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啤酒和故事 (三更 )
    ,精彩无弹窗免费!

    ◎e更新k最快j#上0

    我发呆的看着手机半天,不过没有任何回复。

    “或许忙着呢吧!”我安慰自己,叹了一口气。

    临近傍晚的时候也没有得到回复,我下楼吃的米线,随后随意的逛着,这一次我并没有选择去四惠,我害怕一不小心在走去暮雨那里。

    百子湾离赛洛城不远,我沿着街道走到了百子湾的地铁口,这个时间是下班的高峰期,乘坐地铁的人太多了,用拥挤来说,一点也不足为过。

    我曾经就经历过,地铁下人山人海,根本看不到有空隙的地方,这就是北京的魅力——人多。

    不过今天并没有出现那种情况,上班高峰期跟下班高峰期还有所不同,我站在百子湾的地铁站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我曾经也是他们的一员,那时候跟着挤地铁,见空就钻,不过当时很有动力,总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看到现在的自己,不禁有些感慨,一切都回不去了,动力也不一样了,现在的我现在想的很简单,活的更好,站的更高…

    那时候年轻,想的东西也特别的简单,买房子,买车,娶老婆,也就是这些事了,可现在呢?这些已经都不是事了,坑的那一千万,在北京买套房子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世界变了,体系也变了,我母亲那一袋的人大多数都是攒钱,一分一分的累计起来,可现在…赚的都是巧钱,越有思想,赚的越多。

    百子湾这一片的小吃不少,特别是这个时候,什么烤冷面,烤肠,烤鱿鱼…应有尽有,不过他们都小心翼翼的防备着,要是城管来了,撒丫子就跑。

    在北京赚钱挺容易的,只是看你吃不吃辛苦,就这么一个小摊位,一个月净赚几万块似乎没啥大问题,北京别的不多,有钱人多。

    我要了一份鱿鱼,点了一瓶啤酒,然后找了一个台阶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很久没有这样做了,放在两年前,这才叫生活。

    夕阳渐渐落下,夜的帷幕拉起,我拎着酒瓶子傻愣着,一瓶酒喝完了,鱿鱼也吃完了,有点意犹未尽,却饱的不能再包了。

    我看了一下手机,夏梦仍然没有任何回信。

    人生落寞,总是为吃饱而活着,可当真的吃饱了以后才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的奢求。

    我过早的想要爱情,结果爱情像是泰坦尼克号一样的沉入了大海,纠结过后,现在的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了。

    都说拨开云雾看青天,可北京雾霾多啊!上乃看去…

    “哎…”无声的叹息,惆怅了一下。

    “都吃海鲜了还叹气?”卖烤串的小哥们总算是休息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我身边。

    “海鲜?”我有点没反应过来。

    “可不,鱿鱼可是海鲜呢!”烤串的小哥们慧心的笑了笑。

    “啊?啊!哈哈…是啊!”我点了点头,心里面挺想笑的,这个海鲜真的不一般。

    “海鲜啤酒,越喝越有…”小哥们很开朗,年纪应该也不大。

    “走一个?”我在烤鱿鱼那里拿了两瓶啤酒,顺手付了钱。

    “不行啊!我得赚钱了,一会更忙活了,喝多了犯迷糊…”小哥们笑着说道。

    “少赚一天,来一场烂醉…”我怂恿着他说道。

    “哎…来一瓶,不过这钱不算你…”这小哥们犹豫了一下,最后接过了啤酒,随手递给了我几块钱。

    我接过了钱,也没有做作。

    这哥们用牙咬开了啤酒,和我干了一下,两个陌生人就这么的坐在了一起喝上了,这一切看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

    “小哥们,哪里人?”我问道。

    “陕西的…”这哥们快人快语,喝酒也快,这才没聊两句,酒已经干掉一半了。

    “兵马俑!”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陕西兵马俑。

    “嗯…对,对…哈!”小哥们性格很开朗,听完我的话后大笑了两句。

    “做这个多长时间了?”我晃悠了两下,然后问了一句。

    “三年了…”听我这么一问,这烤串的小哥们看起来有点叹息。

    “你看起来年龄也不大…”我说了一句。

    “嗯,二十二了…”小哥们笑着说道。

    二十二…这个年纪确实有点低了,三年前做这行,那年才十九岁?我十九岁在干嘛?肯定是上学…

    “这么早就退学了?”我有些感触的说道。

    “哈哈…大哥,我要是说我十五岁就退学上工地了,你肯定更惊讶…”烤串的小哥们笑着说道。

    我确实挺惊讶的,现在就连农村都开始重视教育了,这小哥们应该赶上了,不过他十五岁就辍学了,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嗯…你这年纪,现在应该上大学…”我想了想说道。

    “哎…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脑瓜子一热,跟我爹去工地了,我爹本来让我吃吃苦然后在回学校,谁知道我性子野了,真的适合工地那种地方,后来在工地一干就是三年…”烤串的小哥们陷入了沉思,说起话来挺有意思的。

    “后来咋心思卖烤串了呢?”我笑着问道。

    似乎提到了伤心事,烤串的小哥们有些沉默。

    “我十九岁就结婚了,娶了同村的姑娘,当时以为自己的小生活开始了,可谁知道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女人给我生了个小姑娘,然后拿着我的钱跟别人跑了。也是那天醒悟的,男人可以没钱,没志气不行,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带着还没有满月的孩子来了北京,然后四处的碰壁,没人愿意用我,我没学历,还带个孩子…后来看别人弄了个这么的小摊位挺赚钱的,自己也弄了一个,当时买完食材还有炉灶什么的就没钱了,背着孩子站在街口连夜的烤串,就这么的挺过来…”烤串的小伙子笑着说道。

    我才发现,有一个小女孩正趴在桌子上写字,很认真。

    “你的小孩?”我看了一眼那小姑娘问道。

    “嗯…她叫幸运,在北京幼儿园借读,再过两年钱攒够了,我准备回家乡买一个大房子,开个烧烤店…”小哥们笑着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