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执着的故事
    雪后的天气虽然很冷,但红叶城的主街之上,人群依然熙熙攘攘。突然一阵马蹄之声自远处传来,人群自动散开两边。

    长街西处,一个高大男子骑乘雄壮的红斑马疾驰而来。

    “吁——”行至街心之处,男子拉马欲停。却不想“咣当”一声,男子连同身下马匹一起摔到地上。

    红斑马不愧闻名于世的宝马,连摔得动静都是不小。磕着瓜子的群众,喝着南瓜粥的群众,等等吃瓜群众围观而来。

    一个大爷替爬起来的男子拍拍屁股上的雪,语重心长的叮嘱:“年轻人,雪地路滑,骑马不要太快。”

    男子很有教养,当即对人群躬身施礼:“是我不对,惊到大家了。”

    大爷说:“没事儿,要怪就怪这天杀的红叶城作乱之人。自从城卫首领遇害之后,雪后没人扫街,也没有士兵来管了。”

    男子点点头,并未多说。今日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调查城卫首领被害一事,因为那是他的弟弟。

    这里就是弟弟的遇害现场,这半个月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将马在路边拴好,他开始仔细搜索着墙角地面的任何蛛丝马迹。突然地面之上的一个烟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蹲下身子,凝神静气,轻轻将烟头拾起,放入嘴中取出打火机……

    ——

    “我去”破旧的楼房之内,正奋笔疾书的项北突然停下。看着刚写下的文字,他开始对着电脑破口大骂:“这写了些什么鬼?古人哪来的烟头跟打火机?我思维如此混乱,是不是真不适合写小说啊?”

    他将关于拾烟头的部分删掉,拿起桌子上的烟盒,已是空了。端起烟灰缸翻看一下,找出一截烟头点上。

    吐出个烟圈,抬头看看时间,他开始自言自语:“三个小时憋了三百字,看来这个故事也不适合我,那就做我第十六本没有结尾的书吧。”

    他目光望向屏幕:“书中兄弟们,你们可别怪我才好,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冬天写到夏天,半年写了三十三章,网站全勤我都没得挣啊。”

    这话说完,他就隐约看到屏幕当中,有一大票古人对他竖起了中指。

    这样的画面让他愣了一下子:“干嘛?想揍我?那你们也得出的来才行啊。”

    翻白眼做鬼脸,伸出舌头噜噜噜噜噜噜。

    贱贱的挑衅了一下书中人物们,他又突然自嘲起来:“傻不傻,跟眼前幻觉较什么真儿?自从写这书,每天都这样,头疼恶心眼花还有幻觉出现,放弃是对的,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了。”说完揉揉眼睛,再看书上只剩文字。

    合上电脑,他用第十六本太监的小说,再次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作者。

    已经是深夜一点,吃完头痛药在床上躺下。他祈祷第十七本书的灵感早点来,也祈祷老天保佑能比前十六本多写点。更希望明日的阳光不要如今天一般明媚,讨厌的炎炎夏日三十九度五。

    闭上眼睛,沉沉睡去。梦中很忙,不是自己忙,一群白衣天使围着自己忙。旁边还有自己父母。

    输液的吊瓶挂上,氧气面罩扣到脸上。项北母亲一脸着急的询问医生:“我儿子怎么回事儿?下午打电话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这样了?”

    医生回答:“突发脑溢血,是邻居家的狗钻进他住所抓耗子,才发现人倒在地上的,幸亏他睡觉不锁门。”

    “那会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按您介绍的情况,他不爱锻炼,还抽烟喝酒,喜欢晚睡。再加上工作不稳,老大不小了也没人陪伴,精神压力很大。这些都会导致一些身体病变,比如血压增高,心率失常等等。过着这种生活的人,通常都是一身病,发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那什么时候能醒?”

    医生一脸凝重的摇头:“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但他目前还是重度昏迷。继续观察吧,但不一定能不能醒来。”

    “怎么会这样,医生您一定救救他”项北母亲老泪纵横,一下子跪在地上。项北想伸手去拉一把,拉住那只因为长年种地磨出无数老茧的手,可梦中他倒在床上做不到。

    而也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寒风刮过将他冻醒:“好冷!大夏天怎么突然这么冷?”

    项北正抱怨着,突然眼前的画面让他呆住了。

    “这是哪儿?什么鬼地方?”

    他此时站在一条古街上,一群古人,一个路边的古装雪人,一个古代帅逼迎面走来,帅逼有一副让他熟悉的面容。

    风一雷,他刚刚太监掉的那本小说里的人物,这张脸是他描述出来的,他自然熟悉。

    看到这些,他有点不淡定了:“小说中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来我梦里报复了?这是真想打我呢?难道我并没冻醒,这只是梦?可我的梦不是被送医院了,怎么梦也如此跳跃?”

    而且这也太不像梦了,梦中的画面何来如此具体。让项北睁着眼描述都写不出这么具体的场景,他得承认自己是个手残的作者。

    有鉴于此,他只好用了一个传统的测试方法,掐自己。

    疼,真疼,这不是梦。难道前面看到的白大褂也不是梦?跟网络小说中写的一样,自己挂掉然后穿越了?

    那岂不是可以上头条了?只不过问题是,在这里该怎么告诉uc那些震惊吓尿做标题的小编?

    这丫思维有些发散,都这时候了还想这些。就算不想想怎么穿回去,也先想想上哪找件衣服穿吧。夏天的半袖出现在这冬日大街上,所有人对他投来好奇的目光,像在笼子外面看猴一样。

    当然,关注他的人群是除了风一雷以外的,风一雷没有看他,而是正在街上仔细寻找什么。

    对此项北大赞:“不愧是我写的主角,果然有定力,外星人来了都不好奇。”

    而也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这好像是他断更的第三十三章。风一雷弟弟风二雷半个月前死在这里,风一雷正在到处追查凶手。所以经常来这案发现场寻找蛛丝马迹。为此还摔了个屁股蹲儿。

    竟然跟断更的地方接上茬了,这本书看来还要执着的继续下去,而且还是拉着作者一起身临其境。但这明显不是出自这个作者的安排,谁干的?他想不通。

    管他谁干的呢,再想下去冻死了,他扑通跪到地上,嚎啕大哭:“大爷大娘们啊,可怜可怜我吧。”

    一个馒头扔到了他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