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随处的危险 (五更啊,五更,我的诚意)
    ,精彩小说免费!

    除了我,暮雨和酒女以外,其她的几个女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女房东和我们一样敷衍警察了事,这一晚上,总算是对付过去了。

    凌晨六点多钟,我们回了租房,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随处可见的黑炭。

    周围布满了警戒线,还有人看守着,我们说明了来意,最后在废墟中找我们的东西。

    还好,房子虽然被炸掉了,不过有些东西没有毁掉,我和暮雨的行李箱,全都压在了尘土下面,除了被烧焦了一点,大体没什么事。

    随身带的笔记本烧成了焦炭,不过还好,除了笔记本,就毁掉了几件衣物,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至于其他人的似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看起来都有些沮丧,但是与那些相比,只要人没事,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

    大家都拿回了一些东西,房东也挺客气的,要赔偿我们的损失,顺便还跟我们道歉,这个倒是有些意外。

    不过我想想就明白了,老爷子以前是江湖人,可能以为是仇家的报复吧。

    赔偿我们都没有要,看得出来,几个女人对房东的印象都不错,就这样,退了一些房租,几个人莫名的聚在了一家不错的餐厅里面。

    有聚有散,虽然才认识没些日子,但是经历了这么一场生死,几个人突然变成了朋友。

    酒桌上,没有太多的祝福,一切都在不言中。

    小冉选择面对现实,她要回学校住了,这算是成长吧。

    餐桌上,我也知道了酒女的真名,她叫孙怡,是一名高中老师,她说她要回国了,继续担任老师的角色,至于理由挺立志的,但是也很想笑,她想培养更多的爆破专家。

    陈晨的变化挺让人无语的,她说她成长了,以后再也不卖了,准备当大姐大,然后组织人卖。

    至于车彤,这女人更有意思,说要跟陈晨共进退,当陈晨的头号的小姐。

    叶鸽最后也做了选择,和我想的一样,她选择回过做代表,没人跟钱过得去,这种机会,这个女人应该不会放弃的。

    就这样,几个人散伙了,三个女人选择同行,只是她们都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分叉口了。

    小冉是单独走的,她的事情有些麻烦,护照学生证都被烧掉了,我们几个给她凑的钱,五千刀,应该足够她挺过去了。

    至于酒女孙怡,她打车走的,她说她要好好的看看这座城市。

    五个女人,认识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分别了,这种感觉,说不上来,说感情可能瞎扯了,但是…却有一段回忆。

    谁曾在你的生命中走过,谁曾让你记忆犹新,伴随一声叹息,也许,只有下次相遇,你才会微微记起,她曾在你生命中出现过。

    街道上很多人,可是在我眼里,似乎就剩下了我和暮雨。

    此时的她,正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在想什么?”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在想你想什么?”暮雨笑着说道。

    “我想好好睡一觉,另外,怎么带你离开…”很累,很困,甚至觉得天都在旋转。

    这些日子我根本没怎么休息过,加上昨天那种状态,我觉得现在躺地下都能睡着。

    “大酒店肯定不行啦,那就…找个小地方凑合吧!”暮雨想了想说道。

    我点了点头,现在只能这样了,机票订不到,要是连觉都睡不好,那就可悲了。

    叫了出租车,暮雨说了地方,然后出租车就启动了。

    我差点忘了,暮雨曾在这座城市生活过,对这里应该很了解,加上她语言没有阻碍,一切都听她的了。

    上车就开始犯迷糊,很困,很累,非常的想睡觉。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倒车镜,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精神了起来。

    倒车镜中,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我的眼中,是那个黑人,只不过他现在一身的出租车司机打扮,还带着一个鸭舌帽。

    “我有东西落在吃饭的地方了…”我装作没发现他,然后拍了一下大腿说道。

    “什么东西?”暮雨奇怪的问我。

    “手机…”我一边说,一边跟暮雨使眼神。

    暮雨愣了一下,随后似乎懂了。

    “sorry…”暮雨说着流利的英语,随后车子停下来了。

    我心理面松了一口气,看来这老黑以为我没认出来他,所以对我放松了警惕。

    “师傅,您在这等等,我们马上回来…”我还特意的安慰了一句。

    “他是外国人…”暮雨插了一句说道。

    老黑冲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挥了挥手,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自然。

    后备箱中,我把东西全都拿了下来,然后拉着暮雨,我也表现的十分自然。

    我们回到了吃饭的餐厅,随后上了二楼,我带着暮雨进了二楼的男厕所,透过窗户,那个黑人下了车,嘴里面似乎还说些什么。

    “怎么了冯一?”暮雨问我。

    “暂时解释不清楚,我想,我们现在需要伪装一下…”我想了想说道。

    暮雨没有多问,她点了点头,随后我们只带了一些重要的证件,至于衣服什么的,全都扔掉了。

    我和暮雨混到了员工休息室,在那里找到了两身还算合身的衣服,随后我们俩个很自然的餐厅里面混出来了。

    没有被怀疑,那个黑人依旧等待着,我和暮雨过街了,找了一个差不多的位置,我暗中观察了一波。

    果然,那个黑人开始不耐烦了,然后自言自语了什么,最后有几个人跟他做了交流,进了餐厅。

    那几个人我也见过,就是那天跟我动手的人,没想到,跟他们真的有关系。

    我没有过多的逗留,带着暮雨上了一辆公交车,然后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才上车,就见到那些人疯狂的跑着,然后一副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我压低了头,下意识的搂住了暮雨,渐渐的,只能在倒车镜中看到他们的身影了。

    危机暂时应该是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总之就下车了,突然,我觉得头晕目眩似的,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