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深度催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冲着方庆生笑了笑,随后坐了下来。

    “冯一先生,您打算怎么谈?”方庆生心动了,毕竟每个人都有梦想,谁都不想寄人篱下,任人摆布,谁都想出名,而在方庆生的眼里,我就是一个机遇。

    “交易很简单,你负责给我顾思新的资料,而我帮你拉人…”我平淡的开口。

    方庆生没有立即回答我,他很沉默,但更多的是挣扎。

    人性与道德冲击着他,而我则是安静的等待着他的抉择。

    我的话不是说说而已,他帮了我,我必定要给予他回报,至于怎么回报,多大的价值,那就要看他给我多大的利益了。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合作失败,在人性与道德之间,方庆生选择了道德,选择了职业操守,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怪他,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选择的权利。

    “那等价的交换呢?”方庆生不在挣扎了,他选择了妥协,人性与道德之间选择了人性。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菩萨,有的时候没有必要遵守规则,“那就看方医生消息的内容了…”我笑着说道。

    方庆生不在挣扎了,他冲我笑了笑,随后拿出了小钥匙,在办公桌的下面找出了一份档案推给了我。

    我打开了档案,里面是一些关于顾思新的资料。

    顾思新,男,二十三岁,燕大大三的学生…

    “两年前这个男孩找到了我,当时我挺奇怪的,问他什么都不说,就在我对面,看起来很低沉,很犹豫,同时也很冷漠…”方庆生说道。

    我看着顾思新的档案,上面有着记录。

    我点了点头,示意方庆生继续说。

    “后来见他不说话,我就给他做了催眠,难度挺大的,他似乎很紧张,但是好在成功了…后来…”方庆生有些犹豫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道:“他的梦境很奇怪,沉睡的他总在呼喊着哥哥,不要…我有些好奇,慢慢的引导他,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很小的时候,亲自看着自己的哥哥死去…”。

    ¤更9r新;、最j快上^b

    听到这了,我微微的抬起了头,卜红提起过。

    “应该还有吧?”我随口问了一句。

    方庆生点了点头…

    “杀他哥哥的那个人,是个他的近人,我本来想要多问些出来,可是每到问道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他总会突然的惊醒,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方庆生说道。

    “他杀?”我心里面猛地跳了两下,总觉得这背后藏着巨大的秘密。

    方庆生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他来我这两年了,每一次来都不说话,我习惯的给他进行催眠,让他深睡…有几次我想过挖掘,不过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醒来,后来他给了我很多的钱,每到周六周日都会来我这做一次深度催眠睡下…我也就放弃了探寻他心中秘密的想法了…”方庆生平淡的说道。

    装好了档案,我将档案推给了方庆生。

    虽然得到的内容不多,可是也够我惊讶的了。

    顾思明大哥的死没那么简单?

    “今天是周六,他马上要到了,那有个暗间,你躲一躲…”方庆生说道。

    我看了一下时间,今天是周六,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上班上的都糊涂了,像我们这个位置,有时候不分周六周天,忙的时候什么时间都在忙,清闲的时候,怎么都闲着。

    “好…”我明白方庆生的意思,推了一下一边的玻璃,果然这有个暗门。

    我进去了,没两分钟的时间,我就听到了有人推门的声音。

    “你来了…”方庆生的说话声。

    “嗯…”有人“嗯”了一声。

    我趴在了门缝上偷看…

    青年长得帅气,不过面容比较冷酷,眼神中带着一抹忧郁。

    也不等方庆生说些什么,青年人坐在了睡椅上,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目光看向了进来的门。

    “没人的…安心躺下吧!”方庆生站了起来,顺手锁上了门。

    青年似乎安下了心,倚靠在了睡椅上。

    我突然觉得卜红太他吗的靠谱了,要不是她拉着我,估计我直接找上去,就顾思新的这个状态,老子啥也问不出来。

    方庆生手里面多出了一块怀表,他在顾思新的眼前晃来晃去,嘴里面似乎还嘟囔着什么,渐渐的,顾思新的眼皮越来越沉。

    “嘚…”方庆生打了一个指向。

    顾思新总算不在挣扎了,他深深的睡下了。

    方庆生收好了怀表,随后说道:“冯一先生,出来吧!”。

    我走出了暗门,心中有所惊讶,真他吗神奇。

    不过我也有所抵触,对于这群人,还真的让人害怕。

    “他睡着了?”我问了一句。

    “嗯…也不算,准确的说是被催眠了…深度催眠…”方庆生冲我笑了笑说道。

    “有什么区别吗?”我问道。

    “有…一个是正常生理反应,一个是利用听觉和触觉引起的半睡眠…”方庆生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其实还是没大听懂。

    “其实催眠理解起来不难,就像是一个母亲,告诉她的孩子,你该睡下了,然后孩子得到了这种暗示,进入睡眠…”见我没有大明白,方庆生给我解释道。

    “哦…”我稍稍的懂了,我把催眠理解成了一种暗示,一种睡眠的暗示。

    “而像这个孩子,普通的催眠术已经不管用了,他不接受那种暗示,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只能深度催眠,让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幻…”方庆生无奈的说道。

    “这样下去会不会很危险?”我问了一下。

    “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可能会那样,不过这孩子,不会的…其实他每次来我这里,只是想要睡一个好觉…”方庆生说道。

    “睡觉?”我意外的问道。

    “没错,就是为了睡觉,我让他沉睡,然后什么都不想,好好的睡一觉…其实我觉得他挺可怜的,第一次见到这孩子的时候,他就像是十几天没有睡觉一样,眼睛通红,头发凌乱…”方庆生说道。

    “那…方医生,对于这孩子,你有什么结论?”我问道。

    “他的哥哥的死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让他到现在都无法回到现实…”方庆生开口说道。

    “那,你认为他能走出来吗?”我随口问了一句。

    方庆生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