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 替小梦子挡灾 (五更,奶瓶求果实!那是动力)
    少了一分稚嫩,多了一分成熟。

    要是放在以往,找到了一份过去的回忆,我肯定会很感触,不过现在更多的是平淡,平淡的让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点上了一根烟,寻狗启事放在了一边,我有些沉默,闷头的吸着香烟,这种感觉超爽,排解着内心的孤独。

    “时间过得真快…”我感慨了一句。

    就在我发呆的这功夫,突然迎面驶来了一辆小货车。

    我愣了一下,心里面一惊,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下意识的启动了车子,然后踩着油门,打了一下放线盘。

    小货车突然朝着我刚才的位置装了过去,与保时捷擦肩而过。

    我的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我刚才没有判断错误,这车就是奔着我来的。

    “尼玛…”我攥紧了方向盘,手上全是汗。

    小货车停住了,司机从里面跳了下来,手里面好像还拎着一个板子,他朝着我车这边匆匆的跑了过来。

    我踩着油门,不给他过来的机会,转眼间就离开了这条街道。

    不过我并没有走的太远,隔了两条街后,我把车停在了一处隐秘的地方,我下了车,打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司机师傅问我。

    “师傅,这两千块你拿着,一会帮我跟一辆车…”我顺手递过去了两千。

    司机师傅做一个明白的手势,在我的指挥下,开会了我刚刚差点出事的地方。

    小货车还没走,那司机蹲在马路牙上吸了一根烟,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他手里面拿着手机,正在跟人通话。

    “师傅,能靠近点吗?”我指了一下那个小货车司机问道。

    “没问题…”出租车司机有点不情愿,似乎不想沾染这事,不过拿了我的钱,他也只能帮我办事。

    “师傅,你不用担心,我们警方会保护你的…”学以致用,生活中的小事情学会了,就是一种生存的技巧。

    我记得抢婚那天,就出现过这种意外,因为我身份的缘故,那些人居然说是真人秀,吗的。

    “啊…明白明白,这钱给您,我们市民应该做的…”司机师傅顺手把钱递给了我。

    “这都是公费,上面出的…”我笑着说道,不过眼下我更关心他们聊的是什么。

    司机师傅见我无心收钱,也就把手拿回去了,然后他打了一下方向盘,不偏不倚,距离那个人也就几米远。

    不过因为是出租车的缘故,也没有引起怀疑。

    “这人很贼!见事不对就打了方向盘,也不像女司机啊!”我听到了对方的说话,虽然有些不清楚,但是大体的内容却清晰了。

    我替小梦子挡了一灾!

    我惊讶了,但是同时也愤怒了,顾思明居然会对小梦子下手?这三天的期限还,没有到呢?

    惊讶过后是后怕,这些人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要是小梦子因为我出事,我后悔都来不及了。

    “先把剩下的钱给我,要不我也不干了!”这人说话的语气非常的横,看起来应该是一个硬茬子。

    “行,那我在酒店等你,你也不用给我出什么幺蛾子,要不然,我的手段,你也应该听过…”这人威胁了一句。

    卧槽…

    我看的都愣住了,这家伙威胁雇主,而且看上去牛逼吊炸天似的。

    “警官,要跟上去吗?”出租车司机问了我一句。

    “嗯,小心点,不要被发现了…”我点了点头。

    车子启动了,司机师傅的手法很麻利,从倒车镜中看他的样子,有点中年人寻求刺激的意味。

    出租车司机跟了上去,距离保持的很好,目测应该三十米的样子。

    一路上红灯居多,那个人不时的探出了头,嘴里面叼着一根烟,骂骂咧咧的,看上去脾气不太好。

    顾思明选择对夏梦动手?要不是巧合,夏梦可能就出事了。

    有人在跟踪那辆保时捷?

    疑惑重重,我更多的是惊讶,没想到顾思明居然胆子这么大。

    既然你心狠手辣,那老子也不是吃醋的,你想要动夏梦,我特么的就打废了你。

    顾思明既然能用斧子劈了他哥,这个人也是一个狠人,甚至我觉得他比周旭更加危险。

    车子再次启动了,那个开小货车的似乎诚心绕弯子,在周围的街道饶了好几圈,最后才换了路。

    n,}首r‘发x●n

    这人的警惕性真高!

    “警官,这人看上去应该经常做坏事吧!你看他在这地方都兜上好几圈了!”出租车司机忍不住说了一句。

    “这人是个杀人逃犯,我们追捕了他三年,终于找到了,眼下正在收网…”我装作一副很了解的样子。

    “啊?…啊!”出租车司机的手抖了一下,看起来有点慌张,“放心吧!他手上没有什么作案工具,就一个扳手,不用害怕,一会他下车了,你直接走就好了…”我笑着说道。

    “嗯…”司机师傅的脸上冒着冷汗,毕竟放谁身上都会紧张,一个杀人逃犯,不是精神病,谁愿意招惹。

    可能是我的话起到了作用,出租车与小货车的距离更加远了,我甚至都担心这家伙会跟丢了。

    过了一会,出租车停了下来,不远处,我看到那个人从小货车上下来了。

    丽堂大酒店…

    这特么的也不是个酒店,就是一个五环边缘上的小旅店,还是地下室的那种。

    “我去…这不是我和苏秦上次来的地方吗?”我小声的嘟囔了。

    不过这小旅店不是我们住的那个,我和苏秦去的那个,在马路的对面。

    一切看起来有些偶然,我在附近下了车,出租车司机说了一句多加小心,然后就开车走了。

    我小心的绕到了马路对面,然后找了一个角落开始蹲点,这个地方不错,刚好能看到那人进去的小旅店。

    那人进去了,随后有人跟了进去,我顺手摸了一块砖头,准备随时抄家伙过去,这种人打了也白打,比钱学林更加可怜,他们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警察局。

    进去的不是顾思明?

    这让我有点犹豫了,毕竟人赃并获才是最主要的,甚至我想好了,只要当场按住了顾思明,死也要逼出那个开小货车的男人指正他吗,然后直接找毛善民给他定罪。

    我突然愣住了。

    ……我和女神有个约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