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人性的贪婪与自私 (两更,求果实守护)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世界都安静下来了,我独自走在街道上,孤独、麻木…

    其实心里面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不过好在我克制住了,在我身上,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更何况,我现在还有夏梦,这也许是安慰吧!

    这个结局真的有点意外,初晴选择了子铭,我选择了夏梦,我们都是好哥们,看来即使分手了,我们之间还是有共性的。

    在麻木中成熟,在成熟中麻木,翻来覆去,折磨着人的内心。

    “分开之后…”手机的铃声想起来了,我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无奈的摇了摇头。

    “毛警官…”我接通了电话,心情不是很好。

    “找到了,枯井下面确实有一句尸体,不过…并没有你说的凶器…”毛善明说道。

    听完毛善民的话,我顿时精神了起来,不过心里面也觉得膈应,那天我真的跟死尸在枯井里面背靠背?想到这些,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心里面有点犯忌讳…

    “没有凶器?难道是挖的不够深?”我有点疑惑,按照我的猜测,尸体应该跟凶器埋在一起的。

    “已经挖的很深了,再往下挖不了了,全都是碎石,要是猜的没错的话,这口井本来是要凿成水井的,不过打井的人也没想到地下全都是碎岩吧!”毛善明解释道。

    “那就奇怪了…”我心里面也疑惑了,尸体都发现了,可是没有凶器,或许凶器跟尸体分着处理的吧?

    “冯一,你那还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吗?”毛善民气喘吁吁的问道。

    “没了,其实那些都是我的推测…”我想了想说道。

    “嗯…”毛善民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大致的看了一下,尸体已经腐蚀掉了,现在只剩下了骨头,头骨被劈碎了,胸前的肋骨也碎了几根,右手骨完全的脱离…”。

    “毛警官你在现场?”我惊讶的问道。

    “嗯…还有我几个老同事,我们现在就在枯井这里,尸体刚刚从地下运上来…”毛善民说道。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忍不住问了一句:“毛警官,您的手机啥牌子的?”。

    “嗯?诺基亚1110,最老的型号了,有什么启发吗?”,毛善民问我。

    我干笑了两声,没啥启发,就是觉得这手机真牛逼,在大山里丝毫不影响信号。

    “没有,只是觉得毛警官真厉害,这都黑天了,居然在那种地方捅咕尸体…”我挺钦佩毛善民的,要是我肯定慌得很,就算有人在,心里面也不踏实。

    “常年跟尸体打交道,都习惯了…”毛善民平淡的说道。

    “这个,那您忙吧,要是有线索,我肯定第一时间通知您…”我对毛善民很客气的说道。

    “嗯…好吧!估计把尸体运下去还得一段时间,等我这边再有消息,再通知你你…”毛善民说道。

    “好,那就谢谢毛警官了…”我道了一句谢,挂断了电话。

    突然觉得冷飕飕的,一想到跟一具尸体亲密接触过,心里面就打怵。

    {j。首发8

    凶器在什么地方?这是我挂断电话的第一个问题,我摇了摇头,想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毕竟我不是神探,就是一个个混迹职场的人,能发现枯井有问题已经很不错了。

    “方庆生会不会知道?他会不会对我有所隐瞒?”我反问着自己,脑子转动的飞快。

    我不知道顾思明和我要找的背后的那个人是什么关系,可是既然查到这些了,那就继续查下去吧。

    我打开了手机,找到了方庆生的电话,随后拨打了过去。

    “冯先生,有什么线索吗?”方庆生接通了电话,急忙的问我。

    “尸体找到了,埋在了枯井下面,因为时间太久了,已经腐化的不成了样子,头骨,胸骨,手臂有着被斧子劈过的痕迹,不过行凶的斧子没有找到…”我没有隐瞒,将毛善民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方庆生。

    “没有凶器?”方庆生也有些意外的问道。

    “没有,只有一具白骨…”我说道。

    “不对啊!这孩子说过的,尸体跟斧子都扔在了一处…”方庆生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我眯着眼,果然,方庆生藏私了,这个人也不是真诚心合作。

    “这件事警方已经插手了,我也是从他们那得到的消息,挺严重的,十几年没有过这么大的案子了…”我吓唬他说道。

    “真,真的吗?”方庆生显然被我吓到了,警方插手的事,他要是乱弄,到时候自己会折进去,这一点他比我清楚。

    “真的,我本身就是帮他办案的,上一次跟你不得不表明许多东西,现在顾家似乎也有动向了,不过好在没查到你,要是真的查到了…你自己小心点…”我继续忽悠方庆生。

    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他是心理医生,可他不是圣人,他明白其中的厉害。

    “顾思新是顾家车行的第二继承人,假如顾思新有异动,顾思明第一个查到的肯定是你,所以你要小心点,至于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我这个倒不是吓唬他了,到时候顾思新要是有个风吹草动,凭借顾思明的能力,调查出来他还是很容易的。

    “冯先生,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方庆生开口问我。

    我深思了一会,要是完全的将方庆生这边堵死了,到时候麻烦的是我,可要是不堵死了,他真的会有危险。

    兵行险招,只能委屈一下子方庆生。

    “我觉得你有两条路能走…”我开口说道,琢磨着怎么算计方庆生。

    “冯先生请说…”方庆生也不墨迹了,似乎是有点急了。

    “第一,放弃所有,隐姓埋名,等这件案子结束后在露头,这是对你的安全着想…”我思索了一下说道。

    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方庆生似乎不想接受这一切…

    “第二条呢?”方庆生问了我一句,有些不甘心。

    “那就看你能不能抓住机会了,在最短的时间内问出点重要的东西,协助警方破案,到时候你顺便出书,名利双收…不过这种事有点冒险,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其实刚才方庆生犹豫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