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警告 (哎 两更)
    “嘎吱…”门被推开了,似乎就像是进自己家一样。

    我愣了一下,这些人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真特么不把老子当回事。

    夜光下,一道细长的影子照了进来,摇摇晃晃,飘忽不定。

    有些不对劲,就算是来找我和暮雨的,恐怕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吧?

    不过我还是稳了一手,没着急出手。

    人进来了,一身的酒气,她似乎发现了我,冲我干笑着,随后猛地扑进了我的怀里,然后…

    “哇哇…”的吐。

    难闻的味道,这一刻我明白遇到谁了,就是那个神秘的酒女。

    吗的,真的有点无语了。

    “你…是谁?”酒女在我的身上画着圈圈,嘴角还有残秽。

    这就是喝醉了的女人,她们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就算有人把她放在床上玩弄,她可能连点反应都没有。

    对待这种烂醉的女人,我谈不上厌恶,只是有些不喜欢。

    我推开了她,随手关上了门,然后去卫生间弄了一下。

    “咔嚓…”卫生间的门开了,这女人跟了进来,然后一把抱住了我。

    “你真的,无所谓吗?”酒女喝得烂醉,根本什么都分不清了。

    “你认错人了…”我推开了她,不怎么想搭理这个女人。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我现在麻烦事似乎不少,就这一宿,我差点没把自己逼疯了。

    女人摇晃着身体,轻轻一推就被我推开了,她坐在马桶上,满不在乎的样子,像是一个死人。

    “既然不能一辈子,为什么还要招惹我…”酒女冷冷的说道。

    然后趴在马桶上疯笑,笑完了哭,哭完了再笑,最后趴在了马桶上面狂吐…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难免有些触动,我想到了几年前的自己不就是这个样子吗?喝醉了在大街上耍酒疯,酒醒后,要么睡在了街道上,要么睡在长椅上。

    我们太像了,像的让我的心软了下来。

    有时候男人也好,女人也好,真的没什么区别。

    世间最伤人的,永远是情感。

    “你喝多了…”我一把拉起了这个女人,随后扶着她回了房间,顺手打开了灯。

    酒女呆呆的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的迷茫,不可思议。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难得文艺一下,顺口来了两句。

    酒女没有眨着眼睛,就在我要出卧室的时候,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我愣了一下,随后苦笑着,然后冲她摇了摇头说道:“你喝多了,我不是你要等的那个人…”。

    酒女的眼中闪过了失落,无比的失落,我这句话像是激活了她心中的痛。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了下来,她双目无神,最后抱着头痛哭。

    可怜的女人,我似乎忘记了她吐了我一身,我突然想起了我和暮雨的相遇,那个夜晚,她就是喝得烂醉,然后闯入了我平静的生活。

    “需要水吗?”我随口问了一句。

    那一次,暮雨半夜渴了要水,我想她应该也需要吧!

    酒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抱着头哭个没完。

    出了她的卧室,帮忙倒了一杯水,随后发现竟然有解酒药,也就帮忙拿过来了。

    推开了酒女卧室的门,她依旧痛苦的抱着双腿,眼睛通红,双目无神。

    “喝点水吧!这是解酒药…”我把杯子递过去了,酒女总算是有点反应,可能是渴了,她接过了我递过来的杯子和药,也没什么防备,吃下去后,把杯子中的水全都喝掉了。

    “还要点吗?”我倒是有点意外,这女人也不怕我图谋不轨。

    “上一次他喂我吃药,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五年了…”酒女轻声的说道。

    她的声音听起来不错,有点像是声优。

    “没想到你还有反应…”我笑着说道。

    “醉了快五年了,偶尔醒来看看这个世界…”女人开口说道。

    与刚才烂醉的样子比起来,这女人看上去成熟性感。

    “那还打算睡下去吗?”我随口问了一句。

    酒不醉人,人自醉。

    只是有时候醉的太久了,都忘记自己是装醉了。

    “你是票客?”女人看了我一眼问我一句。

    “我看起来很像吗?我是这的租客,不过…估计也就这两天,很快就走了。”和清醒的人说话总是不会那么累。

    “我多希望成为她们,可是我做不到…”她倒是干净利落。

    “没想到还有人给自己这么定目标!”我有点惊讶的看着她。

    “就在刚刚,我仿佛看到了生前的他…”女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看上去十分的甜美。

    “生前?”我愣了一下。

    “是啊,生前。他离开我五年了,哎,真的五年了。”女人眼圈红了,最后眼泪又不值钱的流了下来。

    我看着女人,她看起来真的挺可怜的,折磨了自己五年,那种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我比她好一点,那三年里,有着苏秦的陪伴,有着夏梦的鼓励,最重要的是,初晴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果然,有些事情不能比较,比较就有伤害。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女人念叨了一句我刚刚说得诗句。

    “你也没有醉的那么厉害,起码还有反应…”我调侃了一句说道。

    “你也不是天涯沦落人…”女人回了我一句。

    “何必糟蹋自己,没必要的,我以前也堕落过,醒来后发现,真的没什么用…”我笑着说道。

    女人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你在劝我吗?”。

    “没有,我不会劝你的,没必要,有些东西,自己想不明白,别人怎么劝都没用的。”我摇了摇头。

    “你很有意思…”女人看起来更加清醒了,应该是解酒药有作用了。

    “你也一样…”这女人什么都懂,只是将自己锁在一个空间里面不出来,整天用酒麻醉自己。

    “你们走吧,再晚点,我怕你们都活不了…”女人开口说道。

    我愣住了,不明白女人什么意思?

    难道这女人是周旭派来的?不可能啊!周旭在特么的牛逼,也不至于未卜先知吧?就在一年前,我和周旭特么的连点瓜葛都没有。

    ……我和女神有个约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