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这老太太真过分 (三更,求果实)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庆生有点激动,手心都捏出汗了,他应该认真了…

    “那…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我问道。

    “没了…就这些,另外,他说的内容都被我记在了稿子上面…”方庆生说道。

    “嗯…谢谢,那我们,合作愉快…”我说道。

    “嗯…那您忙去吧,他也该醒来了…”方庆生说道。

    我点了点头,离开了工作室。

    出了大厦,我点无语了,这方庆生还真的想出名想疯了…

    不过,方庆生的头脑不错,出书,做电影,找明星,这简直是包装一条龙。

    回到了车上,我开车离开了这里,在一处安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顺手拿起了副驾驶上的稿子…

    上面写的是一个心理医生在治疗一个年轻人的过程中意外破获了一场连环杀人案,而整个过程匪夷所思,惊悚恐怖。

    “看正…版章8节上d)。

    翻了两页,我有点无语了,这人还真的挺有才的。

    这个孩子又来了,他全身是血,应该是打架了…

    又一次给他进行深度催眠,孩子睡着了。

    他睡的不是很踏实,我怕他醒来,那样是我的失职,我负责引导他,给了他一片光明的梦,可是…

    他自己陷入了黑暗,扭曲的面孔,痛苦的神情,我多想替他承受这一切,真的太可怜了。

    我继续做着引导,他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可是这种安静只是片刻,没一会的时间,他又在挣扎了,比以往更加痛苦。

    我开始进行疏导,给他编制了一个完美的梦境,不过…没有任何作用。

    他严重了,我害怕他会人格分裂,索性打开那道地狱之门。

    他开始挣扎,奋力的挣扎,梦里面的他极端害怕,躲在角落里面。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堪的画面,嘴里面含糊不清。

    我问他,那是哪里?

    他告诉我是一个放着棺材的地方…

    我继续问他,不过没什么效果…

    我换了一种方式,问他死去的是谁。

    他告诉我是他的叔叔,他们去祭拜,戴孝…

    房山义庄枯井旁…

    ……

    看着上面的笔录,我有种过电影的情节,方庆生写的太逼真了,让我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能想象到他询问的画面与顾思新的挣扎…

    “房山义庄,枯井旁…”简单的几个字,却带着重大的意义。

    “我真的要掺和进去吗?”我倚靠在车座以上,有些犹豫。

    假如顾思明真的杀了他大哥,我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吗?我觉得没有必要…

    致幻药…

    我放下了手,想到了什么。

    毒品,致幻药,顾思青的死?

    这三者会有什么关系吗?为了钱财杀掉自己的亲大哥,这个理由成立吗?还是…

    思路在飞快的旋转,我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东西,却又很模糊,以及不确定…

    赵亚川说过,让我防备点顾思明,还有那只假手是顾思明送的,那…

    那一次的致幻药会是顾思明让路易给我下的吗?

    想到这些,我不禁有些头皮发麻,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顾思明的时候,那个人文质彬彬,相当的有礼貌了。

    即使后几次遇到,也是一副大哥哥的样子,挑不出任何毛病,要不是那次他在会谈上表明态度,我想到现在我都会把一切的责任推给赵亚川。

    看来我把事情想的更简单了…

    顾思明会不会跟毒品有关系?同样…顾思明会不会就是让路易撞初晴的人。

    我点上了一根烟,情绪稍稍的有些波动,这些谜团等着我去寻找,而我现在做的一切紧密相连。

    电话?

    我翻开了手机,找到了毛善民给我的那个电话,随后…

    我下意识的拨打了过去。

    一秒,两秒…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嘟嘟嘟…”电话拨通了。

    我下意识的举动居然打通了这电话,我简直不可思议。

    会是夏梦吗?

    我不禁这样想,路易与夏梦的赌局,徘徊在我的脑中。

    周旭?

    这个人才是我心中的那个答案,而且我觉得就是他。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过了一会,电话里面传来了这个声音。

    空号?怎么可能?明明打通了…

    我有些不可思议,反复的试了两次,不过没什么效果。

    一切都太过诡异了,无法解释。

    “正好休息,我就去看看那个义庄长啥样…”放下了手机,我决心查下去,总觉得一切都近在咫尺。

    开车回了家,换了一套行头,顺便戴了遮阳帽和口罩,然后打车去的房山区。

    下车了,我也就感慨了,房山真他吗的大…

    义庄,枯井?我这是白痴的行为吗?简直大海捞针…

    “小姐姐,知道房山义庄在乃吗?”抓住一个二十岁的姑娘我就问。

    “神经病…”女孩子吓的跑了。

    吗的…表子,别让我知道你家地址,敢骂老子神经病?到时候让你放弃抵抗…

    “小妹妹,知道房山义庄在哪吗?”中学生刚放学,我抓住机会问了一句。

    “妈妈…有叔叔要给我棒棒糖…”中学女生大喊大叫,引来了一群人的鄙视。

    “阿姨,房山义庄知道吗?”。

    “大叔,房山义庄知道吗?”。

    “你他吗的知不知道房山义庄…”我抓住一个小胖子就问。

    ……

    大海捞针,我真后悔没问清楚,不过我想也没必要了,方庆生也就知道这些,再者说,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直接来房山了。

    会不会是方庆生骗我?

    我不禁这样想,不过又摇了摇头,在方庆生眼里,我是他的财神,一旦时机成熟,他出名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早餐、午饭都是在房山周边吃的,一直找到下午,我都有点绝望了,没有人知道房山还有个义庄。

    我哭丧着脸,心情挺不爽的,感觉自己是不是被耍了。

    准备打车回去了,觉得没啥希望了。

    挥了挥手,出租车停下来了,我刚要进去,身边路过了一个老人,看起来得七八十岁了,背着个大箩筐,穿的很破烂。

    “师傅,你等等…”我从车上下来了。

    “老人家,老人家…”我叫了一声老人。

    老人回头看了我一眼,不屑的眼神。

    这老人真皮啊!

    “奶奶,奶奶…”我尝试的叫了一声。

    老人家停下了脚步,然后开口说道:“孙儿啊,啥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