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素颜的萱萱 (打针吃药睡觉...)
    a ,最快更新我和女神有个约定最新章节!

    别墅大门打开了,一辆宝马车开了进来…

    “糟了…”我郁闷了,脸都黑了,不用想,肯定是丁谋了。

    这要是让他撞见我和他女儿单独的待在他买的别墅中,那我可就真的是在作死,好歹人家是董事会成员,正经八百的股东,虽然不一定能把我咋地,不过背地里面搞我,我犯不上啊。

    “这…有后门吗?”我忍不住问道。

    萱萱突然笑了,然后摇了摇头。

    “我去,你还笑得出来?这要是撞见了,有理也说不清…”这种事我见的太多了。

    “真的没有后门,要不…你去我房间躲躲吧…”萱萱想了想说道。

    “去你房间?没有其他出路吗?”我皱了皱眉头,有种被人圈在了这里的感觉。

    “没了…”萱萱摇了摇头说道。

    “好吧…”我也没招啊!这是人家,只能听从安排。

    我上了二楼,不过我当时就郁闷了,楼上五六个房间?我趴在楼梯口小声的问道:”哪个是啊?”。

    “咔嚓…”别墅的门打开了,丁谋进来了。

    萱萱也聪明,深处了三根手指…

    我明白了,真是个聪明的姑娘,忍不住冲她伸出大拇指。

    “吃饭了吗?”丁谋的声音,听起来很温和。

    “吃过了…”萱萱平淡的说道。

    “嗯…那就早点休息吧!”丁谋笑着说道。

    “好…”萱萱答道。

    …两个人的对话听起来挺平淡,我也找到了萱萱的房间,随后悄悄的摸了进去。

    说真的,有过这样的经历,心里面挺颤的,记得上次在初恋家,差点没让初恋她妈给我炖了,现在想想都后怕。

    过了好一会,萱萱进来了。

    我突然觉得鼻子很热,似乎有东西流出来了。

    “冯一哥,你怎么流鼻血了…”萱萱身上围着浴巾,急忙从一旁拿过了纸巾。

    “老毛病了,没事,小问题…”我擦了擦鼻血,心里面一阵的呼吁,珍爱生命,远离大…波。

    “话说…我这怎么出去?”我有点郁闷的问道。

    “真的没有后门,要不一会你从二楼跳出吧…”萱萱想了想说道。

    谋杀亲夫…我心里面碎碎念了一句。

    “只能这样了…”我点了点头,心里面还是挺庆幸的,这多亏不是高层,才二楼而已,想当初初恋家似乎是六楼…想到这些,当时就安慰了不少。

    “嗯…平日他根本不过来的,我想应该有事要说…”萱萱突然说道。

    “有事?”我奇怪的看了一眼萱萱。

    “嗯…估计一会就要找我谈话了…”萱萱说道。

    真一对奇葩的父女…

    “当当…”突然有人敲萱萱卧室的门。

    我吓了一跳,急忙躲进了衣柜里面。

    dc最_d新}章节上(

    整个世界都昏暗了下来。

    “嘎吱…”萱萱打开了门,丁谋走了进来。

    “怎么了爸?”萱萱问了一句。

    “我…找了一个女朋友,准备结婚了…”丁谋笑着说道。

    透过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衣柜的缝隙,我看见萱萱面无表情。

    “我知道,可能有些唐突,可还是要跟你说一声…”丁谋的话语有些软弱,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无所谓的…”萱萱平淡的开口。

    那一瞬间,我似乎觉得丁谋老了许多。

    “嗯…知道了…”丁谋像是个犯错了的孩子,他苦笑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心疼丁谋十秒钟…

    门关上那一瞬间,强忍着的萱萱哭了出来,她默默的流泪,默默的伤心。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句话真的让我深有体会。丁谋这么大的一个人物,处个女人还要向萱萱解释。

    “咔嚓…”不一会,听到了一声关门的声音。

    “他走了,冯一哥哥你出来吧!”萱萱开口说道。

    我放下了手中的小裤裤,刚才才紧张了,所以抓了一会。

    “他很爱你…”我随口说道。

    萱萱愣住了,看着我,一声不吱。

    “他可是丁谋啊!可刚才那样子一点也不像丁谋,更像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恳求…”我笑着说道。

    萱萱低下了头,她瘫软的坐在了地上,然后苦笑着说道:“你可以走正门了…”。

    这是在撵我走了,吗的,刚才还叫老子哥哥,现在就要撵我走,太过分了。

    “你自己心里面应该很清楚,只是你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而已…”我平淡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萱萱突然发了疯似的咆哮着。

    然后她猛地拉起了我的手,连浴巾都忘记了脱下,穿着拖鞋出了别墅,和我要车钥匙。

    我看着这个略微疯狂的女人,将车钥匙递到了她的手中。

    “上车…”我还在发愣,萱萱却已经坐在了主驾驶上。

    女司机…这个概念让我有点慌神,不过我还是上了车。

    萱萱的动作很熟练,并没有因为车是法拉利而显得生疏。

    她启动了车子,一个倒车飘逸转弯,然后开出了别墅区。

    晚上七点多钟,也是北京各个路段堵车的高峰期,我们被堵在了街道上,至于萱萱则是一副很淡然的模样。

    我想问些什么,不过最终却没有问出口,只是有意无意的看着萱萱,这女人,穿着老浴巾,散着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咕噜…”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尽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老子是男人,又不是李莲英。

    “为什么她不能接受我的母亲…”萱萱突然开口说道。

    “这个不清楚,不过…你现在应该把这个穿上…”我把外套脱了下来,随后披在了萱萱的身上。

    萱萱愣了一下,同时也回过神来,她似乎才发现自己裹着浴巾出来的,脸不禁一红,像是能滴出血来一样。

    冲动是魔鬼,这个道理年轻人似乎不太懂。

    萱萱突然看向了我的裤子,那眼神似乎怪怪的。

    卧槽,这就更过分了。

    我摇了摇头,表示行不通。

    “冯总,我知道你最好了…”萱萱咬着嘴唇,妩媚的样子堪比武媚娘。

    “砰砰…”撒娇的女人需要看脸,有的让人心烦意乱,可有的却让你心神不宁,看着素颜的萱萱,我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着,吗的,这就是一个岛国的妖精,平日里看着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可是人家真会活啊!一个动作都能让你神魂颠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