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危险? (两更,求果实,求守护)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跪在地上,疯狂的亲吻着水泥地,我的眼泪打湿了地面…

    李斯在我身边看着我,他很沉默,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我的心情才得以平静了下来,‘劫后余生,活着真好’这是我这一次最真切的感受。

    我仰天,却没有咆哮,现在的我还没有完全的脱离危险。

    李斯扶起来了我,两个人像是傻子一样的开始打车,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人愿意拉我们俩,甚至那些车,像是避开瘟神一样的避开我们。

    “吗的…”回过了现实,我不禁想骂人,比起李斯的给我的感动,真实的世界还真的无情。

    “要不我们走回去?”我看了一眼李斯说道。

    “没事,我有办法…”李斯冲我笑了笑说道。

    李斯跳回了山上,我则是有点不情愿的跟了过去,李斯这家伙用他那匕首正在切一棵不太高大的树。

    我疑惑的看着李斯,这家伙很认真,也不说话,没一会的时间,这碗粗的树被他一脚踹断了随手杠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跟着扛了起来下了山,这家伙直接把这棵树横着放在了路上。

    “走,进山…”李斯冲我笑着说道。

    我明白了,这家伙真坏,逼迫那些车停下来,然后找机会。

    我和李斯蹲在了树下,暗中观察。

    没一会的时间,有车辆被迫的停了下来。

    “吗的…”司机下来想要挪动这树,不过看起来很费劲。

    “走…”李斯说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人生如戏,活着全靠演技。

    s}j.y27^03》(75b9}u

    “兄弟,这是咋了?”李斯一口东北话,说的那叫一个热情。

    “横着棵树,车过不去了…”司机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斯,似乎对他的样子有点奇怪。

    “啊…小一,快点过来帮忙,然后我们还得赶路呢!”李斯招呼了一下我,冲我挤咕眼。

    我心领神会,急忙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然后帮忙扛开了树。

    “哎呀…谢了兄弟,你们这是去什么地方了?造这样?”司机师傅递过来了一根烟。

    我接了过来,趁机吸了两口,这些天都快憋死了。

    “哎…老人家的忌日,带我弟去故土祭拜一下,走了四天的山路…”李斯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们这是要回哪去啊?”司机师傅问了一句。

    “回京,没敢开车来,也不能放着吧!”李斯苦恼的说道。

    “啊…回京啊?上车,我栽你们一程…”这司机大量的说道。

    “这…不好吧!你看我们这样…”李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说啥呢!出门在外,帮一把应该的,上车…”这司机笑着说道。

    李斯一阵的‘感动’,给了我一个眼神,然后我跟着就上车了。

    北京现代,我和李斯坐在了车后面,副驾驶还有一个女人。

    我突然想舒爽的叫一声,走了这么多天的山路,坐车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肚子痛,满大街找厕所,然后找到了,还免费给纸。

    “老公,这都什么人啊?”副驾驶是个女人,声音听起来有点刺耳。

    “别说话了,人家帮忙了,载一程怎么了?”这男人皱了皱没有说道。

    “哎呀…咱们新买的车啊!别弄脏了…”女人矫情了一句,不在说话了。

    “兄弟,别建议啊!她就这样…”司机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我们尽量小心点…”我陪笑说道。

    “你少说两句…”司机瞪了一眼这女人,启动了车子。

    李斯闭目养神,我则是发呆的看着车外的世界。

    终于走出去了,我还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地方。

    想到了这些,眼泪就不自主的流了下来。

    我下意识的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手上全都是大黑泥巴,越抹越黑。

    我不禁愣住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堪了,这也太可怜了吧?

    “老公,你看看他们,这都什么人啊?就像是野人似的…”女人骂骂咧咧的说道。

    “你少说两句吧!行吗?姑奶奶?人家好心好意的帮我们,坐个车怎么了?”男人说道。

    “哼!我看是他们故意把树砍了,然后横在呢的!”女人冷冷的说道。

    听完女人的话,我都愣住了,这女人真特么聪明,这都知道。

    “你给我闭嘴,能不能管管你的嘴?怎么了?这世界就不能有好人了?”男人似乎有点气不顺。

    “不说就不说了,你横什么啊!”女人矫情了一句。

    “哎…是我横吗?你说你这破嘴当误了多少事?本来谈好的生意,就因为你多嘴,我损失了十几万…”男人有点不满的说道。

    “不就十几万吗?有那么重要吗?再说了,咱们好上的时候,你不说一辈子对我好吗?这才几个月啊?你就变成了这样…”这女人倒打一耙,委屈的不得了,最后竟然哭了。

    “好了好啦,宝贝我错了,咱们都各让一步,别说了,行吗?”这男人挺识大体的,也不想跟这女人一般见识。

    女人不说话了,使劲的哭。

    我看着这女人的侧脸,竟然有点熟悉,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这男人也不吱声了,安静的开车。

    一路上,李斯看似安静,其实这家伙的警惕性非常高。

    我挺佩服李斯的,这个时候本应该放松才是,不过这家伙却更加专注。

    “应该没事了吧!”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也有点后怕。

    李斯点了点头,依旧保持着警惕。

    这女人闹起来没完了,竟然唠叨了一路,男人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了,至于我则是根本没心情听她发牢骚。

    突然,我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我看向了这女人,有点不可思议。

    “老公,你看到了吗?这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脸的穷酸样,你看他,盯着我看个没完?”女人回过了头,指着我,有种泼妇骂街的样子。

    她回头的瞬间,我更加确认了,这女人我见过。

    “卧槽,这个世界真特么不大…”我看着女人,惊讶的说道。

    女人愣住了,这男人来了一个急刹车,至于李斯则是快速的掏出了匕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因为惯性,我身子一阵的晃悠,急忙拉住了李斯,然后摇了摇头,生怕他一刀捅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