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好诗
    这不是他真正想要的,虽然他也不介意。

    他捡起馒头继续表演:“阿姨婶婶们呐,给件棉袄穿吧。”

    这么一喊,大家终于明白了他要什么,当即纷纷转身离去,看来棉袄太贵了,施舍不起啊。

    “真没爱心”项北从地上站起来,咬口手里的馒头,一把拉住刚好走到身边的风一雷说:“我告诉你谁杀了你弟弟,你把身上这件皮衣给我交换消息可好?”

    风一雷警惕:“你怎么知道我来此处的目的?”

    这话问的,让项北有些无法解释?难不成说自己把他弟弟写死的,所以知道吗?鬼信啊。

    想来想去,他只能说自己乃世外高人,可以知道一切,问风一雷到底要不要交易?

    风一雷点点头:“你且说来听听。”

    项北撇嘴:“别闹,当我傻啊,我说了你不愿意信,岂不是我什么都得不到。我对你还是很了解的,你脑子缺根筋,该信的总是不信。”

    “你对我如此熟悉吗?我爹也这么说”风一雷疑惑,这丫竟然挺了解自己。

    项北得意:“那当然,你是我写的嘛。”

    “什么?”风一雷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又说错话了,项北赶紧告诉他,没什么,他刚刚只是幻听而已?同时告诉他只要把皮衣送给自己,他弟弟是谁杀的,就会立刻知道。

    风一雷想了想摇头,然后就一言不发的走了。

    “喂,你几个意思?世外高人主动帮你,你就这态度吗?”项北大喊,风一雷却还是不理他。

    这可把项北愁死了,浑身哆嗦着抱怨,难道自己就要这么冻死吗?自己竟然陷入了随时会命丧在自己书中的境地,是书真的因为没有结尾来报复了吗?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也就在他正郁闷的时候,突然身边传来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大哥哥,你冷吧?我给你找件衣服穿吧。”

    “可以”连人都没看到,他立刻答应。

    转过身来,他发现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脸上挂满笑容的望着他。对于此时瑟瑟发抖的他来说,这小女孩就是个小天使。

    小女孩的家是一个小酒馆,酒馆中人很多,女孩直接把他带到了房间,让他稍等之后晃着小屁股跑了出去。

    过了没多久,一个男子跟女孩一起走了进来,手里还抱着一件大棉袄。女孩告诉项北,那是她的父亲。

    看着女孩父亲手里的棉袄,项北两眼发直,但还是没忘了打招呼问好。

    女孩父亲把棉袄递给他,嘴里说道:“你的衣服好奇怪。”

    “这衣服是我自己做的,所以有些奇怪”他没法解释这来自21世纪地球的某个山寨工厂。

    女孩父亲问他是做什么的?裁缝吗?看起来不像本地人。

    他告诉女孩父亲,他的确不是本地人,他来自金色大河北面的云霄国。

    说完他庆幸还好记住了自己书中的设定,这样说应该没问题。

    女孩父亲却是吃了一惊:“天啊,这个季节你是怎么渡过金色大河的?金色大河不容船只,只有在夏天结冰才能够通行。”

    这话让项北有些蒙逼,看来也没把自己的设定记的太清楚啊。

    仔细回忆一下,好像的确是这样,金色大河里面流淌的是来自无妄山的金冰水,遇热结冰。所以只有夏天结冰后才能供两岸往来通行。平日落羽即沉,这季节过不来。

    好尴尬,他只好告诉女孩父亲,他是夏天就过来了,只是刚走到这红叶城,所以就算奇装异服特别扎眼,他们也没见过自己。

    “哦,原来如此”

    随着女孩父亲了然,项北也终于松了口气。可这时候小女孩又开口了:“那哥哥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呢?难道是云游天下的侠客?”

    侠客什么鬼?自己像吗?

    心中好笑,项北当即否定道:“不,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不做,我乃是一名天涯诗人,文化人。”

    “哇”女孩满眼小星星:“诗人哥哥,你教我个诗好不好?”

    “好啊,我就以墙上这山水画为题作诗一首,你听好了啊”

    项北没有拒绝,装模作样的微微沉吟,充满魔性的嗓音悠悠颂来——

    远看山有色

    近听水无声

    春去花还在

    人来鸟不惊

    “好诗,好诗”父女二人皆是大赞。

    项北心中得意:“尽情赞美吧,我就当自己写的。”

    这种有粉丝的感觉太好了。以前写了十几本书,连一个读者都没捞到过。如今来了这里,一首诗就能听到赞美声。

    他上瘾了,当即再来一首锄禾日当午送给女孩父亲,让他挂在酒馆中,也好提醒食客节约粮食。

    项北觉得这是自己创造的世界,要随自己才行,自己高尚的品格一定要在这世界推广,包括节约粮食,这不是小事儿。

    而对于项北出口成章的文采,父女二人皆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让他有些飘飘然,当即吹牛开来,告诉父女二人:“我可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

    二人一脸懵逼。

    尴尬了又,跟这些异界的古人吹北大的牛有用吗?他们哪知道北大是什么。还不如实话实说,反正他们同样听不懂。

    项北告诉他们,自己乃是小学深造而来的高级知识份子,有证的。

    “哇,小学一定是王宫开办的高级修文之处吧?”小女孩表示出uc般的震惊。

    项北欣然点头。

    小女孩问他能不能教自己识字?对此项北有些犹豫。他虽然是一个作者,但是那种一边查字典一边写作的作者。自己常用字还认不全,开班授课真的好吗?

    看到他犹豫,女孩父亲以为他不愿意,当即做出许诺,说他远道而来,居无定所,只要在红叶城一天,就可以在这酒馆中免费食宿。

    看的出来,这位父亲对女儿非常心疼,可能是独生女吧。项北也明白,在这个世界,只有富家子弟可以读书认字,这丫虽然大小也是个老板,但还算不上富家,小丫头的确求学无路。

    至于他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因为他设定的啊,让这个世界看上去有太多不公,在乱世之中,他的主角风一雷才有用武之地。倘若到处和谐,还练哪门子功。只是可惜,他的主角还没用上武呢,他太监了。

    项北看似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小女孩很开心,直接称其为师傅。

    难道不应该是老师吗?他仔细想了想,好像没设定过这一条,那小丫头怎么叫就怎么算吧。

    项北问小丫头叫什么名字?女孩回答说自己叫波粒粒。

    项北对这名字表示肯定:“好名,将来你一定能像师傅我一样成为大智慧大文化之人。”

    小粒粒欢欣鼓舞,她父亲则是满脸慈爱的笑笑,叮嘱其好好跟着师傅学习,然后就告辞出去了。酒馆里还忙活着呢,她老婆都忙的没空过来拜见项北这个文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