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我们... (五更 哭的眼睛都红了)
    所有人的心都悬在嗓子眼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医生的身上…

    我紧紧的攥着双手,心跳已经静止了,我生怕听错一个字。

    “病人的病情暂时一定稳定住了,不过…你们家属要做好一个心理准备…”医生想了想说道。

    这句话有点模棱两可,听着玄而又玄…

    “医生…”子铭最有发言权,他紧张的看着医生。

    “啊…不用多想,生命无大碍,只是…病人的双腿由于伤的太严重,可能会终生残疾…甚至,会截肢…”医生说道。

    听完医生的话,我愣住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没了双腿,初晴就像鸟没了翅膀…

    “医生…她不能没有双腿,她热爱舞蹈…”子铭的痛苦的说道。

    “可是…说这个还有点早,需要观察观察…”医生平静的说道。

    “普通…”子铭跪在了地上,结结实实的。

    “医生,求求你了,多少钱我们都愿意花,只要治好她的腿…我给你,我给你磕头了…”子铭跪在地上猛地磕着。

    看着子铭,我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就在刚刚…

    他爱初晴…

    、g首,发g

    医生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子铭…

    “我们尽力,我也了解你们的心情,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医院也不会放弃的…”医生扶起了子铭,然后转身进了手术室。

    “呼…”我苦笑着,深呼吸,现在应该没我什么事了,子铭在,或许比我在这更好。

    走出了医院,身后有人跟了出来。

    “不进去看看吗?”夏梦问了我一句。

    我摇了摇头,苦笑着。

    “不进去了,我突然发现子铭比我更适合她…”我说道。

    “或许吧…可毕竟她喜欢的是你,这里的人都知道…”夏梦说道。

    “喜欢?”这个词还真的有点刺耳…

    “夏梦,你也早点回去吧!小心点身子…”说完我就上了车。

    车子上全都是血迹,那是初晴的,火机静悄悄的躺在车坐上,刚刚落在车上的。

    我拾起了火机,在车上点上了一根烟,随后启动了车子。

    倒车镜中,我看到了在医院门口发愣的夏梦。

    我到了家,简单的冲了一个澡,随后我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我查找了一下手机的通话记录,其中有赵亚川的,我直接拨打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赵亚川接通了我的电话。

    “恭喜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歪了两下脖子,镜子中的我腮帮子肿了起来,那是子铭打的。

    “你在说什么?”赵亚川说道。

    “说什么?哈哈...路易怎么解释?”我问道。

    “路易?什么路易?”赵亚川问道。

    “别尼玛的跟我打哑谜,小秋名山约一下,生死听天由命…”我冷笑着,对于赵亚川这种人,我恨不得撕碎他。

    “你什么意思?”赵亚川依然不承认。

    “我什么意思?威胁我的时候你忘了?我就问你,敢不敢在小秋名山跟我来一场,至于赌注就是你我的——命!”我冷冷的说道。

    赵亚川沉默了…

    “有意思,你自己?还是带着小雨?”赵亚川说道。

    “就我跟你…玩命!”我像是疯子一样的说道。

    过了好半天,手机里面传来了疯狂的笑声…

    “好…玩命!到时候跌落悬崖,别来找我偿命…”赵亚川也是个疯子,他疯狂的笑着,似乎这是一场很有意思的游戏。

    “死?我也要拉上你…今晚,九点准时见…”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了电话,我一头扎在了沙发上面,脸火辣辣的疼,身上也都一阵的酸痛,我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

    缓了好一会,我才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又安静了下来。

    我连呼吸都是痛的,脑子里面全都是抱着被血染红了婚纱的初晴,邀请函静静的躺在了换下来的衣服上面。

    我随手把邀请函抽了出来,整个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陪我走进婚姻的殿堂…”几个字,染上了血红…

    “初晴,对不起…”我苦笑着,心里面很愧疚。

    一想到医生说她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我就揪心的痛,她那么热爱舞蹈,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可是…一场车祸,或许会毁了她的梦。

    “我…我就是想谈了一场不分手的恋爱,真的…就这么简单!”我苦笑着,心痛到了极点。

    “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命运吗?我他吗…我他吗上辈子作孽了?还是和命运女神有一腿?至于这么折磨我吗?”放下了请帖,我自言自语,疯疯癫癫的。

    “不知不觉的爱上你…”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回过了神,暮雨打来的。

    “呼…”我缓和了一下情绪,尽量的让自己变得正常起来。

    “喂…”接通了电话,准备的一大堆说辞,却突然说不下去了。

    “我都知道了…”暮雨开口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

    “冯一,不要太过伤心…”暮雨说道。

    “没事…我没事的…”我摇了摇头,仿佛暮雨在我的身边。

    “你在哪呢?”暮雨问我。

    “我…”我不想告诉暮雨。

    “在家,对吗?”暮雨问道。

    “嗯…”我最终还是没有说谎,面对她,我不会说谎。

    “好…在家等我,我马上就到…”暮雨说道。

    我什么都没有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没几分钟,我就听见了开门声…

    “来的这么快…”我冲着暮雨笑了笑,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知道这事我就过来了,楼下看到你的车了…你的脸怎么了?”暮雨换了鞋,然后走近了我。

    “没事…”我摇了摇头。

    “还没事呢?都肿成这样了,我给你上点药…”暮雨急忙回屋拿出了医用箱,然后从里面找到了跌打药就要给我上药。

    “暮雨…”我推开了暮雨上药的手,平静的看着她。

    “怎么了?啊…不用药,那…我去买冰!”暮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随后匆匆忙忙的穿上了鞋子,然后就要去买冰。

    “我们分手吧…”我痛苦的说道。

    暮雨愣在了原地,随后回过了头强挤出了一丝的笑容说道:“人渣,你是不是喝酒了…”。

    “我们…分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