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后悔与痛苦 (四更,哎!求点果实吧!)
    ..我和女神有个约定

    一切都是未知的,我不可能洞悉所有人的感情,就像暮雨,她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将我的心看透。

    洛琪是不幸的,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怨念,不过那又何尝不是一种执着。

    其实洛琪真的和我很像,那个时候,我想过报复整个世界,至于她,只是想单纯的报复周家吧。

    “如果回去了,你打算怎么办?”我问了暮雨一句。

    “我会选择合作…”暮雨说道。

    暮雨丝毫没有犹豫,似乎这个问题早已经不是问题了。

    “无论怎样,我都尊重你的选择…”我不会去影响暮雨的抉择,这一次,我似乎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你真好…”暮雨搂紧了我。

    好软,我顿时觉得一阵的荡漾,甚至这种感觉盖过了身上的伤痕。

    “知道就好…”我笑着说道,下意识的吸允着她的味道。

    人是贪婪的,我也不例外,不过我不是贪财,也不是好色,只是贪恋爱情的味道。

    学校的夜是安宁的,不过也是暴躁的,就在学校的顶层,有着一对战友正在玩造人的游戏。

    人的命看似脆弱,不过造起来真的一点不费劲。

    安静了下来,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这一次暮雨会赢吗?我会不会还是那个绊脚石?我们能回得去吗?

    对于未来,我显得有些迷茫。我看不到方向,就像是消失在星辰里,忘记了回归的路。

    以前我是怎么走过来的?

    我忘记了,可又那么的清晰。似乎当时傻里傻气的,什么都不想,执着就好了。

    从小到大,我的认知就是好好学习,改变命运。可是考上了大学我才发现,原来我有好多事没做过,青春就这么没了?

    大学我开始完成本应该属于青春期的事情,谈了一场以为不会分手的恋爱,直到今天,我似乎才真正的走向了成熟。

    和我差不多大的人早已经成家立业了,甚至就连我老弟都和我高中的同学结婚有了孩子,如梦如幻。

    小白和燕子得到了爱情,他们已经开始为未来而奋斗了,而我…

    我看向了暮雨,不知不觉中她睡着了。

    而我,还在原地踏步。

    爱情是什么?无数个夜晚,我问了自己无数遍,可到现在,也只是抓住了一些感觉,但并没有抓住实质。

    在我眼里,燕子和小白的就是爱情。哪怕涛子和她那个女上司的也是,我呢?这算吗?

    我苦笑着,轻轻的搂住了暮雨,我怕用力了她会醒,要是不抱紧她,我又怕她会冷。

    ……

    睡着了,不过并不太踏实。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然后在这后半夜醒来了。

    “哒…”走廊里面有脚步声,听起来有些瘆人。

    楼上的男女?

    不过随后我就否定了,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他们穿的鞋是运动鞋?

    我顿时精神了起来,然后急忙叫醒了暮雨。

    “怎…”暮雨刚要开口说话,我急忙捂住了她的嘴。

    暮雨心领神会,安静了下来。

    “哒哒…”走廊里面的脚步声更加清晰了,有点像是古道中,从深处走出来一样。

    看学校的?

    不是,肯定不是,这大半夜的不睡觉?

    我睁大了眼睛,心里面暗叫不好。

    “咯吱咯吱…”就在脚步声刚要接近的时候,楼上再一次的传来了动静。

    走廊里面的人停住了脚步…

    “哼…”随后走廊里面传来了一声冷哼,然后,脚步声越来越淡了,应该是上楼了。

    “杀手…”我在暮雨的耳边说道。

    暮雨愣住了,然后在我耳边说道:“楼上义工把他引去了。”。

    我有些苦涩的点了点头,还真的有点担心那两个人,随后我狠下了心,这种情况,我无能为力。

    “我们从窗户跳出去,然后逃走…”我小声的说道。

    暮雨有些于心不忍的看着我,脸色不是很好。

    “走吧…”我无奈的说道。

    最终暮雨点了点头,然后我们擦掉了一些痕迹,蹑手蹑脚的从窗户跳出去了。

    刚逃出教学楼,随后听见了两声消音枪响声,然后只见有什么东西从四楼被扔了下来。

    “扑通扑通…”闷声响起。

    我咬了咬牙,头也不敢回,拉着暮雨从围墙逃了出去。

    那两个人成了我们的替死鬼,可是我却觉得非常的痛苦,我强忍着想哭的冲动,带着暮雨,逃离开了这个地方。

    不敢逗留,甚至连头都不敢回,我们走的都是弯路,也不知道目的地在什么地方。

    就这样,我们一直逃着,马不停蹄的逃着。我们害怕路灯,害怕有光的地方,甚至周围有些风吹草动我们都会想惊弓之鸟一样的抱头逃窜。

    暮雨不停的流泪,她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要安慰她,可却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

    来纽约的这些日子,不是爆炸,就是杀人,我们似乎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过太久,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被找到了。

    精神上的璀璨远大于身体,无声的痛最为致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都微亮了,可即使是这样,我们似乎仍然看不到希望,反而觉得活着越来越渺茫。

    人总会累的,我们累了,跑不动了,好在这个地方还算安全。

    我们钻进了林子里面,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突然,暮雨抱住了我,她的眼泪哭干了,她很痛苦,非常的痛苦,我明白,她是为那两个义工感到不值。

    我抱着她,却是无声的。现在安慰什么都没有用的,我和暮雨的情绪其实差不了多少,唯一希望的就是,那两个人能活下来,可我也明白,那种几率十分的渺茫。

    他们成了替死鬼,这一点我很违心,可同时我又觉得庆幸,要不然死的人可能就是我们了。

    我突然想到了刚来纽约那天老人的话,他说他出卖兄弟不后悔,起初没太理解,但这一刻有些明白了。

    没错,他不后悔,因为那样他能活下来,他的妻子和孩子也能活下来。不过,他是痛苦的,比起后悔来讲,痛苦是一辈子的,后悔只是一时的。

    不过眼下,我们能活到天明吗?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