉自己:打吧,打吧,打死你,你就解脱了。

    “你疯了…”夏梦猛地推开了刘子铭,然后扶了我一把。

    “就是…子铭这是干什么?”涛子也不满意了,冲着刘子铭吼了一句。

    “干什么?我他吗干什么?这就是一个灾星?我就他吗奇怪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还会出现?他伤初晴还不够吗?我为了初晴,在大学的时候装作不认识她,为了初晴,我加入了你们那个破乐队,四年啊!整整大学四年,我就看着他们亲亲我我,谁他吗的懂我的感受,你懂吗?你懂吗?你们就围着他转…”子铭疯了一样,指着小白,涛子,伤心欲绝。

    “大学毕业后,你们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去国外吗?我想让初晴幸福,我想要给她幸福,她认为爱上这个混蛋就是幸福…啊!”刘子铭痛苦的打着自己。

    “我以为她会忘记你,这是结果呢?她偷偷的约你,说着爱我,心却不在我这里…”子铭跪在了地上,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