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诡异的十年前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后她看向了一旁用功的女儿,脸上浮出了一丝安慰,也许这就是为人父母吧!

    “哇…干了,我要忙去了…”小哥们冲我笑了笑,剩下的小半瓶啤酒一口干了一下去。

    “酒量还是这么好…”地铁口出来人,应该是认识这小哥们,有说有笑的。

    “哈哈…”小哥们挺豪爽的,拍了拍屁股,戴上手套又开始忙碌了。

    我望着小哥们,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其实想要跟他多聊两句的,遇到能说上话的人真的挺不容易的,不过他还要养家。

    我看向了一旁的小女孩,喝下了剩下的啤酒,然后起身,摇摇晃晃,迷迷糊糊的往家走去。

    等待了一小天,没有等到我想要的结果,进了小,我坐在了小区楼下的秋千中,晃动着秋千,望着今夜仍然朦胧的夜空,心里面出奇的宁静。

    人生苟且,命运多舛。

    *=首“-发

    有点醉了,酒倒是不多,只是我不愿意醒来,我醒来之后还要面对现实,到不如借着这两瓶酒让自己醉生梦死。

    “初晴,我们就这么结束了吗?”我感慨了一句,想到了那些年,我的心思有点不好受。

    “苏秦,你怎么又跑来了…”我苦笑着,自言自语。

    “爱情路的尽头…”我想到了那个梦境,太过真实了,现在想起来,都让我觉得那是真的。

    我摇了摇头,尽量不去想那个结果。

    “分开之后…”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我微微的愣了一下,不过随后有些失望,不是夏梦打来的。

    “喂,毛警官…”我接通了电话。

    “小一,你现在有时间吗?”毛善民问了我一句说道。

    “有…”我下意识的答道,随后有些后悔了,这么晚了毛善民能有什么事!

    “那好…来一趟警局,我们有重要的事找你…”毛善民急迫的说道。

    “案子有进展了?”我疑惑的问了一句。

    “嗯…越快越好,好多领导都等着你呢!”毛善民是个急性子。

    “领导?”我有点蒙了,这关他们领导什么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快点来吧,警局见…嘟嘟…”毛善民说完了火急火燎的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一阵的发愣,随后就是觉得头皮发麻,我现在状态可不是什么好人,喝酒了,外加一身的伤痛。

    不过我还是打车去了警局,毛善民已经在警局的楼下等半天了,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猥琐。

    当见到我下车了,他急忙跑了过来。

    “来了…”毛善民说话的方式很简单。

    “嗯…”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随后跟着毛善民进了警局上了三楼。

    三楼重案组的会议厅,会议桌旁已经围坐了一圈人,当毛善民带我进来后,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大家好…”我尴尬的笑了笑,挥手算是打招呼了。

    “真的是冯一…”有个年龄不大的女警小声的说道。

    “哇…长得真的帅…”还有一个萌妹子,似乎也就警校刚毕业。

    “咳咳…”坐在主位置的中年人咳嗦了两声,议论声戛然而止。

    “请坐…”中年人警官客气的说道。

    “谢谢…”我点了点头,坐在了一边。

    “冯一,这是我们陈局…”毛善民介绍了一下刚刚说话的中年警官。

    “陈局您好…”我不敢怠慢,急忙站起来笑着说道。

    “不用客气,反倒是我们这么晚请你来,唐突了…”陈局说话很客气,给人一种亲近感。

    “没有,应该的…”我没有托大,坐了下来客气了一句。

    “好了,闲话少说,这样,冯一先生,你得签一份保密条令…”女人顺手递给了我一份档案单。

    我接了过来,皱了皱眉头,随后打开档案当,里面装的是一份保密合同,大致的意思就是不能泄露此次会议的内容,否则我会因此坐牢。

    “这…”我有点无语了,都不知道自己来干啥,莫名的要冒着坐牢的风险。

    “冯一先生,你不想知道路易还有顾家有什么关系吗?”陈局老狐狸一般的看着我,那样子看起来淳朴善良,不过能与罪恶不共戴天的人,怎么会看上去忠厚。

    我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仔细的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顺手签上了我的名字递给了那个萌妹警官。

    “小民,开始吧…”陈局笑着说道。

    毛善民点了点头,拉上了会议室的防窥帘,熟练的打开了电脑,随后投影仪上出现了一张放大的照片。

    “路易…”我皱了皱眉头,照片上的人就是路易。

    “路易,飙车一族的成员,三年前我查出了他与走私贩毒有关,于是着手开始调查,这个人的背后牵扯了庞大的势力集团,有人试图阻止我得调查,将他洗的干净,就在前些日子,他伪装成货车司机,撞向了一辆婚车,其中一名女性造成了伤害,然后被人保释了,之后他似乎试图逃离中国,不过很不幸,他出了意外事故,坠落了悬崖,当场死亡…”毛善民接二连三的展示了几张照片,都是路易死亡时候拍摄的,引起了一些骚动,特别是其中的女性,捂着小嘴,有点不想去看,这人死的太惨了。

    “顾思明,顾家车行的未来掌舵人,男性,三十五岁,这是他的哥哥,顾思青,还有其弟弟顾思新…”毛善民展示了三张照片,然后继续说道:“顾思青在十年前发生了车祸去世了,当时的肇事司机至今还关在牢狱中,期间他被人保释出去了,不过不久后又犯了事进来了,至今还关押在牢狱中。”毛善民认真的介绍着,顺便将十年前老照片翻阅了出来。

    我扫了一眼在坐的人,他们似乎刚刚知道这些事,全都在记录着笔记。

    毛善民又放出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具骷髅,胸口,手骨全都碎掉了,然后接二连三又播放了几张,其中有枯井的,废弃仓库的,甚至连那个停尸点都拍下来了。

    “经过dna比对,这名死者为顾家车行的第一继承人顾思青,他胸骨,手骨,都有被利器劈过的痕迹,具体判定应该是斧子,而且…死亡时间是十年前…”毛善民眯着眼,扫了一眼众人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