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殡仪馆的尸体 (两更)
    ,精彩小说免费!

    依柯的直白换来了千城的担心,千城紧张的握着依柯的手,依柯看了一眼千城,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想跟千城过普通的生活,可是一旦离开你的保护,我和千城会很危险,到时候家里想要对付我们俩,我们仍然没有退路,可我要是选择回去,一旦爷爷是要把我当成诱饵,牺牲品,我又会变成那个傀儡的我,千城也会因此陷入危险…”依柯说道。

    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付出了这么多,起码没有白付出,依柯并不是要放弃她的爱情,而是她很真实,看的很远。

    我有点头疼了,需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要不然林家这边也是个麻烦,林海天那个老狐狸,那可是成精的家伙。

    “还真的麻烦,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喝了一大杯牛奶,有点感慨,这保姆可不能这么扔了。

    “可眼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要么回林家,要么远走他乡…”林依柯很平静。

    “别这么沮丧,办法还是有的,不过得想…”我笑着说道。

    “谢谢你冯一…”林依柯说道。

    “还没想到呢!等想到了在感谢也来得及…”我笑着说道。

    “嗯…”林依柯看上去放松了不少,她似乎将自己的所有都压在了我身上。

    我突然觉得压力非常大,不是压力,应该说责任非常大。

    我看向了千城,看向了李斯,看向了韩爽…不知不觉中,我成为了他们的中心人物,不知不觉中,我们从陌生变成了朋友,到现在的相信。

    “放心吧,相信我,我不会让你们失望…”我莫名的感慨了一句,几个人竟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吃完饭了,千城和依柯这俩保姆开始捡盘子刷碗,给我的感觉,这俩货似乎只要在一起,什么事都是开心的。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主动挑起了这个大梁,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陪他们走到最后。

    “走了…”李斯突然来了一句。

    “走?”我有点没反应过来。

    “嗯…去你的家乡看看…”李斯笑着说道。

    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拜托他的。

    o|k

    “火车吗?”我问道。

    “开车过去…”李斯说道。

    “啊…带钱了吗?那边刷卡可能不方便...”我说道。

    “没事,我也弄了支付宝,到时候应该不会很麻烦…”李斯笑着说道。

    我愣了一下,这家伙已经适应了国内的生活。

    “好…到时候有需要说一声…”我笑着说道。

    “开玩笑,我能有什么事,这次任务多长时间?”李斯问了我一句。

    “不知道,最少估计也得十天…”我无奈的说道。

    “嗯…这边完事了,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李斯说道。

    我点了点头,跟李斯的对话总觉得怪怪的,仔细想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慢走…”赶紧让他拎包上车,想想都害怕。

    李斯走了,踏上了去我家乡的路程,我看着他开车离去的,最后无奈的苦笑着。

    “老妈,要是你知道我给你送去一个杀手保护你,你会怎么想?”我问着自己。

    “分开之后…”发呆了片刻,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any打来的?看来这女人和别人应该是睡完了。

    “喂,any姐…”我接通了电话,对于昨天她的做法,心里面仍然有点不爽。

    “小一,昨天对不起,喝多了…”any给我道了歉,挺诚恳的。

    “any姐说什么呢!昨天发生了什么吗?”我笑着说道。

    “额…哈!哎,能陪我去看看进文吗?我想去送送他…”any平淡的说道。

    我有点犹豫,王进文人都死了,更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小一,无论你们以前怎么样,都应该放下了,毕竟人都没了…”any说道。

    我缓了一口气,any说的在理,人都没了,我计较那些东西也都是虚无的了。

    “行,我去接你…”我说道。

    “好…”any说道。

    挂断了电话,我缓了一口气,心情无法诉说吧!有些沉重,带点压抑。

    我开车离开了别墅,韩爽本来打算跟着的,我拒绝了,希望她帮忙照看一下依柯和千城两人,李斯不在,我还真害怕别墅会出事。

    开车去了any的家,刚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any,她冲我笑了笑,我打开了车门,她直接就上车了。

    “人在殡仪馆…”any打开了导航,告诉了我要去的地方。

    我看了一眼,直接开车就过去了。

    路上,any沉默不语,不过跟昨天比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只是偶尔流漏出一丝悲伤。

    表子无情,人却有义。

    这句话用在any的身上很合适,她天性放荡滥情,不过却也有自己轻易,看得出来,她对王进文动心了,不单单是玩玩而已。

    不过我不得不佩服any,这个女人的调整力,自控力,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车子开得不算慢,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any说的那个殡仪馆到了。

    地方不算小,我和any跟了进去。

    王进文的母亲跪在地上哭个不停,眼睛都哭肿了,应该是一夜没睡,王进文的父亲拉着她,身边还有几个人照顾他们两,都是亲属吧!

    王进文躺在冰冷的木板上,尸体已经画好了装,身上也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逝者已逝,走的体面一些。

    我和any没有靠的太近,any下意识的低了一下头,眼圈红了。

    “进文啊…”那边王进文的母亲哭的死去活来,有点收不住了的架势,最后王进文的母亲竟然哭晕了过去,众人急忙扶她出去了。

    殡仪馆剩下了我和any,这个还真的让我有点意外,any下意识的朝着王进文的尸体走了过去,看上去有点像是中了邪一样。

    她靠近了躺在木板上的王进文,轻轻的抚摸着王进文的脸,竟然有些留恋的意味。

    这个女人也很变态啊!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另外就是让我有点不舒服,总觉得这个场景很诡异。

    “快十几年没有伤过心了,你这一走,把我伤到了…”any轻语了一句。

    我皱了皱眉头,非常的不自在,这个人难不成也是个疯子?不过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能跟王进文搭伙,不是疯子是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